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变化与极地 利益 角逐

气候变化与极地 利益 角逐

印亚太各国政府制定气候变化管理计划,对南北极兴趣日增

《论坛》工作人员

今天,全球约有 71 亿人口,到 2030 年,预计这个数字会增长到 83 亿,对不断减少的能源、粮食和水资源的需求会更高。这类国际性的资源紧张局面可能会让各国竞相争夺资产,最终陷入冲突僵局。

“气候变化造成海平面上升、海岸线后退、低洼岛屿被淹没,海洋边界和自然资源富集的专属经济区因此受到影响,各国之间的紧张局势也将恶化,冲突风险加剧。”澳洲气候委员会在 2015 年发布的报告《做好准备:气候变化、安全和澳大利亚国防军》中指出,“世界各主要国际组织和各国国防力量,从五角大楼到北约[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成员国,再到现在的 7 国集团,都将气候变化视为国家安全的重大威胁。”

由于预见到此类安全威胁和资源竞争,以及未来环境的不确定性,各国政府已开始进行未来规划。已经有数个国家将南北极部分区域作为未来资源矿场列入规划,尤其是在气候变化导致极地冰帽融化后更是如此。极地冰帽融化为人类打通了一条史无前例的通道,一年四季都可以通往以前无法开采的资源。

气候委员会认为:“部分资源预计会枯竭,冲突也因此更加激烈,同时,新资源的存在也可能让各国之间的对抗加剧。”

气候委员会指出,自 1980 年以来,北极一直在以正常速度的两倍变暖,导致北极冰帽加速融化。根据某些预测,预计在本世纪末之前,夏天北冰洋的冰将全部融化,北极海域更易通航,新航道被打通,通航季节加长,前往重要油气储备地也更为方便。科研人员说,北极海域至少已有 10 万年没有出现过完全无冰的情况。

“从长期来看,各国为接近并获取这些资源储备而发生潜在冲突的风险将因此加剧。”气候委员会指出,“南海和北极的例子表明,气候变化造成海平面上升、海冰消退,可能会让各国因主权问题引发的紧张局势变得更加复杂,尽管在目前,现有政治机构已成功控制住了上述紧张态势。”

中国已经声明了自己在北极的利益所在。尽管尚未发布北极战略报告,但近年来中国对北极地区的兴趣正在缓慢加强。

“尽管没有出台正式政策,但中国正以科学研究、双边经贸往来和参与地区治理这三种主要途径参与北极事务。从这三种参与途径中,我们可以洞察中国对北极地区的基本诉求。”东亚论坛在 2016 年 3 月的一份报告中指出,“中国对北极事务的参与始于科研项目,目前也还是以科研为主,目标是与众多北极国家建立伙伴关系以促进气候和环境研究。有些评论员匆忙否认了北京在北极地区的科考努力,认为这只不过是为了掩盖其他政治目的。但中国所面临的大规模环境问题和气候变化挑战却不容否认。正是这些挑战推动了该国在国际上的大部分科研和气候工作。”

为消除各方关于中国北极立场的疑虑,中方官员已经承认他们对北极地区怀有兴趣。中国也是北极理事会的常任观察员国之一。

“中国有意成为北极理事会观察员国已充分表明,中国无意挑战北冰洋周边国家主权,且依然信守承诺尊重法治,包括遵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CLOS)。”在线新闻杂志《外交学者》2015 年 12 月的一篇报道写道,“为了将来能够进入北极地区开采资源,并利用该地区的战略、经济、军事和科研机会,中国正在调整立场且一脚已经跨入了门槛。”

2016 年 2 月,芬兰的“海神”(Ahto) 号破冰船停靠在芬兰北部托尼尔奥海岸附近的冰场中央,检测泄漏石油在北极冰层下的流动情况。 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而俄罗斯则没有这么含蓄,毫不掩饰自己对北极资源的觊觎。俄罗斯在 2015 年 8 月向联合国大陆架界限委员会提交了一份新的领土要求,主张其大陆架应该超越以前的认识,进一步延伸到北冰洋深处。据《日经亚洲评论》2016 年 4 月报道,如果这一主张得到法律支持,俄罗斯将获得对大片富含渔业和油气等资源的区域的控制权。

据《日经亚洲评论》报道,俄罗斯在北极地区已经拥有 40 艘破冰船,而且从 2016 年 4 月开始还对一艘新破冰船进行了试航。此外,该国还考虑在该地区再建一个军事基地。

2015 年,同为北极理事会常任观察员国的印度与中俄两国进行了三边会谈,就石油天然气生产合作的可能性进行探讨。由于会谈没有涉及太多细节问题,所以有部分人士怀疑这种合作是否能扩大为在北极冰融时联手对该地区进行勘探的伙伴关系。

据 Politico 网站 2015 年 8 月报道:“在印度还只是声称对北极的兴趣主要集中在科研方面时,中国已采取了更为坚定的立场,自称是‘近北极国家’。”

新德里一名记者说,随着各国认识到北极冰层融化的现实,很多国家的重心开始从环境转移到经济。据印度今日集团的在线民意平台 DailyO 报道,多年来印度重点关注的一直是南极,但最近它在北极地区的科研活动也有所增长。2015 年,印度开始争取在北极扮演更重要角色,并自称为科研领域的领头羊。

印度研究人员还说,北极地区的极地大气进程与印度季风季节的强度有关。

据新德里电视台报道,印度科技部长哈西·瓦德汉 (Harsh Vardhan) 在 2015 年 5 月表示:“尽管这种‘遥相关’是学术讨论范围,但对我们这样依靠季风的农业经济来说,对北极的全面了解有着非常特别的重要意义。”

气候委员会指出,气候变化不仅导致海平面上升,还推动全球气温升高并增加了极端天气事件的频率和强度。这些影响不仅让食物和水的供给受到限制,还会损害人类健康,对基础设施和各国经济造成严重破坏。

“科研人员为我们提供的一手信息表明,如果当前的趋势继续下去,在未来 50 年里,海平面可能上升半米,在未来 100 年里,海平面可能上升 1 米。”代表新加坡列席北极理事会的陈振泉在 2016 年 6 月告诉新加坡《今日报》说,“如果这种情况真的出现,全世界包括新加坡在内的很多国家可能就会面临部分国土被淹的风险。”

在一次搜索行动中,美国海岸警卫队“希利”号破冰舰的一名船员正在北冰洋浮冰区获取补给。 路透社

这些事件将令现有紧张局势进一步恶化,加剧社会不稳定,推动大规模移民,并引发暴力冲突。气候委员会认为,这就是军方和范围更广的安全部门将气候变化称为“威胁放大器”的原因。

“极端天气事件对军事准备和部队维持军力的能力有直接影响。”气候委员会声明,“同时,不稳定和冲突加剧,加上由气候引起的移民增多,都将影响到各国军队未来将履行的职责和任务种类。”

管理南极

过去 100 年间,澳大利亚一直宣称自己是南极领导国,坚称对南极洲 42% 以上的土地拥有主权。但随着新的国家进入这片大陆,参与该地区未开发资源的角逐,澳大利亚长期以来作为南极强国的统治地位开始变得岌岌可危。

澳大利亚政府在 2014 年发布的《澳大利亚南极战略 20 年计划》中指出;“现在,澳大利亚面临着稍纵即逝的机会,必须抓紧凸显我们的南极战略利益、展示我们在南极事务中的领导地位。”该报告还指出:“澳大利亚必须明确展示其在南极的存在和对澳大利亚南极领地的领导地位,以此配合我国对南极的雄心壮志”,同时呼吁澳大利亚要设法成为南极东部地区物流与科考的“首选伙伴”。

澳大利亚坦承,中国、印度和韩国近来也加大了对南极事务的参与。(此外,日本和美国也都在南极设立了科考站。)中国甚至更进一步,不仅在该地区新设了几个科考站,还新增了一艘破冰船帮助进行海洋研究。

据澳大利亚政府环境部南极司称,国际社会通过《南极条约》对南极进行共同管辖。《南极条约》是在 1959 年由 12 个当时有科考队活跃在南极及周边地区的国家共同签署的。

在北极圈以北的格陵兰岛,一位渔民正驾驶渔船行驶在雅各布港冰川 (Jakobshavn Glacier) 和伊卢利萨特冰峡湾 (Ilulissat Icefjord) 附近。美联社

现在,《南极条约》的签署国总数已达 53 个,其中有七个国家(阿根廷、澳大利亚、智利、法国、新西兰、挪威和英国)对南极提出了主权声索,部分声索还互相重叠。其余国家则对一切主权声索都不予承认。

澳大利亚依旧热衷于保护南极地区,并尽力居中协调,促进各国在该地区的合作,防止出现不必要的竞争。2016 年 2 月,澳大利亚邀请中国就南极和南大洋事务进行了首次对话。

“此次会谈表明了双方在南极科学、科研作业和改进环境保护方面加强合作的愿望。”中澳两国在会后发表的联合声明中说,“双方就合作的优先领域达成共识,以指导未来在南极和《南极条约》体系下的有关合作。”

双方同意每两年召集一次联合委员会会议。双方在首次会谈中达成共识的首批优先合作领域包括:

• 确保联合委员会为中澳南极合作发挥有效的总体框架作用,为加强可靠作业和科学合作发挥补充平台的作用。

• 同意将重点放在未来科学合作上。

• 在 2017 年举办东南极科学合作联合研讨会。

• 推动关于加强环保等重点领域的政策讨论。

• 致力于相互支持对方的南极计划。

• 制定专业人才交流计划,促进两国政策、科学、科研作业方面的科研人员、官员和学者之间的交流活动。

“中澳之间在南极地区展开合作的深厚传统可以追溯到过去数十年。30 年前,澳大利亚帮助中国科学家首次到访东南极。随后,双方继续紧密合作,为对方的南极计划提供支持。”中澳联合声明补充说,“澳大利亚将继续与中国以及其他国家紧密合作,在南极地区开展世界一流的科研工作,并保护南极独特的地理环境。”


气候变化 对 엊뚠돨緞捲

已有数个国家将气候变化视为国家安全的威胁,并开始制定计划应对这一不可避免的风险。澳大利亚气候委员会制定了各国军队在对抗气候变化潜在影响时应考虑的行动清单,具体如下:

部队规划和行动

• 在制定国家军事战略计划时将气候变化作为主要考虑因素之一。

• 指定一位高级军官担任气候变化规划官。

• 发布气候变化适应战略。

• 加入机构间气候变化工作组。

• 分析气候变化对军事基地所在地和能力的影响。

部队训练和测试

• 分析气候变化给军事训练带来的风险。

• 分析气候变化给陆军、海军、空军和陆战队单兵战备水平带来的影响。

• 对军事学说中的气候变化进行分析,具体分析军队如何进行救灾响应。

• 分析气候变化给军事力量和行动区域带来的健康方面的影响。

部队基础设施

• 颁布军事基地的可再生能源目标。

• 对海平面上升淹没军事基地的风险进行评估。

• 对气候影响造成的极端天气事件给军事基地带来的风险进行评估。

军事采购和供应链

• 颁布购买主要军队硬件和平台时的燃料和能源效率目标,包括使用生物燃料和混合燃料。

• 分析气候变化给关键民用基础设施和平民劳动力带来的风险,以及由此而给军事基础设施、军事行动和训练造成的影响。

• 实施可持续采购,将节能型民用车队、节能灯、节能型取暖和减少浪费策略纳入其中。


櫓벌句寡눋怜꽃痰뫘우쌥돨 굇섐봄돛

路透社

2016 年 4 月,中国一家官方报纸宣布,中国希望挂本国国旗的船只穿过北冰洋走因为全球变暖而打通的西北航道,从而缩短大西洋和太平洋之间的航行时间。

中国在北极地区日趋活跃,现已成为格陵兰岛最大的矿业投资国之一,并与冰岛达成了自由贸易协定。穿越北冰洋的航道航程更短,可为中国公司节省时间和金钱,以上海到汉堡为例,走北极航道的航程比穿越苏伊士运河要短 2800 海里。

据《中国日报》报道,同样是在 2016 年 4 月,中国海事局发布了一份航行指南,为从北美洲北岸到北太平洋的航路提供详细指引。

中国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刘鹏飞告诉《中国日报》说:“北极航道一旦完全开通,将直接改变世界海运格局,同时还将对国际贸易、世界经济、资本流动以及能源开发产生深远影响。”

刘鹏飞还补充说,中国船只“未来”可穿行北极西北航道,但并没有给出具体的时间范围。西北航道大部分位于加拿大声称拥有主权的海域。在被问及中国认为西北航道属于国际航道还是加拿大内水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说,中方注意到,加方认为该航道穿越加拿大的内水,但也有一些国家认为有关水域为用于国际航行的海峡。

加拿大外交部长斯特凡·迪翁 (Stephane Dion) 的新闻发言人在渥太华表示,西北航道水路不存在自动过境通行权。

约瑟夫·皮克雷尔 (Joseph Pickerill) 说:“我们欢迎遵守我国规章制度的船只通航。加拿大有绝对的权利对本国内水进行规范管理。”

海洋专家表示,北极冰情难以准确预测,北极地区整体基础设施缺乏、水深相对较浅、缺乏现代测绘、保险费用上涨等因素很可能会让船运公司对这条航道望而却步。另一名中国海事官员吴雨潇(音译)告诉《中国日报》说,西北航道对中国也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海冰融化使得过往商船增多。同时,中国也希望更为积极地参与北极事务,并称自己在该地区拥有重大利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