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 关系网络

建立 关系网络

马来西亚将军与伙伴开展合作追捕恐怖分子

与提高丛林生存能力

《论坛》工作人员

拿督阿奇赞·本·穆罕默德·德林中将 马来西亚陆军新闻处

拿督阿奇赞·本·穆罕默德·德林 (Datuk Azizan bin Md Delin) 中将于 2016 年 12 月担任马来西亚陆军西部战区司令。作为一位精通地区和国内防务问题的指挥官,阿奇赞在过去的一年半中还担任了马来西亚防务与安全研究所的所长。2009 年,马来西亚国防部决定创立一所专业智库来对防务和安全问题进行分析性研究,随后便成立了马来西亚防务与安全研究所。作为所长,阿奇赞充当了国防部和军队首席顾问的角色。

阿奇赞现年 57 岁,他 1979 年 1 月加入军队,1981 年 4 月被委派至马来西亚皇家军团服役。他在 1996 年获得了马来西亚马拉科技学院的法律学位,此外还获得了美国海军研究生院国际安全与军民关系研究方向的硕士学位。他还参加过美国华盛顿特区国防大学关于反恐以及哈佛大学关于国际安全的奖学金项目。

2017 年 5 月,在美国陆军地面战争研究所在夏威夷檀香山举办“太平洋地面部队研讨暨展览会”之际,《论坛》联系上阿奇赞将军进行了采访。

马来西亚正与印尼和菲律宾合作打击苏禄海域的海盗和绑架勒赎活动。您能说一说马来西亚陆军在这一过程中扮演的角色以及取得了哪些成绩吗?

我们在苏禄海域存在一些问题,我国的婆罗洲岛、东马来西亚以及[位于马来西亚北部的]沙巴州与该海域交界。这并不是说这里是荒无人烟之地,但它的确是苏禄人的传统水路。这片海域很大,有大量的非法进入点。非法进入者往往都有家人在该国(绑架者往往有亲人在马来西亚、印尼或菲律宾),因此历来我们都很难妥善阻止他们。

这里发生过很多起绑架勒赎事件。他们在这里有点儿像是军阀。这里有许多无人居住的小岛,他们不断从一个岛转移到另一个岛,反正岛上都没有人。我们与石油公司马国油合作,共同建立了一些海上基地。我们征用了一个石油钻井平台,并将它改造为一个可起降直升机的海上基地,让它成为我国海军和特种部队的前沿基地。这个基地的主要目的是在侵入者实施绑架或试图逃跑时对其进行拦截。这样可以显示我们的存在,从而起到一定的威慑作用。我们还有一个可以四处机动的移动基地。

不过,我们并不能完全阻止他们的活动。这也是我们达成三边合作协议的原因。[2017 年,印尼、马来西亚和菲律宾宣布了三国海军巡逻计划,彰显三国的合作态度,以阻止受“伊拉克和叙利亚伊斯兰国”煽动的恐怖组织的不断活动。]至于[马来西亚]陆军的作用方面,我们已占据一个小岛,同时也在岸边保持戒备,这样如果他们前来企图实施绑架,我们就能当场应对。我们划分了军队和警察各自分管的区域,尽可能地让更多领土处在守卫之中。就目前而言,看起来我们还能够对他们的活动加以遏制。虽然无法做到万无一失,但他们的活动确实大大减少了。

在应对与“伊斯兰国”有关联的归国恐怖分子方面,马来西亚军队做好了怎样的准备?

我们已做好准备。我们希望他们留在那里[叙利亚和伊拉克]或是有人在那里将其消灭。但如果他们回归,他们不会去那些秩序井然的地区,他们可能去的地方是菲律宾南部。不是说那里是法外之地,而是说当局在那里不会长驻。因此,那个地方属于他们[恐怖组织]。很可能他们还会回到那里。这就是我们的预测。

美国陆军和马来西亚陆军如何共同打击恐怖主义?

我们的双边关系很好,与美国陆军尤其如此。美国太平洋司令部总是与我们并肩行动。我们可以与美国陆军一起接受任何训练,包括个人训练。我们还会进行集体训练。我们的士兵到夏威夷这边来过很多次。同样,我们也向美国陆军提供特殊技能训练、丛林训练以及生存训练。这种情况已持续了很长时间。

在马来西亚丁加奴州甘马挽县开展的丛林生存训练中,一名美国海军陆战队下士正在饮用取自藤本植物的水。美国海军陆战队

马来西亚以拥有世界一流的丛林战训练学校而著称。你们向夏威夷派遣了流动培训小组,对美国陆军士兵进行训练。不过,在夏威夷的话,一些基本的丛林气候生存训练内容并不能像在马来西亚丛林中那样易于实施。你们在马来西亚的训练涉及哪些内容?

那个[丛林战]是我们的基本技能。训练包括如何独自生存。你要学习如何吃蛇,如何吃青蛙。

有哪些国家来马来西亚接受丛林战训练?

来训练的有英国、澳大利亚、新加坡、泰国、印尼和越南。我们还让一些非洲国家来这里训练。

马来西亚在 2016 年 9 月主办了“第 40 届太平洋军队管理研讨会”(PAMS),吸引了 30 个国家的军队领导人参加。马来西亚军队从这次活动中收获了些什么?

既然我们获得机会举办这次会议,我们当然想把它办得最好。当人们认可我们的工作,认为我们主办的“太平洋军队管理研讨会”相当成功时,我们感到非常欣慰。其次,举办“太平洋军队管理研讨会”意味着各国军队领导人有机会相互交流。他们相互交流各种想法。通过这种交流,我们改善了与相关国家的双边和多边关系。

您为什么参加诸如“太平洋地面部队研讨会”这样的会议?

它是各国陆军首长的聚会。我们的陆军司令去年参加了会议。……今年他派我来。我们可以收集到军事战略方面的最新信息。参加完“太平洋地面部队研讨会”回国后,我会撰写一份报告将这些信息传递给整个陆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