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刑警组织利用生物识别数据 搜捕极端参战分子

国际刑警组织利用生物识别数据 搜捕极端参战分子

美联社

2016 年 11 月,国际刑警组织敦促所有国家收集为“伊拉克和叙利亚伊斯兰国”及其他极端组织战斗的恐怖分子的生物识别数据,帮助执法者对其进行追踪,尤其是在其返回祖国时。

国际刑警组织秘书长于尔根·施托克 (Jurgen Stock) 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出国参战的恐怖分子大约有 9000 名,而在国际刑警组织的数据库中,只录有其中 10% 的生物识别数据(指纹、DNA、虹膜扫描数据等)。

施托克说,国际刑警组织正在帮助各国发展生物识别技术,目的不仅是为了识别恐怖组织参战者,也为了识别罪犯。

施托克提到了 2016 年的法国警察局恐袭事件。发动袭击的恐怖分子在跨越欧洲途中一共使用了 20 个不同身份,如果有生物识别数据帮助,该恐怖分子的阴谋本来是可以被挫败的。

施托克说,恐怖组织参战者来自世界各地,估计总人数在 2 万到 3 万之间,其中来自 100 多个国家的约 15000 名参战者主要集中在叙利亚和伊拉克。

一名洪都拉斯警察正在对非法入境的尼泊尔公民进行虹膜扫描。

国际刑警组织数据库中收录的极端参战者姓名有 9000 个,这意味着大约有 6000 名极端参战者没有被任何国际组织登记在册,因此无法追踪。施托克认为,这是“严重脱节”。

他表示,2013 年数据库刚刚启动时,只有 12 份文件,后来开始迅速发展,数据库中收录的姓名和生物识别数据将来也有望继续不断增加。身为国际刑警组织首脑的施托克从位于法国里昂的总部来到联合国,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表演说,促成大会通过决议扩大了联合国与国际刑警组织的合作。

施托克称互联网是“恐怖主义的一所虚拟大学”,极端组织通过互联网吸引和激进化潜在的参战人选。在网络上也很容易获取到如何制造或购买炸弹和其他爆炸物的信息。

施托克说:“国际恐怖主义给我们带来了空前的威胁。”国际恐怖分子开始借助简单工具来实施短期行动,如刀、斧头之类,在 2016 年 7 月 15 日法国尼斯的致命恐怖袭击中,恐怖分子采用的工具是一辆卡车。

他说:“我们正在借助执法网络的力量,与恐怖主义网络或者说有组织犯罪网络战斗。”

施托克说,这是一场艰难的战争,因为各国需要处理不同的法律问题,在包括信息共享以及确保警方、边防部门和相关官员获得所需相关数据方面都面临困难。

施托克认为,极端组织越来越多地使用加密网站,这也给试图对参战者和潜在恐怖分子进行监视或跟踪的执法当局带来了“巨大挑战”。

施托克说,暗网也成为恐怖分子所用武器和爆炸物的主要交易场所。

“当然,对暗网进行调查也并非不可能。”他说,“我们正在研制相关工具,但颇有挑战性。”施托克还说,国际刑警组织正在与产业界合作研发新工具“以确保恐怖分子或犯罪分子再无安全港可以藏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