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 敲响的 “警钟”

太平洋 敲响的 “警钟”

东南亚国家联手打击菲律宾伊斯兰国恐怖分子

《论坛》员工

早在 2016 年 6 月,菲律宾武装部队 (AFP)就在菲律宾南部发现了恐怖主义威胁发萌的迹象。一年后,这种威胁在马拉维市充分显现。菲律宾武装部队与敌对分子激战5个月,重新夺回该地区控制权,2017 年10月,冲突以政府军胜利告终。

有组织恐怖团体的种种迹象:密藏武器、出现外国好战分子以及斩首平民的骇人场面,这一切都昭示着许多印太地区领导人一直担忧的威胁。效忠于伊拉克及叙利亚伊斯兰国的好战分子或企图在东南亚建立一个伊斯兰国,或至少在该地区设立稳定的分支,因为他们在中东地区已失势。

南拉瑙省南部城市萨吉阿兰,因马拉维战火而流离失所的儿童在警用盾牌和装备旁玩耍。 AFP/盖蒂图片社

美国太平洋司令部(USPACOM)司令哈里斯海军上将于 2017 年 6 月在出席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活动时表示:“马拉维事件为印太地区每个国家敲响了警钟。这些恐怖分子运用我们在中东看到过的战术,在棉兰老岛的马拉维市展开杀戮。这是 ISIS 煽动的武装力量首次联合起来参与如此大规模的战事。”

战事于 2017 年 5 月在菲律宾爆发。当时政府军正尝试抓捕伊斯尼隆•哈比伦,此人是阿布萨耶夫组织的头目,也是 ISIS 指派的菲律宾统领。哈比伦手下的好战分子向菲律宾警方及士兵开火,并获得另外一个效忠 ISIS 的组织——毛特组织增援。除杀害平民外,毛特组织武装分子还攻占了几幢大楼,包括马拉维市政厅和棉兰老国立大学。
菲律宾武装部队战胜敌方重夺该市,这场战争让人大开眼界,原因如下:
  • 死亡人数惊人:据路透社消息,截至 2017 年 10月军方解放马拉维时,冲突造成的死亡人数已超过 1100 人。
  • 与极端分子交战的特遣部队副司令罗梅洛上校表示,920 名激进分子被杀,而政府军则有 165 名官兵牺牲。45 名平民被极端分子杀害。战争结束时,菲律宾武装部队表示哈比伦及奥玛卡延已被杀,这两名毛特兄弟领导人参与策划了这次围攻。美国官员通过 DNA 分析确证哈比伦已死。
  • 有组织的敌人:据《海峡时报》消息,菲律宾军方获得的影像资料显示,毛特组织和阿布萨耶夫组织的领导人正策划对马拉维发动攻击。战争打响时,400 到 500 名持枪人员冲入该市,当中一些人员挥舞着 ISIS 的黑色旗帜。菲律宾军方表示,加入阿布萨耶夫及毛特组织一方并战死的极端分子包括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沙特阿拉伯等国公民。
  • 城市战:恐怖分子展现出与伊拉克及叙利亚战场相仿的战术,包括应用简易爆炸装置、无人机、火箭推进式榴弹(RPG)、狙击手和燃料弹。据《海峡时报》消息,在 2017 年 6 月的一场对战中,菲律宾海军陆战队在肃清一幢大楼时遭到燃料弹袭击。随后他们冲出大楼躲避大火,又遭到狙击手火力、榴弹和迫击炮袭击。战斗结束时,13 名海军陆战队队员牺牲。
与叙利亚的联系
反恐怖主义中心(CTC)在一份报告中总结到,东南亚ISIS 好战分子的组织工作可追溯到在叙利亚的特工。该中心是美国西点军校下属的研究和教育机构。该研究报告名为《哈里发辖地之外:伊斯兰国组织在其行政辖区以外的活动》,报告分析了 2014 年 6 月至 2017 年4月在东南亚发生的恐怖阴谋和袭击,并发现总计 20 次袭击和 35 次阴谋中,有六成与伊斯兰国特工有关。该研究报告作者——反恐怖主义中心研究员玛丽埃尔·勒斯指出:“有证据显示,这些相互关联的袭击和阴谋为叙利亚伊斯兰国特工指导、资助,甚至是联系该地区同情伊斯兰国的基层组织及个人实施的。”
该地区约有半数的恐怖袭击发生在菲律宾,但东南亚邻国的极端分子也在谋划袭击。恐怖分子在马来西亚(43%)和印度尼西亚(37%)策划了多起阴谋,而菲律宾只占 14%。
反恐怖主义中心战略行动总监唐·拉斯勒向《论坛》表示,许多因素共同作用,让菲律宾成为暴力极端分子的温床。
拉斯勒表示:“至少从 2016 年 6 月开始,伊斯兰国组织就鼓励不能前往叙利亚或无法在其祖国发动袭击的人员前往菲律宾。该组织近期发布的材料仍在继续鼓励新入伙成员或受感召人士前往菲律宾,怂恿他们在那里积极参与作战行动。”
拉斯勒还提到了当地激进组织如阿布萨耶夫及毛特的参与。事实证明,这些组织具有作战能力和恢复能力。正是多种原因共同作用,造成菲律宾袭击事件频发。
至于企图在该地区建立伊斯兰国的情况,研究报告结论为,ISIS 正尝试在东南亚扩充力量。但报告并未预测他们将以何种形式存在。报告指出:“伊斯兰国似乎在利用当地组织及受感召人士网络在数个当地国家密谋、策划并实施袭击,借此融入东南亚并扩大影响力。”
虽然 ISIS 在菲律宾任命了一名地区统领,但他们并未宣布成立维拉雅(wilaya,即政州或省)。报告总结道:“伊斯兰国组织可以煽动小型网络或分离较大、较成熟组织中的小派系,鼓动他们实施一系列的一次性袭击。除此之外,其在该地区的战略及长期存在可能事关其如何与当地保守派圣战分子周旋并处理与之的关系,特别是那些已占有领地并已开拓出安全区的组织。”
恐怖主义的沃土
反恐怖主义中心研究发现,虽然该地区许多恐怖活动都集中在菲律宾、马来西亚及印度尼西亚,但暴力极端主义可能已蔓延到缅甸。
虽然数据并未明确指出缅甸是 ISIS 袭击的重要地区,但研究发现轶闻证据表明该国条件或已成熟,ISIS 可渗透入内。反恐怖主义中心研究报告指出,受逼迫的罗辛亚穆斯林少数族群煽动东南亚伊斯兰国网络在缅甸及各自国家策划恐怖活动,以对抗缅甸政府的权力象征。

饱受战火蹂躏的马拉维市内,遭破坏的房屋、建筑及清真寺前竖立着一块“我爱马拉维”的标识牌。 路透社

在与军方陷入暴力冲突后,成千上万的罗辛亚穆斯林逃离了以佛教为主流宗教的缅甸。据《纽约时报》报道,缅甸只承认部分罗辛亚穆斯林为其公民,这让他们成为世界最大的无国籍群体之一。罗辛亚人信奉逊尼派伊斯兰教,生活在贫穷的缅甸若开邦。据《纽约时报》报道,在与军警发生暴力冲突而逃难前,缅甸估计有 100 万罗辛亚人。

印尼发生一起恐怖阴谋未遂事件,证实该地区可能有 ISIS 活动的猜测。该阴谋由一名名叫纳伊姆的 ISIS特工主导,目标是缅甸大使馆。反恐怖主义中心的研究总结道:“这些动向表明,伊斯兰国组织和其他圣战组织一样,将罗辛亚问题视为机会领域。”
拉斯勒认为,罗辛亚危机是恐怖分子招纳新兵的重要机遇。他表示:“伊斯兰国组织很有可能利用缅甸罗辛亚危机作为招兵买马、恢复元气的手段。基地组织已经在行动。”
阻止恐怖活动蔓延
看到马拉维悲剧的上演之后,印太地区的政治领导人迅速携手合作,共享资源和情报,阻止恐怖活动蔓延。这些合作关系大多涉及多个方面,目标是在暴力极端主义组织形成组织前将其剿灭。
相关合作进展包括:
  • 2017 年 9 月,澳大利亚宣布将派遣军队到菲律宾,协助开展士兵训练并共享情报。澳大利亚防长马丽斯·佩恩表示,ISIS 威胁需要整个地区合力应对。据路透社消息,佩恩曾表示:“我们坚定致力于支持菲律宾抵御恐怖分子威胁。这是全地区共同面临的威胁,我们应该合力打败敌人。”此前,在 2017 年 6 月,澳大利亚承诺提供两架 AP-3C 猎户座巡逻机,在马拉维上空执行监视任务,以发现恐怖分子。据路透社消息,2017年 6 月,美国派遣了大约 300 到 500 名军人前往菲律宾,提供情报、监视及侦察领域的培训。美国 P-3 猎户座侦察机也为菲律宾武装部队的军事行动提供情报、监视及侦察支持。
  • 2017 年 7 月,澳大利亚、文莱、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新西兰和菲律宾官员在印度尼西亚会面,召开为期一天的峰会,签署了一份打击暴力极端主义的协议。各国同意建立外国好战分子战略论坛,以促进情报共享。共享的信息拟包括现有外国好战分子数据库,且有可能建立有关恐怖分子跨境流动的数据库。各国还承诺出台恐怖主义法,明确界定犯罪行为,例如将策划恐怖袭击及支持外国好战分子确认为犯罪行为。
  • 菲律宾、马来西亚及印度尼西亚三国政府于 2017年 6 月联合举行“Indomalphi”三边海上巡逻行动。 这项行动旨在应对该水域的海盗、恐怖主义及其他跨国犯罪活动等非传统威胁,维护地区稳定。据《菲律宾星报》消息,这三个东南亚邻国还达成协议,将互换联络专员、成立联合总部并共享情报。
  • 2017 年 11 月,马来西亚主持了与澳大利亚及印度尼西亚共同召开的第三届反恐怖主义融资(CTF)峰会。2017 年度峰会上,金融情报专家及来自政界、监管部门、执法机构及国家安全机构的高级代表齐聚一堂。行业与会者包括金融服务部门、金融技术(fintech)及监管技术(regtech)领域的专业人士及学者。
这种区域合作与菲律宾武装部队密集的军事行动形成合力,致使极端分子在 2017 年 10 月下旬被击溃。在军方欢庆马拉维脱离 ISIS 魔掌的同时,印太地区各国捐赠的重建设备、金钱及专业技术纷纷涌向菲律宾。菲律宾政府宣布成立“振兴马拉维特别工作组”。该工作组由多个政府机构组成,负责领导恢复重建工作。

在马尼拉阿奎纳尔多军营举行的交接仪式上,继任菲律宾武装部队总参谋长卡尔里托·加尔维兹(左)与即将离任的总参谋长雷·莱昂纳多·格雷罗在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中)身前握手。
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菲律宾住房部部长爱德华多·罗萨里奥被任命为工作组组长,国防部长德尔芬·洛伦扎纳及公共工程和公路部部长马克·维拉尔则被任命为副组长。

军方和政界领导人十分清楚,重建工作需要采取 “政府整体”策略,涉及军民合作,还有跨国合作伙伴关系。新加坡防长黄永宏医生将东南亚比作一块磁铁,吸引着想要控制这块地区的外国好战分子。据彭博新闻网2017 年 6 月报道,他曾表示:“数以万计的外国好战分子将掌握制作简易爆炸装置的技能、劫机的技能、绑架的技能。”
这一预言的依据是,恐怖组织早在东南亚地区根深蒂固,而久经沙场的好战分子可能很快会加入其中。黄永宏说道:“谈到地方性威胁,我们通常是指登革热或肺结核,尽管经过多年努力,但这些疾病依旧存在,无法根除。”他接着说道:“这个就是东盟将要面对的问题。”,他指的是东南亚国家联盟的 10 个成员国。
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上将曾表示,这一挑战急需各方关注。
据《圣地牙哥联合论坛报》消息,哈里斯在圣地亚哥军事咨询委员会会议上表示:“在我看来,很显然ISIS 试图在印太地区寻找再平衡。”这让 ISIS 的蔓延像癌症一样。哈里斯接着说道:“通过多国合作,我们可以在 ISIS 这个顽疾蔓延前将其铲除。”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