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风暴 的中心

在 风暴 的中心

红十字会在易受灾害地区 发挥关键作用

林玉辉(Dato Lim Jock Hoi)

大家早上好,感谢光临东盟-国际红十字委员会关于东盟地区所面临的挑战和人道主义行动的平台。这次活动标志着东盟再次有幸认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贡献及其在为本地区服务方面发挥的独特作用。红十字会在减轻东盟地区自然和人为灾难后的人类痛苦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很荣幸能够与红十字委员会合作举办这一系列活动,这些活动旨在纪念红十字会多年来提供的援助,并为本区域的从业人员、决策者和智库之间开展富有成效的对话提供一个平台。

根据这次活动的主题“东盟面临的挑战和人道主义行动”,现在我们可以进行反思,并展开建设性讨论,讨论关于东盟如何能够有效应对本地区的灾害。

近年来,东盟一直面临着人道主义形势的变化。首先,东盟地区是世界上最易受灾害影响的地区之一,预计极端气候事件的频率和强度将增加。仅在 2018 年,东盟地区就总共报告了 424起灾害,而 2017 年为 118 起。其中,东盟应对了23 起事件,这是自东盟人道主义援助协调中心 (AHA中心)成立以来东盟应对灾害最频繁的一年。此外,随着东盟人口结构的变化,经济损失和死亡人数必然会按比例增加。由于海啸和台风等自然灾害、水坝坍塌或垃圾场火灾等次生灾害以及缓慢发生的干旱和洪水等气候变化的影响,我们面临着日益严峻的挑战。自然灾害引起的救灾和人道主义援助仍然是东盟面临的基本挑战之一。

来自文莱的东盟秘书长林玉辉抵达布鲁塞尔会场。 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第二,2018 年东盟领导人指示 AHA 中心在东盟秘书处的支持下应对缅甸若开邦的人道主义紧急情况,扩大了东盟在人道主义应对方面的工作范围。在此基础上,东盟应急评估小组已经部署到位,以确定东盟可支持缅甸政府促进遣返进程的领域。

最近的这些事态发展突出表明,东盟需要在我们的人道主义应急战略中迅速成熟,以高度敏感的方式满足受影响成员国的需要,特别是在涉及冲突和安全问题时。

东盟必须准备好成为对受影响成员国的首要支持。我们是最亲近的邻居,必须能够彼此依靠,然后才能向更远的伙伴寻求帮助——这些伙伴可能无法迅速提供支持。必须保持东盟以人为本的优先重点,优先满足东盟人民的需要,包括他们的福祉、安全以及社会和经济健康。

我们认识到,没有任何灾害会以同样的方式对各个社区产生影响。类似地,一切形式的人道主义工作都应考虑到当地的情况,并使工作当地化,以适应受灾国的具体需要并尊重他们的愿望。

尽管存在种种障碍,但我敦促本次对话的参与者在面对这些挑战时保持乐观。东盟已有应 对灾害的体制安排,例如东盟灾害管理问题部 长级会议、东盟灾害管理委员会(部分成员今 天在现场)、《东盟灾害管理和应急协定》
(AADMER)、《2025 年东盟灾害管理愿景》,当然还有“一个东盟一体应对机制”(One ASEAN One Response)。东盟认识到人道主 义行动的跨部门性质,认识到有效的救灾战略 需要其他部门的参与,特别是战略层面的 参与。

这可能涉及协调、监测和政策制定,以及解决心理健康等新出现的问题。因此,东盟还有跨部门协调机制,如人道主义援助和救灾联合工作队以及军民协调技术工作组。除此之外,AHA 中心作为东盟的协调机构和《东盟灾害管理和应急协定》的引擎,随时准备好应对地区内发生的任何大规模灾害。

这些现行机制共同奠定了东盟协调和全面应对地区灾害的基础。东盟认识到需要作出符合实际和灵活的安排,因此应更加重视最大限度地利用现有机制。

2019 年 4 月,东盟秘书长林玉辉与东盟-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关于挑战和人道主义行动的平台参与者合影。 东盟

然而,各国政府无法单独在灾害管理和人道主义援助周期中开展工作——无论是处于预警、准备、应对还是恢复阶段。在我看来,我们需要推进“东盟之路”朝向建立一个强有力的协调机制,让决策者、行业参与者、学术界和民间社会等主要利益攸关方参与进来。《东盟灾害管理和应急协定》伙伴关系组织是一个非政府组织联合体,这是我们能够调动资源和知识去支持执行《东盟灾害管理和应急协定》工作计划一个很好的例子。

尽管如此,东盟决不能对我们的战略沾沾自喜,并应当继续发展与本地区其他行为体——包括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等国际组织的合作关系。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是东盟独特的伙伴,具有能够进入其他非政府组织(有时甚至联合国)无法进入的灾区的战略地位。2017 年,东盟在时任主席国菲律宾的主持下发表了一份关于与红十字会及红新月会合作的声明,承认这些组织作为灾害第一反应者的工作和贡献以及他们与地方当局和地方社区的密切协作。2018 年底,我在联合国大会期间会见了红十字委员会主席彼得·莫伊雷尔先生。他重申,红十字委员会计划扩大与东盟的关系。我们重视红十字委员会与东盟地区的持续伙伴关系、合作及其贡献。

作为东盟人道主义援助协调员,我高兴地看到,东盟的观点得到了交流,对东盟在灾害方面的总体反应的认识有所提高。我还注意到,国际社会对区域和地方应对措施模式的反应正在发生变化,我们的区域组织现在更加注重国家灾害管理组织(National Disaster Management Organizations)的教育、认识和能力建设。

我还期待伙伴们的发言,希望他们的想法能够进一步加强东盟的应对机制。

在结束发言之前,我要感谢东盟社会文化共 同体副秘书长富康(Kung Phoak)和红十字委 员会印尼和东帝汶事务负责人亚历山大·费特(Alexandre Faite)先生积极落实这一东盟-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平台。本人赞扬东盟和红十字委员会目前的合作,并希望双方今后继续开展合作。希望各位尊敬的嘉宾能够在今天的对话中进行有成效、有意义的讨论。

2019 年 4 月,来自文莱的东盟秘书长林玉辉发表演讲。文章经过编辑以适应《论坛》排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