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速度网络, 高代价风险

高速度网络, 高代价风险

美国对使用中国电信巨头华为作为供应商发出警告

《论坛》员工

尽管中国华为科技有限公司已是全球最大通信设备销售商和第二大智能手机制造商,但由于外界担心该公司可能成为间谍工具,某些市场正在对该公司关上大门。

各国通过建设 5G 无线网络进入下一代移动技术的时代之际,现在澳大利亚和美国禁止使用华为供应。包括北约秘书长在内的领导人对华为与中国共产党之间紧密关系所带来的危险提出警告,其他国家也密切注意。

美国副总统彭斯敦促所有盟友不要与这个电信巨头合作,称该公司会构成严重的安全威胁。

据商业期刊《日经亚洲评论》报道,彭斯在 2019 年 2 月慕尼黑安全会议 (Munich Security Conference)上的演讲中表示:“中国法律要求他们允许北京庞大的安全机构访问接触其网络或设备的任何数据。我们必须保护关键性电信基础设施,美国呼吁所有安全伙伴保持警惕,拒绝任何会损害我们的通信技术或国家安全系统完整性的企业。”

华为员工参加2019 年 5 月在曼谷举行的 Mobile Expo 博览会。路透社

美国众议院情报常设委员会早在 2012年就得出结论认为,华为公司和他们在中国电信行业的竞争对手——中兴公司制造的设备可能会损害美国安全利益。更令人担忧的是华为的规模如此庞大。2017 年,该公司超过瑞典爱立信,成为全球第一的无线网络设备销售商。据美联社报道,其智能手机品牌于 2018 年中超越苹果,成为仅次于三星电子的全球第二大销售商。华为希望建设的 5G 项目将大大拓展网络覆盖,以支持自动驾驶汽车、工厂设备和互联网医疗设备等。

尽管华为坚称他们不参与间谍活动,但政治家、学术界人士和情报官员提出了一系列理由去解释为何在允许华为及其他中国企业参与关键信息系统的建设之前需提高警惕。

中国法律强制要求合作

彭斯在慕尼黑讲话中指出,中国颁布的法律要求企业帮助政府收集信息。中国于2015 年颁布的《国家安全法》规定,公民和企业负有“维护国家安全的责任和义务”。或许更重要的是,2017年通过的中国《国家情报法》要求中国企业“支持、协助和配合”政府的情报机构。

默里·斯科特·坦纳(Murray Scot Tanner)博士在为 Lawfare Institute(总部设在华盛顿特区,致力于揭露法律滥用和保护人权的组织)所做的分析中指出,2017 年通过的这项法律是“北京持续4年旨在强化安全立法的运动中令人不安的里程碑”。坦纳曾出版关于中国法律和中国国内安全机构的书籍,之前曾担任美国政府分析师。他写道,2017 年情报法旨在作为进攻性武器使用,而非保护性安全措施。

他写道:“特别令人关注的是,有迹象表明情报法的起草者正试图将这些法律义务的平衡从情报‘防卫’转向‘进攻’——通过确立中国公民提供相应访问权、配合或支持北京情报收集活动的法律责任,而且某些情况下还要求在中国开展业务的外国公民、公司或组织承担相同的法律责任。”

中国法律允许当局拘留阻挠情报收集的人士,或是对其做出刑事处罚,但没有区分阻挠和仅仅是不合作之间的差别。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国际网络政策专家汤姆·乌伦(Tom Uren)表示,中国企业配合情报收集工作的风险很高。他向《澳大利亚每日邮报》表示:“华为有可能被利用来从事间谍活动或破坏活动。中国共产党对企业有很大的控制权,他们把自己的安全凌驾于一切之上。”

一名华为员工监督 P30 智能手机生产线。华为是仅次于三星电子的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制造商。路透社

揭露真相的模式

虽然华为坚称没有证据证明其监视外国公司或政府,但与此相反的例子很多。例如,总部设在美国的科技公司思科在 2003 年的一项诉讼中指控华为窃取其源代码(运行软件使用的命令)。双方最终就这宗诉讼达成和解。

2017 年,美国陪审团认定华为犯有盗窃电信公司 T-Mobile 知识产权的罪行。在 2019 年的起诉书中,美国司法部表示华为多次试图窃取 T-Mobile 机器人的设计信息。

除了商业秘密盗窃外,该公司也受到多项指控。2019 年 1 月,美国揭露了对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的女儿、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提起的起诉书。这份起诉书指控华为违反美国制裁,欺骗美国的银行与伊朗做生意。加拿大当局于2018 年 12 月拘留了孟女士,目前美国正在寻求引渡她。起诉书指出,2013 年孟晚舟曾多次对一位银行高管就该公司与一家名为“Skycom”的伊朗公司之间的关系撒谎。

私有还是国有?

尽管澳大利亚、美国和其他国家对华为可能受中共控制表示关切,但该公司高管仍坚称他们不会向中国政府交出信息。

华为西欧副总裁蒂姆·沃特金斯(Tim Watkins)向 BBC 表示:“华为方面没有义务要像美国人所称的那样配合政府。”

曾研究华为所有权结构的学者对这些说法表示怀疑。

2017 年 4 月一篇题为《谁拥有华为?》的报告的作者克里斯托弗·鲍丁(Christopher Balding)和大卫·韦弗(David Weaver)写道:“华为自称为员工所有,但这一说法令人怀疑,其网站上描述的公司结构具有误导性。”富布赖特越南大学经济学副教授鲍丁和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院研究教授韦弗表示,一家控股公司拥有华为 100%的股权,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拥有该控股公司 1%的股权。其余99%的股份由名为该控股公司“工会委员会”的实体所有。

在中国,工会成员对工会持有的资产没有任何权利。两位作者写道,华为所谓的“员工股事实上最多只是一项利润共享计划的合同利益”。

报告指出:“鉴于中国工会的公共性质,如果工会委员会的所有权是真实的,并且如果这个工会及其委员会是以中国普通工会的方式运作,则华为可被视为事实上的国有企业。”

任正非从军的经历及其与中共的联系也引起了怀疑。例如,印度虽然没有对华为发布禁令,但他们正考虑制定一项不让该公司参与存在领土争端边境敏感地区的 5G 建设的计划。媒体报道称,亿万富翁任正非的政党关系是其中一个原因。据《卫报》的一篇报道,任正非在西南省份贵州一个贫穷家庭长大后,最终得以进入重庆建筑工程学院学习,后于 20 世纪70 年代入伍从军。他于 1978 年加入中共,并应邀出席了 1982 年中共第十二届全国代表大会。

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在护送下离开其位于加拿大温哥华的家时,脚踝上戴着电子监控装置。孟晚舟因被指控非法规避美国对伊朗制裁而面临被引渡到美国的风险。 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更大的威胁

关于是否允许华为建设 5G 网络的激烈争论通常围绕两种潜在风险展开:据多家媒体报道,一家与中国政府有密切关系的公司或将留下可访问关键国家电信系统的窗口,因此他们理论上可为北京提供一个能在危机时刻或对抗时期关闭重要移动网络的“必杀开关”。

另一个令人关切的问题是,该公司有可能获取政府机密或专有信息。2019 年 3 月,微软透露,部分华为笔记本电脑存在“后门”缺陷,这个后门可未经授权访问电脑上的信息。微软表示已告知华为该缺陷,华为于 2019 年 1月 9 日发布了补丁。微软工程师追踪到名为PC Manager 的设备管理软件的可疑代码,该软件预装在华为 Matebook 上。该软件最初包含允许无权限的用户升级其访问级别的驱动程序。

英国萨里大学计算机安全专家艾伦·伍德沃德(Alan Woodward)教授向 BBC 表示,笔记本电脑的这个后门是在制造阶段装入,但没有人知道它是如何装进去的。他表示他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表明这是中国政府或华为公司故意装进去的,但问题仍然存在——他问道:“软件工程流程怎么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这对于证实他们的(华为)的说法,对于减少人们的顾虑均毫无帮助。”

华为员工在中国广东省深圳市 5G 测试园区等待穿梭巴士。路透社

但就关于中国的信息安全顾虑而言,华为只是整体威胁的一小部分。白宫贸易与制造业政策办公室在 2018 年 6 月题为《中国的经济侵略如何威胁美国和全球的技术和知识产权》的报告中表示,中国希望掌控将推动未来经济增长的新兴高科技产业。该报告指出,为此中国政府从事国家支持的互联网协议盗窃、网络间谍、规避出口管制法律、伪造和盗版。

虽然网络间谍是中国最常用的策略,但有时科技进步成果的实物也会被盗。据《奥兰多哨兵报》报道,2016 年 9 月,美国联邦法官判处一名中国女性近两年监禁,罪名是非法将潜航器零部件(包括她在行李箱中藏匿的部分零部件)运送到中国的一所大学。于阿敏 (Amin Yu)被判刑时年龄为 55 岁,她是前中佛罗里达大学雇员,检察官指控她未披露自己为中国政府工作及未如实告知发往中国的货物。她承认自己在未登记为外国特工的情况下向外国出口货物和密谋进行国际洗钱活动。美国地区法官小罗伊· B ·道尔顿(Roy B. Dalton Jr.)对她判处 21 个月监禁。

军事目标往往会被中国黑客盯上。2018 年7 月,美国联邦法官在中国商人苏斌认罪后对其判处近四年徒刑,罪名是共谋入侵客波音公司及其他美国军事承包商的网络。2008 年至2014 年,他至少 10 次前往美国,与两名在中国的身份不明共谋者一起窃取数据。这三人被控盗窃 C-17 军用运输机以及 F-22 和 F-35 隐形战斗机的计划。

尽管随着华为业务的扩张,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该公司身上,但当一名华为员工被控在波兰从事间谍活动时,他们不得不又打了一场公关战。

据《纽约时报》报道,2019 年 1月,波兰当局逮捕了两人,其中包括一名华为中国雇员,并指控他们充当北京的间谍。波兰电视台表示,这位华为员工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拥有波兰研究学位,曾在中国驻波兰格但斯克领事馆工作。

一名工程师在中国广东省松山湖制造中心的华为 5G 测试中心工作。路透社

华为迅速做出回应,解雇了他。据美联社报道,该公司“决定终止与因涉嫌违反波兰法律而被逮捕的王伟晶先生之间的雇佣关系”。波兰当局表示,他们逮捕了前中国外交官王伟晶以及一位曾担任多个高级政府网络安全职务的波兰网络安全专家。

华为坚称王伟晶的行为“与公司无关”,他被解雇是因为“该事件对华为的声誉造成了不良影响”。但这些声明并没有减少那些认为华为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人的担忧。

2019 年 5 月,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警告英国领导人关于使用一家中国公司建设 5G 网络存在的风险。他承认北约所有成员都有权作出自己的选择。

据法新社的一篇报道,斯托尔滕贝格表示,“当然,对北约而言,重要的是这些决定要确保他们能够拥有安全的网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