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事 现代化 的新机遇

海事 现代化 的新机遇

韩国和澳大利亚关于提升东南亚海军实力的方案

Sukjoon Yoon 上校(退役)韩国军事研究所

东南亚国家联盟(ASEAN)成员国将制定海军战略,实施海军现代化。东盟成员国寻求提升国防工业实力,这为韩国和澳大利亚与东盟各国建立特殊互补关系提供了机会。

首先需要理解一些相关问题。为什么东盟需要实现海军现代化?为什么东盟需要与亚洲合作伙伴建立特殊互补关系,而非与美国或欧盟合作?为什么东南亚国家应向韩国和澳大利亚而非向中国寻求帮助?韩国和澳大利亚能提供什么来满足东南亚海军现代化进程的需要?维持密切的海军关系对于东盟,对于韩国和澳大利亚有什么好处?

通过集中化军备采购,以及在开发低成本新型海军武器和系统方面扩大合作,实施海军现代化计划,预计东盟国防工业实力会得到提升。近期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在该地区敏感海域(南海尤为突出)的大幅扩充已经促使东盟各国国防产业全面改革,重点是将分散的国防产业进行整合和集中,建立自给自足的国内工业实力,多元化研发投资,签订防务合作协议,以及合作开发或采购下一代装备。实现上述目标将需要东盟成员国协调防务政策并与其他区域国家合作,这提出了重大挑战。

韩国海军陆战队和海军人员在韩国江华岛附近的汉江口中立区打击中国非法捕鱼。自朝鲜战争结束以来该区域一直是中立区,禁止所有民用船只驶入。盖蒂图片社

东盟成员国对于防务采购政策存在分歧。部分印太合作伙伴和其他国家希望考虑本地区以外的国家。由于迫切需要应对来自中国的海上威胁,增强东南亚国防产业实力的合作伙伴选择会对国家主权和国家安全造成影响。一些东盟成员国希望展现自由独立,与它们所选择的合作伙伴开展合作,但另一些国家担心这种多元化会削弱与美国和欧洲的长期安全合作关系。为了将国防工业计划与国家安全重点相结合,东盟成员国必须权衡地缘政治因素与对低成本防务能力的需求。

因此东南亚国家面临抉择:东盟成员国应该维持与西方防务供应商的长期关系,与西方进行更大范围地缘政治协同;还是应寻求与本地区中等强国开展国防工业合作?后一种选项能够注重基于能力的国防工业合作,国家和地区层面的共同安全和防务政策将产生巨大的经济优势,并通过军事投资产生高质量的科技工作岗位及潜在附带效益。国家主权问题也反映在走独特“亚洲道路”的意愿中,一些国家希望亚洲能再现欧洲“更密切的联盟”。大部分国家认同需要遏制来自中国的威胁,但是东盟成员国对于哪些防务合作伙伴能最好地实现这一目标仍存在分歧。

如果东盟成员国准备好转变观念,将防务工业合作对象从欧美转向本地区中等强国,那么他们实现低成本海军现代化最适宜的合作伙伴便是韩国和澳大利亚。这两个国家都具备成熟的研发实力,强大、能提供支持的外交/海军政策,并有能力开展大规模海军生产项目。与韩国和澳大利亚合作有诸多优势:两国与东盟成员国之间的大量文化交流,认可“亚洲价值观”,能及时更替老旧海军装备,可提供有竞争力的价格,具备可靠且透明的海军采购流程,未来国防工业具有发展前景,并有海军现代化的附带利益。

强大的中等强国

韩国海军和澳大利亚皇家海军一直被认为是灵活且高效的海军力量,拥有与包括美国海军和日本海上自卫队在内的其他合作伙伴进行海事安全合作的丰富经验。这两个国家的多边海军合作体现在经常与中国海军合作的海事安全演习以及对需要开展搜救、人道主义援助及救灾行动的地区海事紧急事件的响应中。这两个国家作为印太地区成熟的战略性中等强国,寻求进一步发挥其作用。这两两国由于其合作战略方针及大力同时维持与美国和中国的友好关系而广受赞誉。这方面,韩国和澳大利亚是希望避免在大国之间站队的本地区其他许多国家的榜样。

新加坡滨海湾第 52 个国庆节军事展示期间,一名新加坡海军潜水员奔入走廊。路透社

韩澳两国海军理所当然会与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和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的海军维持密切的协同合作关系。其中一些国家曾在朝鲜战争期间加入联合国军,与朝鲜和中国作战。东盟成员国已经通过韩澳两国海军所提供的用于加强在南海抵御中国海上扩张能力的近海巡逻舰船而受益。东盟成员国与韩澳海军发展互补关系也将形成更大范围的集体优势。海军现代化是实现更大范围共同利益的重要基石。

韩国和澳大利亚有机会建立能持续数十年的地区国防工业合作体系,开发熟练劳动力、先进制造基地和军事技术实力。所有这些因素都有助于利用全球国防产业供应链,韩澳两国海军将同时与东盟合作,确保本地区共同安全。这种类型的双边国防和海军工业合作实际上已经在扩大。例如,大宇造船海洋工程公司和韩进重工正在与印尼国内船厂合作建造直升机船坞登陆舰和潜艇。

挑战仍然存在

虽然韩国和澳大利亚能够提供更廉价且更切合东盟需要的海军和海岸警卫队装备,但这很难根本性改变中国与东盟之间的海事争端,也无法显著改变地区海事安全环境。

在澳大利亚海军阿德莱德号驱逐舰为加强双边关系访问菲律宾期间,菲律宾海军Roy Vincent Trinidad上校(左侧)与澳大利亚海军军官交谈。美联社

由于中国持续破坏本地区海事秩序稳定,改善海事安全的最佳方案肯定是在本地区中等强国之间及在中等强国与小国之间建立更大范围的海事合作网络。拉近韩澳关系的具体建议包括:

• 通过外交部长和国防部长“2+2 对话”,同时在政策和实施层面制定网络化国防工业合作的共同目标。
• 两国海军之间进行“海军参谋对话”。
• 举行政治军事演习和会议。
• 保持两国海军之间的协作能力,协助联合海军合作。
• 建立军方或文职防务官员网络之间的联系。
• 政府支持防务企业和私营防务企业之间进行防务协作。

当然,韩国和澳大利亚应同时寻求与东盟深化关系。

尽管如此,即使韩国与澳大利亚,两国与东盟成员国之间形成更密切的双边海军工业合作,但仍然存在严峻挑战。韩国和澳大利亚应对这些挑战的最佳途径是注重能力共享防务合作,而非竞争。由于这两个国家都对能与美军兼容的新装备、新系统有巨大的国内需求,这是两国之所以要开展合作的另一个原因。于是,共同的协作标准能成为除低成本和快速交付以外的另一个因素,有助于韩国和澳大利亚说服东盟内部不愿脱离成熟的欧美供应商的政治派系。韩国和澳大利亚应合作为东盟成员国提供防务和海军合作框架,转让高科技为他们的国防工业项目提供支持,并提升本土国防工业实力。韩国与澳大利亚之间互补的防务和海军合作关系能在可预见的未来构成更密切的地区防务和安全关系的基石。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