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抗 中国的 海洋野心

对抗 中国的 海洋野心

各国加强合作,遏制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土扩张主义和对主权的威胁

莫汉·马利克博士

2019 年 4 月,美国印太司令部司令菲利普·戴维森上将在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作证时表示,中国已通过在南海的军事扩张(包括秘密岛屿基地和人工岛屿建设)有效控制了该地区。戴维森表示,“简而言之,除了与美国开战外,中国现在能够在所有情况下控制南海。”

过去二十年间,中国人民解放军(PLAN)持续努力实现国家主席习近平关于恢复“中国作为最伟大海洋强国应有的历史地位”这一目标。

解放军正在军事化从东亚大陆海岸一直延伸到整个南海的所谓主要群岛第一岛链。与此同时,北京正在收买第二战略岛链(从日本延伸到太平洋马里亚纳群岛和密克罗尼西亚)的小岛国家。预计到 2020 年,中国将拥有世界上最庞大的海军和潜艇舰队。世界上 50 个主要港口的近三分之二要么归中国所有,要么接受了中国的一些投资。中国继续出于商业和战略目的加强其海上能力,派驻私营保安人员、非战斗部队,并向海上航道和海上要塞沿线具有战略地位的国家提供武器。

2019 年 5 月,印度、日本、菲律宾和美国海军舰艇编队航行。新的多边安全网络正在形成,以保护自由和开放的印太。 路透社

寻找自然资源以推动工业化和国内经济增长,向海外市场倾销产品和建立前沿基地以及获取和保护这两者,这些因素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北京不断演变的海洋战略。没有任何其他大国能与中国的宏大野心相提并论。中国宣称对南海近 90%的领土及资源拥有专属权利可能仅仅是一个开始。如今中国自称是“近北极国家”,并称北极资源为“人类共同的财富” ,必须共享。

中国的双洋战略

中国的海事战略是习近平标志性的一带一路计划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该计划受到 19 世纪地缘政治思想家哈尔福德·麦金德(Halford Mackinder)和海事战略家阿尔弗雷德·泰尔·马汉(Alfred Thayer Mahan)的启发。“一带一路”包括建设横跨欧亚的大陆陆路运输和贸易走廊,并发展一个海滨港口网络,以确保对资源和市场的控制。海上网络是解放军双洋战略的逻辑顶点。

中国寻求在太平洋占据主导地位,并成为印度洋的常驻大国。比如,退役少将尹卓呼吁建造“至少五至六艘航空母舰”,以维持“西太平洋两个航母攻击群和印度洋两个航母攻击群的战斗能力”。

对北京而言,新疆-瓜达尔铁路及管道和昆明-皎漂铁路及管道是“一带一路”两条最为重要的通道,可提供通往印度洋的通道,并能帮助北京克服与通过马六甲海峡运送贸易和能源资源有关的风险。根据中国的远海防御理论,许多解放军战略家认为巴基斯坦和缅甸构成“中国西海岸”,以掩藏马六甲海峡的战略脆弱性。

北京还将建立一支远洋远征部队,目的是在远离其海岸的地方开展两栖作战行动。显然,北京希望发出这样一个信息:规划中的海洋路线沿线国家(中国承诺沿着这条线路建立连接中国与亚洲、非洲和欧洲的港口、铁路和沿海城市网络)应考虑依靠中国实现经济增长和军事安全,对北京不断扩大势力范围的任何挑战都不会被容忍。

中国投资陷阱的诱惑

新的大国竞争围绕供应链地缘政治展开,各主要国家将争夺对整个印太地区关键工业、关键技术和商业节点的影响力。在贸易和商业方面,大多数国家不选边站队,而是与所有人合作。对于那些想要建造工厂、学校、道路和港口的国家(比如大多数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经济体)而言,中国的资本和工程产品很有吸引力。中国的经济繁荣也为小国提供了在大国之间游走,从中谋利的机会。对于无法从全球金融机构获得资金的饱受冲突蹂躏的独裁国家,中国的援助和投资可提供出路。

中国为斯里兰卡 14 亿美元的科伦坡港口城项目提供资金,该项目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控制的公司负责管理。日本和印度联合开发了一个竞争性的科伦坡港口项目,并为东道国提供更优惠的贷款条件。该项目将由斯里兰卡拥有和控制。 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中国国家实体和公司的威权融合使得北京能够以民主国家往往无法与匹敌的方式安排资金。中国现金充裕的国有企业在中资银行及其他政府机构的支持下,可规避环境、劳工和人权问题及其他国际规范——尽管这些规范意图良好,但往往会延长建设时间并增加成本。据 《南华早报》2019 年 4 月报道, 2013 年至 2018 年,中国企业在一带一路国家投资超过 900 亿美元。亚洲和非洲对基础设施开发需求巨大,“一带一路”互联互通目标似乎能轻易地对接区域互联互通计划。据中国官媒新华社报道,截至 2019 年 4 月,中国已与 125 个国家和 29 个国际组织签署了 173 项合作协议。

基础设施外交可发挥中国的优势,同时能帮助中国重塑欧亚大陆,朝着人民币国际化的目标迈进。北京试图树立该地区新兴基础设施网络当仁不让的守门人的形象,也希望引诱各国进入中国的轨道,让美国的联盟变得松懈。“一带一路”计划的完成将使中国能够获得资源,能够出口过剩的工业产能,并获得能够投射力量的前沿战略存在。

附带损害

虽然寻求经济增长的许多国家倾向于北京,但有些国家对他们所看到的北京“新殖民主义外交”越来越感到不安。这种外交的结局往往是大量债务、大量借条和以中国的长期存在为形式的战略陷阱。正如18世纪和19世纪欧洲工业化国家对资源、市场和基地的追求导致亚非拉殖民化一样,中国对海外资源、市场、基地和重商主义的追求如今也对亚非拉弱小国家的主权和独立构成重大挑战。部分“一带一路”项目跨越争议领土和水域,会损害领土完整和主权。

中国取得战略立足点的地缘政治考量驱动了许多基础设施项目,而不是促进实现稳健的经济。因此,这些项目往往不能赚钱,而是生产“白象”项目,使东道国背负沉重的债务。债务越规模大,北京在谈判获得土地、资源、港口和机场专属所有权或使用权方面的优势就越大。

此外,中国国企以人民币向中国国家银行借款,贷款利率高达 4%至 6%,采用中国劳工和技术在具有战略意义的国家建设项目,并希望东道国以美元偿还贷款。北京经常寻求建立海外基地(拥有 75%至 85%所有权,50至 99 年租赁期),以保护其海外利益、资产、国民及投射力量。正如斯里兰卡和吉布提的情况那样,中国的经济主导导致东道国对战略资产(包括港口、机场和关键基础设施)主权的丧失。例如,中国公司 UDG 利用一项 99 年的租约控制了柬埔寨近20%的海岸线,这让澳大利亚前外交部长加雷思·埃文斯将柬埔寨描述为“中国公司旗下全资子公司”。巴基斯坦和肯尼亚的例子表明,不断上涨的债务常常迫使各国寻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救助来偿还中国贷款。简言之,缅甸、肯尼亚、马尔代夫、马来西亚、黑山、斯里兰卡和其他国家已对不平等交易表示不安,这些交易为他们购买中国产品、服务和劳动力带来了高息贷款负担,但并没有缓解失业、腐败和环境退化。

中国工人协助在靠近由中国运营的斯里兰卡汉班托塔港的南部省份贝利亚塔建造一个火车站。由于斯里兰卡无法偿还沉重的债务,该国被迫以 99 年的租约将该港口事实上移交给中国。中国企业通常不雇佣本地工人,而是使用中国工人在东道国建造项目。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此外,中国的基础设施馈赠和对小国的经济支配制约了债务国在南海、台湾、西藏、新疆维吾尔集中营和不公平贸易做法等问题上的外交政策选择。例如,由于对柬埔寨和希腊的经济束缚,北京可对有争议的南海事务及欧盟在人权和贸易问题上的立场拥有有效的否决权。中国对小国的经济支配日益加强,这会削弱地区凝聚力,并削弱欧盟、东盟和太平洋岛屿论坛等地区组织。通过控制市场准入实施的经济胁迫削弱了与印度、日本、菲律宾和韩国等国的双边关系。

此外,所谓的中国模式会破坏脆弱的民主政体,助长专制和腐败,并且中国的监控技术会限制自由。可轻松获得的中国贷款是政治制度失效的脆弱经济体腐败精英的新鸦片。对中国束缚当地经济的担忧常常会催生国内政治变革压力。北京不断扩大的经济足迹经常会削弱民主体制,偏袒强人政治,改变军民关系,加剧腐败。此外,在缅甸、印尼、马尔代夫、马来西亚、巴基斯坦、塞拉利昂、斯里兰卡和津巴布韦最近发生政权更迭或大选时,中国因素成为一个两极化问题。

随着中国政府越来越多地参与其他国家事务,他们的负面形象正在加重。历史经验表明,经济依赖会导致令人失望的后果。由于小国和弱国寻求在大国之间游走,它们常常成为阴谋和外来干涉内政的对象。在亚洲和非洲,中国正在使欧洲强国在他们十八和十九世纪弱势的时刻对中国及其他国家所做的那些事情永久化。习近平的“一带一路”计划似乎充其量会变成“一基地一路”,最坏的情况下甚至可能会变成“一债一路”。其结果是重商主义、保护主义、贸易战争和以建造、获取或进入从西太平洋到西印度洋的前沿基地为目的冷战式基地竞赛死灰复燃。

反制策略

虽然北京声称他们建设互联互通基础设施是为了促进建立增长和繁荣的“共同命运共同体”,但他们现在不仅面临着“一带一路”沿线小国和中等国家的反弹,而且还面临着欧盟、印度、日本和美国等多个 2017 年曾参加“一带一路”论坛,但决定不参加 2019 年第二次论坛的国家的反弹。这些国家包括阿根廷、斐济、波兰、马尔代夫、西班牙、斯里兰卡、土耳其和美国。

面对针对“一带一路”越来越多的批评,北京在2019 年 4 月举行的第二届论坛上承诺通过促进无腐败、环保和透明的举措来纠正路线。对习近平这个世纪性大项目的抵制不再局限于西方国家或中国的亚洲竞争对手,而是扩大到缅甸、马尔代夫、马来西亚、尼泊尔、巴基斯坦、斯里兰卡和泰国等国。

怀疑论者(如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前信息部部长王军)认为,北京只会“进行战术调整,而不会做战略调整”。因此,欧盟、印度、日本、美国等国应共同坚持仅支持符合以下规则的“一带一路”互联互通项目:

  • 维护领土完整和主权。
  • 由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多边金融机构共同提供资金,而不是仅由中资银行提供资金,并遵循国际贷款标准和规范。
  • 提倡善治并遏制腐败。
  • 通过使用当地劳动力而不是中国劳动力创造就业机会。
  • 以透明方式邀请所有各方(而不仅仅是中国国有企业)参与竞争性招标。
  • 确保财务可持续性和商业可行性。
  • 不得制造不可持续的债务负担,避免(通过长期租赁)导致战略陷阱或限制外交政策选择。
  • 允许在国际法院(而不仅仅是中国法院)解决争端。
  • 提倡环境责任。

中国的商业政策、未解决的领土和海洋争端以及对中国的战略不信任可为澳大利亚、欧盟、印度、日本和美国提供战略机遇。

许多国家已经在为“一带一路”计划提供更好的替代选项。他们的方案能够实现稳定的发展,不会造成财政和政治债务陷阱。这方面的例子包括日本的亚非增长走廊战略、印度的地区同安共荣战略、印尼的全球海洋支点战略、欧盟的欧亚可持续连通计划以及美国的自由和开放的印太战略。

北京为实现海上封锁和海洋控制能力所作的努力促使澳大利亚、印度、日本和美国等主要海上大国进行前所未有的合作,以确保南海和北印度洋不落入中国霸权之下。

海洋的未来

印太地区开始出现复杂的安全关系网络。未来的地区安全合作可能采取三边、四边和多边形式。随着时间的推移,限制中国海上扩张的各种三边举措(例如日本-越南-菲律宾、美国-日本-印度、澳大利亚-印尼-印度、印度-日本-越南、法国-澳大利亚-印度)以及非正式多边举措可联合成一个海上联盟或印太海事伙伴关系。如果北京继续在南海开展非法活动,则可能需要成立一个多国工作组来保持南海的开放和自由——更重要的是,让北京放弃认为“南海完全属于中国”的观念。

这种联盟的例子已经开始出现。目前澳大利亚、印度、日本和美国正在就策略和战略进行协调,以提供替代性发展融资愿景,确保中国的百年国耻结束之后不会给由腐败、邪恶政权领导的发展中穷国带来另一个百年国耻。因此,现在中国基于实力和等级的“一带一路”愿景与自由和开放的印太地区基于法律和规则的愿景是背道而驰的。

希望包括新西兰和加拿大在内的更多国家能够进一步加入其中,帮助维持地区级别所需的三边、四边和多边合作,建立一个基于规则的秩序,为所有国家(不论大小)维持一个更加公平的竞争环境。


更好的选项 替代 中国一带一路

澳大利亚:扩大安全合作伙伴关系

澳大利亚已对中国“利用‘白象’项目使太平洋小国陷入债务陷阱”表示关切。堪培拉已采取措施阻止北京建设所罗门群岛连接巴布亚新几内亚(巴新)和澳大利亚的光纤电缆,并在巴新、瓦努阿图和斐济黑岩营地(Black Rock)建造海军基地。澳大利亚通过提供 21.8 亿美元的基础设施贷款和捐赠,加强了对岛屿国家的援助和外交接触。澳大利亚和美国将合作建设巴新马努斯海军基地。他们(通过联合海军演习和巡逻)与法国、印度、印尼、日本、菲律宾、英国和越南的海上合作也在增加。

一位巴新妇女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大学新大楼启用仪式上拥抱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2018 年 11   月在巴布亚新几内亚莫尔兹比港举行亚太经济合作组织论坛之后,巴新继续获得澳大利亚的支持。路透社

欧盟:对抗中国互联互通项目

中国的海洋扩张和建立“专属经济飞地”帝国的企图正在让老牌欧洲帝国海军——法国和英国重返亚洲,以捍卫国际法。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次他们得到了其前殖民地(澳大利亚、印度、马来西亚和越南)的支持。2018 年,28 位欧盟成员国驻北京大使当中的 27 位(除匈牙利外)谴责“一带一路”不符合“国际环境或劳工标准”、妨碍自由贸易以及让中国国企获得不公平优势。欧盟认为,北京奉行“分而治之”的策略,由中国主导的 16+1 联盟 (涉及中国以及捷克共和国、匈牙利和塞尔维亚等中东欧国家的峰会)就是例证,该联盟会进一步削弱欧盟的凝聚力和地区团结。北京在引诱南欧和中欧小国(如奥地利、希腊、匈牙利、意大利、葡萄牙和塞尔维亚)加入“一带一路”圈子方面取得了显著的成功,促使欧盟要求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的立场,以解决日益严重的贸易、科技和地缘战略问题。2019 年 3 月,欧盟首次将中国列为“经济竞争对手”和“倡导替代治理模式的体系竞争对手”。欧盟提出了 2021 年至 2027 年欧亚可持续互联互通计划,为建设基础设施项目的投资机构提供 3000 亿欧元资金。

印度:东进、西望,提供安全增长方案

印度是中国在亚洲的老对手,并且是同时在 2017年 5 月和 2019 年 4 月抵制中国一带一路论坛的唯一大国。新德里感到欣慰的是,印度最初对“一带一路”项目可行性和可持续性的许多关切不仅得到了证实,而且也影响了其他国家对“一带一路”项目的批评。过去几年间,缅甸、马来西亚、马尔代夫、巴基斯坦、塞拉利昂、斯里兰卡和泰国等国要么取消了与中国企业的合同,要么进行了重新谈判。鉴于北京拒绝回应印度对穿越有争议的克什米尔并被视为损害印度主权和领土完整的中巴经济走廊的关切,新德里一直坚决反对该项目。但印度支持(通过印度-缅甸-泰国公路、卡拉丹多式联运项目以及孟加拉国和缅甸的港口)连接印度与缅甸和泰国的东西走廊。在西部,印度经由伊朗的查巴哈尔与阿富汗建立了一条贸易和运输(铁路和港口)走廊。据报道,印度已承诺向从东非延伸到东南亚的广义邻国提供 250 亿美元至 300 亿美元的信贷和捐助,并以“地区同安共荣”项目提供替代中国海滨港口网络愿景。印度宣布,“生活在印度洋地区的人民为本地区的和平、繁荣和安全负责”。这不仅是莫迪对习近平关于“亚洲人民的亚洲”这一说法的回应,也是试图复兴印度在印度洋地区的古代贸易路线和文化联系。在军事上,北京的海上网络促使印度海军推出三管齐下的战略:通过获得进入印尼、伊朗、马达加斯加、毛里求斯、阿曼、留尼汪和塞舌尔基地的权利,加强其在印度洋的防御;在东海和南海开展联合海上演习;以及启动雄心勃勃的海军扩张(到 2030 年,海军军舰数量从 138艘增加到 212 艘,并拥有三艘航母和 24 艘攻击型潜艇)。随着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PLAN)南下印度洋,印度海军正越来越多地东进太平洋。面对北京在其周边地区不断扩大的存在,印度将向美国、日本和其他志同道合的国家倾斜,他们采取对中国制衡但不挑衅的姿态。

图片右侧的印尼贸易部长吕有恩和澳大利亚贸易部长西蒙·伯明翰在印尼雅加达签署了一项旨在促进贸易和投资的经济伙伴关系协议。路透社

印尼:成为全球海洋支点

马来西亚领导人马哈蒂尔·穆罕默德批评中国“一带一路”为“新殖民主义”,加上南海悬而未决的海洋争端,这引起了东南亚海洋国家的警惕。虽然印尼领导人佐科·维多多在最近的选举中试图低调处理中资项目,但他将继续保持目前吸引中国资本促进发展的立场,同时加强纳图纳群岛周围的防御,防止中国的侵占和非法捕鱼。为抗衡中国的海上路线,雅加达提出了一项使印尼成为“全球海洋支点”的计划,因为印尼是典型的印太国家。随着中国继续在东印度洋进行海上扩张,2014 年在中国海军首次在巽他海峡进行海军演习后成立的印尼-澳大利亚-印度三边海上机制可以发挥更积极的作用。对中国海军扩张的担忧已促使雅加达和新德里合作开展沙璜港口开发项目。

日本:扩大伙伴关系和亚非增长走廊

尽管中国海外投资激增,但日本仍然是基础设施开发的主要参与者和更大的国际债权国。为抗衡中国的一带一路,日本宣布了由亚洲开发银行资助的2100 亿美元优质基础设施扩大伙伴关系,其利率非常低(为 1%至 2%,而中国贷款利率为 4%至 6%)。日本将增加援助和投资,建设从越南到缅甸的东西走廊,与中国连接东南亚和南亚的南北铁路展开竞争。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国际协力事业团(Japan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Agency )正在为孟加拉国、缅甸、吉布提、肯尼亚、印度、马达加斯加、莫桑比克和阿曼的港口提供资金。北京在红海建立存在之前的很长时间,日本就已在吉布提建立了第一个二战后海外基地。此外,东京还与印度一道推出了亚非增长走廊,并建立了高等级的贸易伙伴关系。日本还加强了与澳大利亚、印度、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斯里兰卡、越南和美国的海上合作。东京向越南提供了价值 3.38 亿美元的六艘巡逻艇(这是日本支持越南“海上执法能力”建设 10 亿美元一揽子援助计划的组成部分),并向菲律宾提供了大规模的基础设施援助——未来五年援助规模为 86.6亿美元。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已承诺对印尼沿海未开发地区投资 6.4 亿美元。东京和雅加达还商定设立海事安全论坛及开展 2+2(外交部长和国防部长)对话。

2018 年 10 月在东京举行的日本-湄公河流域国家峰会前,图片右侧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缅甸领导人昂山素季握手。此次峰会上,他们与其他四位湄公河流域国家领导人同意就该地区的互联互通和高质量基础设施项目开展合作。 路透社

美国:建立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

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将中国描绘成一个从事掠夺性经济活动的修正主义国家。美国高官警告各国警惕“一个为形成长期依赖提供短期利益的新帝国主义国家……让人想起欧洲殖民主义”。美国的地区战略已经从“转向”(Pivot)或再平衡过渡到自由和开放的印太战略。如今美中政策的基础是互惠和平等原则,而不是跨国公司的利润。虽然世界对中国开放,与中国做生意,但中国仍然不对世界开放。北京不允许其他国家投资他们的战略性产业和关键基础设施或在其中持有股份——而中国国企恰恰又试图在别的国家这样做。

美国根据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基础设施倡议和2018 年《建设法》成立了一家拥有 600 亿美元资金的美国国际开发金融公司,以简化联合基础设施投资项目。美国与日本和澳大利亚共同提出的“印太经济愿景”旨在遏制中国利用其庞大的经济破坏民主政体。美国总统特朗普政府的《亚洲再保证倡议法》重申了与澳大利亚、日本、韩国和菲律宾的长期联盟,同时呼吁深化与印度和台湾的联系。随着与北京的战略竞争加剧,华盛顿将注意力转向太平洋岛链地区的小岛国家,推出了东南亚海事安全倡议,并计划建造一支拥有 355 艘舰艇的海军,以保持稳固的力量平衡。贸易关税和科技战、对中国在新疆和其他地方严重侵犯人权行为的关注、知识产权盗窃和网络间谍活动,这些都要求在多个点保持对中国的最大压力,以改变其行为、减小其野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