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 “反恐战争” 拆散家庭

中国的 “反恐战争” 拆散家庭

美联社

几十年来,维吾尔伊玛目一直是中 国西部农业社会的基石。每逢星 期五,伊玛目宣扬伊斯兰教为和平的宗教。周日,他用免费的草药医治病人。冬天,他为穷人购买燃煤。

2017 年,中国政府大规模拘留运动吞噬了梅蒂明·埃默尔(Memtimin Emer)的家乡新疆,这位年长的伊玛目和他的三个儿子一起被带走关了起来。

现在,一个新公布的数据库非常详细地揭露了埃默尔、他的三个儿子和墨玉县许多其他人被拘留的主要原因:是因为他们的宗教信仰和家庭关系。

这个数据库记录了 311 位有国外亲属的人被拘留的情况,并列出了他们 2000 多名亲属、邻居和朋友的信息。每条记录都包括被拘留者的姓名、地址、居民身份证号码、拘留日期和地点,以及关于被拘留者的家庭、宗教和社区背景、拘留原因以及关于是否释放他们的详细档案材料。过去一年内印发的这些文件并未说明其是由哪个政府部门编写、由谁编写。

这些信息为关于中国官员如何决定将谁关进拘留营或从拘留营释放谁提供了最全面、最个人化的观点。上述拘留营是大规模镇压运动的一部分,有 100 多万少数民族人士(其中大多数是穆斯林)受到拘禁。

数据库强调,中国共产党的重点是将宗教信仰作为拘禁理由——不仅仅是当局声称的政治极端主义,还包括祈祷、到清真寺礼拜,甚至是留长胡子等普通活动。数据还显示家庭在其中的角色:与被拘留者有亲属关系的人更有可能被关起来,这让像埃默尔这样的家庭被拆散、成为罪人。

同样,在决定是否获释被拘禁者时,家庭背景和态度是比他们的行为更重要的因素。

科罗拉多大学研究人员达伦·拜勒(Darren Byler)表示:“很明显,宗教信仰正在成为受到攻击的目标。他们想分裂社会,将家庭拆散,让他们更容易受到再培训和再教育。”

新疆自治区政府没有对请求发表评论的传真作出答复。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被问到新疆是否针对宗教人士及其家人时表示:“其谬论根本不值一驳。”北京方面曾表示,这些拘留营用于自愿接受职业培训,不存在宗教歧视。

几十年来,中国一直在努力控制新疆,当地维吾尔人长期以来憎恨北京的强硬统治。美国发生 911 袭击事件后,官员们开始利用恐怖主义的幽灵来为他们采取更严厉的宗教限制辩护,他们称年轻的维吾尔人容易受到伊斯兰极端主义的影响。2014 年,激进分子在新疆首府的一个火车站引爆炸弹后,习近平总书记发起了所谓的人民反恐战争,将新疆改造成为数字警察管辖地。

2019 年 11 月,关于大规模拘留制度实际运作情况的机密蓝图发布之后,维吾尔流亡社区的消息来源公开了这个数据库。包括美联社在内的国际调查记者联合会获得的这份蓝图表明,这些拘留营是秘密运作的强迫性意识形态和行为再教育营地。向《纽约时报》泄露的另一套文件揭示了大规模拘留的历史前因。

最新的文件来自维吾尔流亡社区,其中最近的日期为 2019年3月。名单上的被拘留者来自墨玉县,这是一个位于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的传统维族定居点,人口规模约 65 万,97%以上的居民是维吾尔人。这份名单通过访谈原墨玉县居民、中国的身份验证工具以及其他名单和文件得到证实。

被拘留者及其家属受到追踪,并按严格和明确界定的类别进行分类。这些家庭被认定为“可信”或“不可信”,他们的态度分为“普通”或“良好”。家庭宗教氛围分为“轻”或“重”,这个数据库记录每个被拘留者亲属被关进监狱或被送往“培训中心”的数量。

官员利用这些类别来确定某人的可疑程度——即使这个人没有犯下任何罪行。华盛顿特区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 (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Foundation)拘留中心专家兼高级研究员阿德里安·曾兹(Adrian Zenz)表示:“这凸显了中国政府的政治迫害心态以及他们如何将一切定性为刑事犯罪。”

拘留理由包括“轻微的宗教感染”、“无故探视打扰他人”、“海外亲属”、“思维方式难以理解”和“在某个十年内出生的不可信人士”。根据曾兹对数据的分析,最后一个似乎指的是年轻男子,大约31%被认为“不可信”的人年龄在 25至 29 岁之间。

当埃默尔之前的学生阿卜杜拉·穆罕默德(Abdullah Muhammad)在被拘留者名单上发现埃默尔的名字时,他感到沮丧。“他不应当被这样对待,”穆罕默德说道。穆罕默德表示,尽管埃默尔进行共产党批准的布道,但他拒绝替中共做宣传,最终与当局产生了矛盾。1997 年该地区充满动乱,他被剥夺了伊玛目的地位,被禁止从事教学。

埃默尔的三个儿子都没有被判刑。但数据库显示,在 2017年期间,人们因为生育太多子女、试图出国旅行、“不可信”、“感染宗教极端主义”或朝觐(穆斯林前往圣城麦加朝圣)而被关扔进拘留营。报告还显示,他们与埃默尔的关系以及他们的宗教背景足以让官员认为他们太危险,不得离开拘留营。即使是邻居也因为住在他附近而受到影响,埃默尔被指控的罪行和监禁刑罚出现在邻居们的档案中。

该数据库表明,这些信息大部分是由驻扎在清真寺的干部小组收集的,派发至各家各户,并在社区张贴。然后这些资料汇总到一份名为“三个圈子”的档案,里面包含他们的亲属、社区和宗教背景。

数据库显示,墨玉县官员还明确针对人们出国、取得护照或安装外国软件等的活动。

埃默尔现在因健康问题在家软禁,埃默尔之前的学生认为是勇气和顽固让他遭受牢狱之灾。埃默尔虽然被夺去了清真寺和教学的权利,但二十年来却悄悄地对抗当局,忠于自己的信仰。穆罕默德表示:“与其他学者不同,他从不在乎金钱或共产党能给他的其他任何东西。”“埃默尔从来没有向共产党屈服,于是他们想要消灭埃默尔。”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