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船观察员 项目

随船观察员 项目

美国海岸警卫队促进战区安全合作,努力实现自由和开放的印太愿景

沃伦·赖特少校/美国海岸警卫队

几十年来,美国印太司令部区域国家团队、伙伴国家和盟友的战区安全合作(TSC)工作将印太地区联系在一起。战区安全合作是一种军事外交,可在地区政治关系中产生积极影响,抵消外部的有害影响,并能加强稳定与安全。
美国印太司令部下属指挥部通过战区安全合作项目开展军事战备、救灾和人道主义援助活动,使该区域各国政府团结起来,开展互利活动。战区安全合作还支持实现美国印太司令部司令菲利普·S·戴维森关于自由和开放的印太地区的愿景。这一愿景认为,“所有国家都应能够不受阻碍地进入各国及其经济赖以生存的海洋和航道”。

双边协议

“随船观察员”(Shiprider)项目是美国海岸警卫队 (USCG)的海上安全合作旗舰项目。该项目每个财政年度都在美国印太司令部内部发展壮大。美国海岸警卫队通过战区安全合作项目定期与太平洋岛屿区域各国签订11项双边渔业执法协定。这些协议使美国海岸警卫队和美国海军船只以及海岸警卫队执法人员能够与东道国合作,保护重要的地区资源。与美国国防部策划的战区安全合作项目一样,美国海军陆战队随船观察员项目通过使太平洋岛屿合作伙伴能够在执行本国法律法规的同时保护好资源,促进维护东道国的主权。

印太司令部的战区安全合作项目努力通过活动和演习,发展、利用该地区军队的各种专业能力(从澳大利亚、日本、韩国和新加坡这些成熟军队到斐济、菲律宾和越南等处于过渡阶段的军队,再到到密克罗尼西亚联邦、基里巴斯和马绍尔群岛等因资源限制而能力仍欠发达的国家),在地区内实现平衡。美国与这些合作伙伴的合作关系旨在考虑不同的能力,并帮助提高各种能力。

印太司令部的战区安全合作项目仍然是美国与太平洋岛屿伙伴进行持续联合接触的基石。它们的重点是建设业务和机构能力以及发展合作伙伴的能力,并为区域伙伴参与机构间活动提供框架。这些活动补充并加强其他美国政府机构项目,比如州和内政部门的项目。

美国海军中尉娜塔莉·斯普里泽(Natalie Spritzer)参与 2019 年太平洋伙伴关系项目期间在密克罗尼西亚联邦的楚克州进行健康检查。这是印太地区规模最大的年度多国援助和救灾准备行动。提利尔·莫里斯上士/美国海军

保护贸易

保障国际商务海上高速公路的安全对于美国确保全球供应链的太平洋连接始终非常重要。太平洋岛屿地区占印太地区的很大一部分,该地区各国享有其领海经济价值的共同重要性。这种经济仍然充满活力,一些国家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并成功地管理了这些资产,而另一些国家缺乏单独取得成功的能力。这些国家面临的安全问题也各不相同。在这个高度活跃的区域,中国和印度等不断发展的强国正在公开讨论贸易目标和安全目标,并认识到要确保前者,就需要有后者。各国如何对待该地区这些活动的方式也各不相同。有些国家倾向于以资源和领土控制为基础的协议,另一些国家只关注通行和未来的伙伴关系。

中国在太平洋岛屿地区开展了两个项目:建立一支由海军、海岸警卫队和商业渔船组成的海洋部队,其规模比大多数国家都要大,并纳入一带一路计划。然后建立一条分支商业动脉,将中国通过东南亚与太平洋岛屿联系起来。
中国的举措似乎专门针对美国从其双边协定、三个美国领土的地理位置以及与密克罗尼西亚联邦、马绍尔群岛和帕劳的自由联合协定中获得的明显地缘战略优势——这种关系促进了美国在该地区的战略存在。

中国的活动旨在通过向太平洋岛屿伙伴提供针对性的掠夺性发展援助,破坏美国与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斐济等盟国和伙伴的关系,从而改变地缘战略平衡。美国正在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区域伙伴合作稳定该地区,并与斐济和帕劳等较小的伙伴国家合作增强复原能力。实现这些目标的最好办法是通过政府间安保活动和战区安全合作项目,超越国家的界限,促进人员互动和社会文化融合。

在海事领域,美国海岸警卫队是太平洋岛国多个国家和地区的首选代理伙伴。美国海军是一支优势部队,负责在整个太平洋投射美国主权和维护航行自由。这些美国部队还承担海上执法和环境保护任务。美国的很多合作伙伴永远无法拥有或不会需要这样一支部队。

安全合作

美国海岸警卫队战区安全合作项目的重点是通过提高海域意识、反应能力、预防方法和治理基础设施,加强海事安全和安保。美国海岸警卫队及其机构间合作伙伴与太平洋岛屿合作伙伴和政府/非政府组织开展接触活动,以加强伙伴国的自我维持能力,在其内陆水道、领海和专属经济区内维持海事安全。

美国海岸警卫队利用流动训练团队、机构间和国际教官,通过海岸警卫队第 14 区、海岸警卫队国际事务和外交政策局、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PACFLT)和内华达州国民警卫队这些伙伴开展工作,提供持续的参与。如前所述,这些美国海岸警卫队能力建设活动是对美国国务院项目的补充,并与美国大使馆国家工作团队和伙伴国共同规划。其目标是培养纪律严明、有能力和对文职当局负责并致力于维护国家和公民福祉的专业官员。

2019 年太平洋合作伙伴关系期间,秘鲁海军中尉约翰·加玛拉(John Gamara)进行健康检查。

关系是打击该地区侵略和胁迫的关键所在。美国海岸警卫队随船观察员项目等战区安全项目可在我们的合作伙伴开展独立行动以维护其主权的同时与他们合作建立持久关系。自 2010 年以来,这些双边海上执法随船观察员协议提供了协助太平洋岛屿官员行使执法权的美国船只和飞机平台以及海上执法专门知识。

这些海上执法协议有助于弥补区域内多边环境协定的不足,能够加强合作、协调和协调行动能力,加强更有效地打击非法、无管制和未报告的捕捞活动及其他非法活动的海上执法能力。这些协议还允许伙伴国执法官员登上美国海岸警卫队和美国海军的船只和飞机,并允许这些平台协助东道国执法官员开展海上监视和登船活动。

美国海岸警卫队和澳大利亚渔业管理局的成员在西太平接近一艘可疑渔船,准备登船。 萨拉·穆尔三级军士长/美国海岸警卫队

一般而言,随船观察员协议由美国海岸警卫队的船只、飞机和海上执法团队负责执行,但美国海军和东道国的船只和飞机也会参与其中,比如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通过大洋洲海事安全倡议(Oceania Maritime Security Initiative)支持随船观察员联合行动。

美国海岸警卫队随船观察员项目仍然是一种创新的合作方式,能有效地影响该地区。每次与太平洋伙伴通过一项新的双边随船观察员协议,美国海岸警卫队都是在促进加强地区稳定。

更深入的承诺

美国及其盟国必须更多地与太平洋岛屿伙伴国家重新接触,以对抗中国在太平洋岛屿地区日益加大的存在。美国海岸警卫队随船观察员项目与其他印太司令部战区安全合作项目完美协调,可帮助满足这一需求。

一个联合登船团队正在等待根据双边随船观察员协议获得登上帕劳专属经济区内一艘渔船(未附图)的许可。 萨拉·穆尔三级军士长/美国海岸警卫队

美国与各太平洋岛屿国家之间的 11 项似乎是单独的双边协定实际上是区域伙伴关系的基础,是对共有环境和海洋资源的投资,是对海上安全和安保有共同利益的国家之间的透明协定,并且是对整个中太平洋和南太平洋公平和互惠贸易的承诺。

美国坚定地与其伙伴国家站在一起,确保为所有国家实现自由和开放的印太。正如人们对随船观察员项目越来越感兴趣所表明的那样,美国海岸警卫队处于独特的地位,能够在直接支持美国印太司令部达成使命的过程中继续促进合作伙伴的稳定与安全。


美国海岸警卫队随船观察员协议

美国国际开发署

美国海岸警卫队定期与东太平洋和西非国家签订 16 项双边渔业执法随船观察员协议。2018 年 11 月,斐济成为最新签署随船观察员协议的国家,该协议允许伙伴国家的国防和执法官员登上美国海岸警卫队和美国海军的船只,在其专属经济区或公海上观察、保护、登上和搜查涉嫌违反法律或条例的船只。

随船观察员协议有助于缩小全球海上执法差距,能够改善合作、协调和协调行动能力,可加强更有效地打击非法、无管制和未报告的捕捞活动和其他非法活动的海上执法能力。这些协议旨在补充和加强与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法国等伙伴的现有安排。

例如,斐济的执法官员现在可以作为“随船观察员”在美国海岸警卫队和美国海军船只上开展工作。任务包括拦截可能参与非法捕鱼和走私等非法活动(包括非法贩运毒品)的可疑船只。据美国海岸警卫队 2018 年的一篇报道,在过去六年中,美国海岸警卫队和美国海军舰艇帮助东道国登上了 103 艘船舶,查明了 33 起违规行为。

双边海上执法随船观察员协议通过帮助东道国执行其法律法规促进维护东道国的主权。与其他国家和在其他地区通过随船观察员协议有助于加强全球海上执法工作。

美国与中国签署了一项反公海流网双边随船观察员协议,与包括佛得角、冈比亚、加纳、塞拉利昂和塞内加尔在内的西非国家签署了五项双边随船观察员协议,并与库克群岛、斐济、基里巴斯、马绍尔群岛、密克罗尼西亚、
帕劳、瑙鲁、萨摩亚、汤加、图瓦卢和瓦努阿图等太平洋岛屿国家签署了 11 项永久性双边随船观察员协议。

美国海岸警卫队与中国在过去 23 年间持续开展国际渔业执法随船观察员合作行动,并与西非和太平洋岛屿国家开展了九年的合作。

随船观察员协议是更有效地监管世界海洋的一种创新和协作方式。欢迎对随船观察员协议感兴趣的国家联系美国海岸警卫队或其当地美国大使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