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努力让激进分子 重获新生

印尼努力让激进分子 重获新生

美联社供文供图

在印尼梭罗市中心,距离一所伊斯兰寄宿学校(这所学校的创建人是曾煽动 2002 年巴厘岛爆炸案的激进教士)不远处,坐落着一家小小餐馆。在这个不起眼的餐馆里,员工们正在忙碌准备着简单的印尼主食,准备迎接新的一天。

餐馆经理是一名身材单薄的男子,他快速地打着各种手势,敏捷地穿梭在狭小的厨房,将食材放入嘶嘶作响的滚烫煎锅里,为包括当地警察在内的食客烹制他们喜欢的牛排等食物。在妻子和两个孩子的支持下,他还经营着一家汽车租赁店和洗衣店。

这位 40 岁的餐馆经理名叫马赫穆迪·哈尤诺 (Mahmudi Haryono),正是因为全国各地有无数个他这样的小店老板,印尼这个全球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国家才能得以正常运行。哈尤诺是成功改造的典型代表,他以前曾是炸弹制造专家、狂热的圣战分子,现在则是社会的一名有用成员。

哈尤诺作为圣战分子的经历非常丰富,很难让人轻易相信他会转变。他曾经在菲律宾莫洛伊斯兰解放阵线参战三年并在那里学到了炸弹制造技巧,他还曾卷入印尼穆斯林和基督教徒的教派冲突。哈尤诺是在那场导致 202 人死亡的巴厘岛爆炸事件发生后一年内被逮捕的,罪名是私藏制作炸弹的材料。

2009 年哈尤诺从监狱释放后,一个私人基金会就一直和他密切合作,并将他树立为如何改造死硬激进分子的典范。印尼非常需要这样的成功改造范例,该国过去几年间已有数百名涉恐入狱的囚犯被假释,其中 2015 年假释的有 97 人。

自 2002 年起,印尼当局在美国和澳大利亚的帮助下,大大提高了本国的情报收集和反恐行动,在突袭行动中逮捕了近 800 名激进分子,击毙了 100 多名激进分子,大大削弱了与基地组织有勾结的伊斯兰祈祷团恐怖组织势力——该恐怖组织还是巴厘岛惨案和其他几十起策划和袭击案的罪魁祸首。

不过,印尼当局对激进分子囚犯进行的去激进化改造工作收效甚微,部分原因是这些人受“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简称“伊斯兰国”)煽动,始终坚持恐怖主义。2016 年 1 月 14 日,受“伊斯兰国”煽动在印尼首都发起自杀式炸弹袭击的两名罪犯就是刚获释不久。

“我们不得不承认,政府和非政府组织发起的去激进化行动还不够。”“建立国际和平研究所”执行主任陶菲克·安德里 (Taufik Andrie) 说。该研究所是一家为假释激进分子提供帮助的机构,哈尤诺现在工作且占股的那家餐馆就是该机构所办。

据安德里估计,2015 年 12 月之前释放的 400 多名激进分子中,大约有 40% 再次回到恐怖组织。

他说,有的激进分子可能希望重返正常生活,但是几乎没有任何印尼人愿意雇佣他们或者让他们居住在自己的小区。“他们被释放后孤立无援。因为以前的污点,社会对他们来说就是第二个监狱。”

在梭罗市的恩鲁克 (Ngruki) 小区,化名为翰佐拉 (Handzollah) 的前激进分子佐科·普尔瓦托 (Joko Purwanto)说,两年前他刚出狱时,他所居住的这个虔诚的穆斯林社区的居民们都有意回避他,不过现在人们已经开始慢慢接受他。

这座小村子巷道狭窄,房子都重重叠叠挤在一起,稀稀落落地散布着几家售卖穆斯林盖头的小店。奉行原教旨主义的伊斯兰寄宿学校慕敏经学院 (Al Mukmin) 就坐落于此。该校创始人就是巴厘岛爆炸者的精神领袖阿布·巴卡·巴希尔 (Abu Bakar Bashir)。年迈的巴希尔因资助亚齐省一个圣战分子训练营而被捕,在监狱里苟延残喘至今。

翰佐拉以前曾就读于这所学校,并曾与哈尤诺并肩作战,2010 年在政府军突袭巴希尔训练营时被捕。他说,出狱后,他和邻居打招呼邻居假装没看见,去清真寺一名拜祭者叫他恐怖分子,说应该把他赶出去。

“我的应对是坚持善行。”41 岁的翰佐拉说,“我没有回避他们,而是尽力接近主流社会。慢慢地,他们也意识到我已经变了。”

现在,翰佐拉是一名很受欢迎的传教士,经常四处传道。他的两位妻子生了一大堆孩子,经济来源主要靠其中一位妻子为餐馆和商店供应各种自制点心。

现在他认为在印尼进行暴力圣战是站不住脚的,因为这里的穆斯林并没有受到攻击。与其他假释者一样,他也谴责“伊斯兰国”屠杀反对其对伊斯兰教进行极端阐释的穆斯林的暴行。

他说:“我过去的所作所为是错的,违背了伊斯兰教的很多信条去进行圣战,在旅馆、市场和其他公共场所这样的和平地区实施炸弹袭击,很多无辜者因此丧命。”

翰佐拉说,他因为修理武器的手艺而受到重视,在他出狱后,“伊斯兰国”的支持者曾试图招募他。他还说,他至少说服了 10 名年轻人不要去叙利亚加入“伊斯兰国”。

和哈尤诺以及接受采访的其他前伊斯兰祈祷团激进分子一样,翰佐拉仍然认为印尼应该受伊斯兰教教法而非世俗政府治理,但他也说应该通过和平途径达成这一目标。

对支持去激进化改造行动的人来说,翰佐拉既代表了某种形式的成功,也凸显了政府面对的两难困境:加大力度支持获释激进分子融入主流社会是有助于预防暴力袭击,还是为激进分子重起山头、策划恐袭提供了一把掩护伞?

印尼反恐局预防主任汉密丁 (Hamidin) 准将认为,政府能做的事情有限。例如,政府不能给前极端分子提供小企业贷款,否则会让人认为政府还对恐怖主义进行财务激励。政府计划给获释的激进分子提供指导,帮助他们获得身份证,无论是求职、开立银行账户或是从事其他基本活动,身份证都必不可少。

汉密丁(此人只有单名)说,政府已经取得了一定成功。政府数据显示,这些激进分子获释后,再次被捕或在反恐行动中被击毙的只占总获释人数的 10% 不到。不过,他也承认,重操旧业者的比例要比这个数据高得多。
例如,累犯数据没有包括前往叙利亚加入“伊斯兰国”者。印尼人出国参战并不违法,不过印尼议会正在考虑修改相关法律。

安德里说,过去五年里,“建立国际和平研究所”曾参与过对 30 名男子的去激进化改造工作,多数取得了成功。该研究所设法吸引这些人参与社区活动,并将重点放在说服他们拒绝暴力上,而非试图改变他们的核心信仰,如对建立哈里发国家的支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