代价高昂的 隐瞒

代价高昂的 隐瞒

中国政府压制有关冠状病毒疫情的信息可能增加了全世界的经济和生命损失

据多家媒体报道,2020 年 2月 8 日凌晨 2 点后,即李文亮医生去世后的第二天早上,中国社交媒体网站微博上出现了#我们要言论自由#话题标签。这位武汉眼科医生是 2019 年 12 月下旬首批通过网络聊天工具告知其他医生当时还很神秘的冠状病毒爆发的严重程度的医生之一。两天后,中国警方拘留了他及其他几名医生,指责他们“散布谣言”。李医生后来在治疗患者时感染了这种病毒,并因病毒诱发的肺炎而离世。据《纽约时报》报道,截至他死后的第二天上午7时,该话题标签有 200 多万次浏览和 5500 个帖子。此后不久,中国政府审查人员删除了该标签及其他相关话题,其中包括呼吁武汉市政府为试图让李文亮保持沉默而向他致歉。

北京独立历史学家章立凡(Zhang Lifan,音译)向《华盛顿邮报》表示:“他是一个普通人,但却是一个象征。”“如果没有疫情,如果不是大家都不能离家,那么现在很可能会有示威游行。官员绝对会担心。”

李文亮去世后成为中国压制新型冠状病毒(后命名为 COVID-19)相关信息的象征。专家们认为,中国对医生和其他公民的打压可能加快了病毒的传播,并让疫情造成的人员和经济成本大大增加。

中国中央政府的一位未透露姓名的高级顾问于2020 年 2 月中旬向《金融时报》表示:“毫无疑问武汉政府低估了这种疾病。”“武汉市长既不具备专业知识,也不愿意听从卫生专家的建议。他担心的是疾病预防的升级可能会损害当地经济和社会稳定。”他还说:“在目前重视服从多过于重视能力的政治氛围下,地方官员有避免承担责任的动机。”

李文亮医生于 2020 年 2 月 7日去世前几天在武汉一家医院戴着呼吸器面具。路透社

许多其他人也认为中国共产党政治干预危机期间良好卫生做法的实施。华盛顿智库——安全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ecurity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中国分析师朱德·布兰切特(Jude Blanchette)在 2020 年 2 月向《金融时报》表示:“无论北京由谁掌权,中共各级官员都会自然倾向于掩盖负面信息和审查反对意见。”“但在习近平统治下,压制的倾向已成为地方病。这种情况导致长时间无所作为,使病毒得以传播。”

武汉的医生向《金融时报》等媒体透露,武汉当局到 2020 年 1 月下旬都低报了病例和死亡人数,并一再告诉公众不可能人传人。武汉的医生坚称几周前中国当局便已了解这种致命性病毒的确可在人与人之间传播。武汉同济医院的肺科医生赵建平在接受医学网站——“呼吸界”的采访中表示,他早在2019 年 12 月 27 日就诊断出疑似冠状病毒感染者。

“我们没想到这种病会那么严重,”赵建平表示。“但我们确信它可以人传人。”据《金融时报》报道,赵建平立即向武汉疾控中心报告了相关情况。

世界卫生组织(WHO)直到 2020 年 1 月 30 日才宣布此次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此时距离李文亮和赵建平发出警告已有一个多月。这在很大程度上可能是由于中国缺乏透明度而造成。专家们表示,这种拖延阻碍了更广泛地准备和调动资源去应对 2019 年 12 月初始于中国武汉的疫情。到 2020 年 3月 1 日,疫情蔓延到 68 多个国家和地区,超过 88,365人感染。

在世卫采取行动的几周前,许多专家认为疫情爆发程度已超过指定门槛。据《每日邮报》报道,他们还质疑中国是否不仅向世卫隐瞒了信息,而且还影响了世卫推迟确认疫情为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决定。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截至世卫宣布国际紧急状态时,这一疾病已经造成 9500 多人感染,213 人丧生。

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全球卫生高级研究员黄严忠在 2020 年 1 月中旬(世卫确认紧急状态之前一个多星期)向《每日电讯报》表示,“宣布国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标准已经达到。”但他表示:“世卫组织并非所有决定都是根据生物界的发展情况作出的。”

到 2020 年 4 月中旬,中国政府至少未能公开确认武汉病毒的来源,也拒绝回答关于其首次发现和早期传播的关键问题。中共持续缺乏透明度助长了关于这种病毒是从武汉一家中国生物实验室泄露的猜测——或是因为意外泄露,或是因为实验室的安全措施不恰当。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中共一再否认美国情报机构正在调查的这些指控。

“我们知道这种病毒源自中国武汉。我们知道武汉病毒学研究所距离那个湿市场只有几英里。美国国务卿彭佩奥在 2020 年 4 月 15 日对福克斯新闻(Fox News)表示“还有很多事情要了解”,他提到了一个活体动物市场——部分卫生专家认为,病毒是从那里自然出现的。“我们真的需要中国政府采取开放态度。”

2020 年 2 月 7 日,一位公民在中国中部省份湖北省的医院向李文亮医生致敬。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代价飙升

即便如此,但是到 2020 年 1 月中旬,要从很大程度上遏制传播可能为时已晚。冠状病毒疫情已经开始扰乱中国的制造网络和供应链——从航空公司和旅游业到世界各地的汽车、制药和科技制造商,冲击到所有行业。

据彭博社报道,当时特斯拉和苹果等国际公司已暂停在中国大陆的业务。中国境外也感受到了这种影响。例如,韩国现代公司由于中国零部件供应出现问题而停止了汽车生产。

到 2020 年 1 月底,分析师已经预测,疫情仅是对中国造成的经济损失便可能超过 600 亿美元,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将遭受重大打击。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科学家张明向少数未受到政府严格控制的中国媒体之一——财新网表示,“2020 年一季的 GDP 增速可能在 5.0%左右,不排除可能跌破 5.0%。”其他经济学家担心增长率甚至甚至可能会更低,低到低于 4%,目前看不到立即反弹的迹象。2019 年中国经济增长 6%,这是自 1992 年首次编制该数据以来的最低水平。

据《华尔街日报》2020 年 2 月初报道,此次冠状病毒疫情还促使中国的通货膨胀急剧上升,2020 年 1 月消费品价格上涨 5.4%,达到八年多来的最高水平。中国交通银行研究员刘学智向《华尔街日报》表示,目前的数据可能无法反映疫情对经济的真正影响。

随着有害的经济影响继续蔓延到其他国家,分析师向上调整了他们的预测。到 2020 年 2 月初,一些分析师预测疫情对全球的影响为 3000 亿至 4000 亿美元。其中,位于密苏里州圣路易斯的华盛顿大学奥林商学院的潘诺思·科瓦利斯(Panos Kouvelis)表示,疫情可能会对供应链造成 16 个月至两年的扰乱,“这些冲击对全球供应链的影响才会停止”。

到 2020 年 2 月中旬,源自中国的新冠疫情在全世界造成 1300 多人死亡,近 6 万人感染(尽管主要是在中国),超过了 2002-2003 年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SARS)疫情——SARS在全球造成 774 人死亡,8000 多人感染。据《卫报》报道,非典给世界经济造成的损失在 300 亿至 500 亿美元之间,在当时的全球 GDP(约为 35 万亿美元)中只占一小部分。科瓦利斯表示,冠状病毒对全球供应链的影响可能是SARS 的几倍。

据《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杂志报道,“即使病毒没有转变为大流行病,认为它不会影响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情也是不合理的,”古根海姆投资公司全球首席信息官斯科特·米纳德(Scott Minerd)在 2020 年 2月中旬的研究笔记中写道。“所有这一切对企业利润和自由现金流的影响将是巨大的。”

2020 年 2 月 26 日,一名戴着口罩的妇女在工作人员对韩国首尔一个传统市场进行消毒时作出反应。截至 2020 年 3 月 1 日,韩国报告了 3700 多例感染病例和 21 例死亡病例。路透社

股市动荡

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担心这次健康危机,全球股市暴跌,商品价格也随着疫情的进展开始下跌。据 BBC报道,中国股市在 2020 年 2 月初农历新年假期后第一个交易日便下跌了 8%。其他市场不久之后也随之下跌。亚洲其他主要市场,包括香港、日本、韩国和台湾市场,都受到打击。欧洲市场也出现下挫。

虽然美国股票市场最初表现稳定,但很快就会面临病毒驱动的市场纠正。2020 年 2 月 27 日,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创下了单日最大跌幅纪录。截至 2020 年 2 月底,美国股票出现自 2008 年金融危机以来最大幅度的下跌——跌幅达到 10%。分析师也开始将对中国增长预测的持续时间从 2020 年第一季度延长到前两个季度。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斯蒂芬·罗奇(Stephen Roach)在 2020 年 2 月下旬向 CNBC的 Squawk Box 节目表示:“目前中国经济已经停摆。”“前所未有的隔离和旅行限制措施使中国经济现在几乎陷入停滞。”

罗奇于 2007 年至 2012 年担任 Morgan Stanley Asia 董事长期间居住在中国,他希望中国政府继续努力遏制冠状病毒疫情,尽管会面临短期的经济影响。

2020 年 3 月,冠状病毒继续以可怕的速度在全世界蔓延,但对意大利、西班牙和美国的打击比中国更大,并且在 179 个国家和地区造成感染。道工业创下更多的纪录,3 月 21 日下跌 10%进入熊市,这是1987 年股灾以来最糟糕的一天。据《华尔街日报》报道,道指于 3 月 23 日探底下跌至比年初低 42%的水平后在三天内攀升了 21%,创下该指数自 1931 年以来最大的三天增幅。

到 3 月底,全世界已有87万多人感染冠状病毒, 43000 多人死于这种疾病。截至 2020 年 3 月 31 日,美国共计出现超过 18.9 万病例,意大利超过 10.5 万例,西班牙超过 10 万例,中国超过 8.2 万例。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和美国的死亡人数也超过了当时中国所报导的数量。与此同时,据 CNBC 报道,道指创下一季度最差的表现,2020 年前三个月市值损失超过 22%。标准普尔 500 指数将创下 1938 年以来表现最糟糕的第一季度。

新冠病毒感染和死亡人数持续攀升,一直到 2020年 4 月。由于世界各地经济体继续受到这一传染病的意外打击,美国和其他市场的波动也持续到 4 月份。据 CNBC 报道,尽管投资公司高盛于 3 月下旬预测美国经济将在第二季度出现前所未有的衰退,但该公司认为复苏速度也将是史上最快的。

2020 年 2 月 24 日,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中心——中国武汉的武汉红十字医院,医务人员在隔离病房旁边的准备间穿防护服。路透社

无底的代价

令人担忧的经济指数和预测突显健全的公共卫生政策和良好治理的重要性,并表明任何一方面的失误是怎样不仅会转化为财政损失,还会转化为人员损失。

许多专家认为,中国本来可以通过与其公民和世界公开和迅速地分享准确的信息来减少这些代价。没有人能够量化如果中国迅速采取行动可以保护多少生命及挽回多少(几十亿?甚至数万亿?)资产和收入。但专家们一致认为,疫情将会造成严重的经济和社会后果,特别是在中国。分析师认同,总成本将取决于中国遏制病毒进一步蔓延的持续性能力、中国如何应对新出现的经济放缓,以及中国是否对其最初的错误做法承担责任。

“过早放松隔离和旅行限制可能会导致比当前疫情更危险的再度爆发,”罗奇于 2020 年 2 月下旬向 CNBC 表示。“中国人愿意不惜一切代价避免这种情况。这对于疫情显然正在蔓延的世界其他地区很重要,”罗奇表示。

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政府正在推出一揽子刺激计划,以帮助抵消疫情的经济影响。但这些方案不大可能足以补救为了控制疫情不得不采取的严厉防疫措施的影响。“这些措施基本上对政策行动不敏感,”他说道,“财政和货币政策所能做的是试图稳定市场——这当然很重要,但最重要的是,可以将像中国这样的经济体及其他地方复工后的复苏说成是这些举措的成效。所以,他们在玩弄病毒相关影响的另一面,而不是负面影响。”

任何措施都不能抵消人类生命和自由的代价。真正的悲剧是,中国有能力抵消这么严重的损失,但将中共议程置于中国公民的权利和健康之上,这一举动也使世界其他地区陷入危险。

“许多人认为,如果当局听取了他(李文亮)的李警告,病毒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传播,”记者高村敬一在 2020 年 2 月中旬为日本国有国际新闻服务机构——NHK World 写道。
李文亮死后,网络上对中共的批评在全球范围内爆发。中国向李氏家属表示哀悼,并启动对武汉当局处理疫情方式的调查,以此压制这种批评。即便这些小措施是受到中国宣传机器引擎的推动,但似乎表明中国政府朝着倾听公民关切的方向迈出了一些步伐,重视提高透明度和改善治理。

据 NPR 报道,李文亮死前强调更重要的是向公众传达关于疫情的重要信息,而不是他个人的平反。在接受网络杂志《财新》采访时,李文亮表示:“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