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罕见友情:泰国和日本 互相喜爱

亚洲罕见友情:泰国和日本 互相喜爱

美联社

泰国吹起了日本风:购物中心里面到处是寿司店,三宅一生的奢侈品牌霹啵包风靡一时,泰国游客疯狂涌入日本这个他们视为榜样的国家,赴日观光人数屡创新高。

“我热爱日本。日本人不管做什么,都是真的用心在做。”26 岁的安雅薇·撒哈恰拉姆罕 (Aunyawee Sahachalermphat) 这样说道。安雅薇五年前曾到日本留学,后来赴日旅游超过 12 次,更拥有至少 10 件 Comme des Garcons 衬衫。这个牌子相当流行,虽然听起来像是法国货,但实际上却是日本品牌。

安雅薇和很多泰国人一样,热爱日本食物,崇尚日本产品的高品质和日本既尊重传统又井然有序的先进经济。“我们崇拜他们,”安雅薇说。

相互喜爱

日本人也喜欢泰国,虽然泰国在日本民众心中的地位没有日本在泰国民众心中那么高。在日本人眼里,泰国是一个温暖宜人、令人放松的旅游好去处,可以让他们暂时逃离日本各种拘谨繁琐的社会礼仪。泰国也是 4500 多家日本公司的重要生产和出口中心,其中包括丰田、本田、佳能等大型日本企业。

以上种种因素都是日泰两国相互喜欢的原因所在,这种友情在亚洲极为罕见。由历史、政治和领土纠纷造成的紧张局势,往往使得亚洲国家之间的关系复杂化。

安雅薇和很多同龄人一样,对日本的感情可以追溯到小时候看的日本动画片,如《多啦 A 梦》、《美少女战士》等。长大后,她本能地信任一切“日本制造”,崇尚日本人常见的彬彬有礼态度和谦恭低调。在泰国,对日本的这种仰慕情绪非常普遍。

经济和行政方面的变革进一步加强了日泰之间的友好关系。2013 年,日本豁免对泰国短期签证,泰国公民可在日本免签旅游 15 天,带动泰国赴日旅游人数暴增,2015 年达到近 80 万人,是 2011 年的 5 倍。

随着泰国民众收入增长,亚洲航空等廉价航空公司之间竞争更趋激烈,赴日旅游对泰国民众来说更容易负担。日本的情况也是如此,现在日本游客从东京飞曼谷的机票价格和飞日本南部的冲绳差不多。

两国文化有其相似之处,都很客气,不喜欢起冲突,重视礼仪,这让双方都有熟悉感和安全感。

因差异而互相吸引

日泰两国文化之间也存在很多有趣的差异,以不具威胁性的方式吸引着对方。

例如,佛教对两国都有影响,但在泰国表现得更为明显,体现在金碧辉煌的庙宇和身穿橙色僧袍的和尚身上。而在日本,佛教的表现形式则更为低调。另外,两国都有皇室,但泰王对泰国社会的影响远大于天皇在日本的影响力。

来自东京西南部茅崎市的英语老师上原真理子 (Mariko Uehara) 最近再次来到泰国,这是她 2012 年以来第二次访泰之旅。上原真理子认为,与其他亚洲国家相比,日泰两国更 “有一种骨肉般的感情”,“我们有很多共同之处,这种共同之处让我们感到安心。”

2015 年赴泰旅游的日本游客大约有 138 万人,和前一年相当。

日泰之间没有历史包袱牵绊,不像和其他邻国因为历史原因而关系紧张。

日中及日韩关系就受到领土争端和敌视情绪的影响。中韩两国民众对日本在二战前和二战期间侵略行为的愤恨一直不能消除。而在二战开始后不久,泰国在对日军进行了短暂抵抗后,就正式沦为了日本的盟国,作为日军的供应基地,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二战结束,因此泰国蒙受的损失比其他国家要小。日本在泰国西部修建的臭名昭著的“死亡铁路”也是由英军、美军和澳军的战犯以及成千上万名亚洲劳工修建的。

文化魅力

日本在泰国的美好形象部分是由日本的畅销书、电视剧和电影树立起来的。

《日落湄南河》这部曾经被多次改编成电影的小说描述了战争年代一名日本海军军官和抵抗区一名女子之间的浪漫爱情故事。在遇袭身亡前,这名军官终于赢得了姑娘的芳心。

以前在泰国被视为昂贵美味佳肴的日本食物,现在价格更为亲民,也更受民众欢迎。目前泰国各地共有 2300 多家日本餐馆,是 2008 年的三倍。

现在泰国民众前往日本旅游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去日本吃正宗日本美食。

在自家化工厂担任经理的查迪·坦罕斯库尔 (ChaiteeTandhanskul) 现年 29 岁。他说,自己总会在去日本前提前数周就订好餐厅,而自己的行程也是根据订餐情况而定。

他说:“我去过日本很多次,目的就是为了吃。”

经济联系

两国的经济联系日渐紧密。

日本驻泰大使佐渡岛志郎 (Shiro Sadoshima) 说,2011 年泰国遭遇重大洪灾,洪水淹没了很多工厂和供应商,甚至连远在芝加哥和伦敦的市场都遭受了影响,泰国对日本制造商的重要性由此可见一斑。

“我们要认识到,日本和泰国是在同一条船上。只要泰国做得好的,对日本也有好处。”佐渡岛志郎如此说道。他还很惊喜地发现,在曼谷也有一家很大的一风堂拉面店,里面专卖他家乡九州岛的特色小吃拉面。

“比日本的总店还大还气派。”佐渡岛志郎说。

2014 年,武永和惠(Kazue Takenaga) 为了逃避越来越大的教育和社会压力(尤其是她 11 岁女儿所面临的压力),带着三名子女移居曼谷。她丈夫在泰国开有汽车配件厂,所以她决定搬到这里,让孩子们上国际学校,因为与日本相比,泰国和周围环境似乎更宽容更多元化,而且对她来说还很熟悉。

“我们搬到泰国真好。”她说,“我们全家人的整体健康状况提高了很多。这里的生活也要轻松得多。我想到返回日本就觉得害怕。”

而泰国人则想去日本看看,体验一番在本国无法体验到的东西,比如雪、樱花和红叶。塔农·普兰可塔楠 (Tanong Prakuptanon) 说,这样,他们就不必千里迢迢去欧洲或者北美看这些景致了。塔农创建有一个名叫“日泰粉丝俱乐部”(Japanthaifanclub) 的脸书网页,为旅游者提供各种建议,他现在的粉丝人数已经超过了 23 万。

“日本不一样,但也不算太过陌生。”塔农说,“简直就是最理想的旅游目的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