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印度合力打造再平衡战略

与印度合力打造再平衡战略

印美强化关系应对中国扩张

萨罗什巴纳 (Sarosh Bana) 供稿  |  美联社供图

在美国于西太平洋与印日战舰举行“马拉巴尔”联合军演期间,一艘中国军舰对美国 10 万吨级“斯坦尼斯”号航母实施了跟踪监视。这一举动也让当前印亚太地区的深刻对立暴露在世人面前。

随着中国进军印度洋并对几乎整个南海和东海主张主权,印亚太沿岸地区已开始成为新的爆发点。中国侵犯性举动已激起其与包括日本、菲律宾、越南、台湾、马来西亚和文莱等近邻的争端。美国国防部长阿什顿卡特在美国众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一场关于 2017 年国防预算的听证会上发表证词说:“我们始终不断地对美中关系以及中国的行为进行评估,其中包括南海,我要强调的是,我们严重关切他们在那里的挑衅行为。”

自 1992 年以来,印度海军和美国海军几乎每年开展“马拉巴尔”联合军演,演习地则是在印度近海与西太平洋间轮换。日本海上自卫队近年来也加入这一联合演习。中国对日本的参与表示反对,尤其反对日本参与“马拉巴尔-2016”军演的海上演习阶段。在 6 月 14 日至 17 日的海上阶段演习中,印度海军、日本海上自卫队以及美国海军“斯坦尼斯”号航母打击群的演习地正好位于北京主张主权的太平洋海域。在 6 月 10 日至 13 日,三国军队还在日本南部的佐世保海军基地举行了旨在提高参演海军合作水平的港口阶段演习。

2016 年 6 月,华盛顿特区美国国会,美国副总统乔·拜登(左)与美国众议院议长保罗·莱恩对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的演讲报以热烈掌声。

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在“马拉巴尔”军演期间派遣的“东调”级 815 型电子侦察船同样也曾对 2014 年“环太平洋”(RIMPAC) 军演进行过跟踪监视,该船被认为装备了高技术的无线电信号收集与处理设备。“环太平洋”军演是美国太平洋舰队主办的世界最大双年国际海战演习,演习地点在夏威夷和南加州附近海域。

应美国之邀,中国 2014 年首度参加了这一始于 1971 年的多国演习。中国派遣了包括导弹驱逐舰、导弹护卫舰、补给舰和医院船各一艘的阵容参加此次演习。中国官员坚持称其侦察船有权在该区域活动。

美国勉强承认北京有权在夏威夷专属经济区实施电子监视,且不对其加以阻碍,美国这么做是为了寻求在中国获得对应的权利,劝说中国不要阻碍美国舰船在中国海岸附近的类似活动。

中国同样也参加了 2016 年 6 月 30 日至 8 月 4 日的第 25 届“环太平洋”联合军演金共有来自 25 个国家的 45 艘舰船、5 艘潜艇、200 余架飞机和超过 2.5 万人参加了演习。“环太平洋”军演通过提供训练机会来促进旨在确保海洋公域安全方面的协作。

中国的军事态势对美国构成挑战,后者在两个多世纪以来一直是太平洋大国。北京认为华盛顿奉行“重返”亚洲政策是美国企图遏制中国在该地区影响力的表现,而且美国还怂恿其他国家坚持立场,在海洋争端上反对中国。虽然将其重返亚洲战略称作“再平衡”,但该战略早已阐明,要在 2020 年前将美国海军在印亚太地区的资产从当前的 50% 提高到 60%。

作为一个严重依赖原料与燃料进口且亟需能源的出口驱动型经济体,中国当前正谋求在攸关整个印亚太共同体生存的重要海上交通线上取得宗主地位,并且同样有意提升自己在本地区的影响力。中国正通过吹填工程造岛并对这些岛屿进行军事化,以进一步获取本地区海上资源。中国还通过在南海地区的海南省设立大型水面舰艇与核潜艇基地,部署可对本地区所有美国基地和海军力量进行打击的精确巡航导弹和先进弹道导弹,不断扩展其在远海的存在。

美国寻求印度的外交与军事支持,不过是其 “再平衡”战略计划的题中应有之义。美印两国都强调双方防务关系的战略意义,强调美国“再平衡”战略与印度“东进”政策不断增大的战略性交集金其中,印度的“东进”政策旨在增强新德里在正处于历史转折中心位置的亚洲的作用。

作为一个不断成长壮大的亚洲经济、军事和地缘政治大国,为展示其活动范围并实践其
“东进”政策,印度从海军东部舰队维萨卡帕特南基地派遣了一支强大的舰艇编队,从 2016 年 5 月 18 日开始进行为期两个半月的南海及沿岸国家的出访之旅。印度此次部署编队由两艘国产导弹隐形护卫舰、一艘舰队支援舰和一艘国产轻型导弹护卫舰构成,该舰队还在出巡期间参加了“马拉巴尔-2016”演习。

印度与美国展开的联合演习要比同其他任何国家的都多,它在 2016 年期间还在太平洋地区参加了包括“环太平洋”军演在内的两场演习。2016 年 4 月到 5 月,印度空军还派出包括 2 架美制 C-17“环球霸王”III 型运输机在内的 12 架飞机赴美参加“红旗”军演。该军演是美国空军最著名的盟友间空战训练演习,演习地点为美国阿拉斯加州的埃尔森空军基地。印度是在时隔八年后重返这一演习的。

反过来,美国也参加了印度海军 2015年 2 月举行的国际舰队检阅活动 (IFR),地点为印度东海岸,有 50 个国家的代表出席了这一盛会。参加检阅的装备包括 24 艘外国战舰、75 艘印度战舰以及 45 架印度海上飞机(包括波音 P-8I 反潜巡逻机),除来自各国的 4000 多名海军官兵外,还有 22 位海军司令出席了仪式。此次国际舰队检阅活动的口号是“通过大洋联合”,意在表明世界各国虽山水相隔,却可通过海洋联合在一起。活动中反复强调的是,大洋这一巨大的蓝色公域不但让全球社会相互连接,还让各国能够自由地出入其中。到访的美国海军作战部长约翰理查德森 (John Richardson) 海军上将对美印就联合开发印度下一代航母进行磋商的进展进行了通报。双方的合作(可能也是美印两国最大的军事合作)将包括设计建造一艘作战性能超越中国对手的航母。

2016 年 2 月,在印度维萨卡帕特南港附近举行的国际舰队检阅活动期间,印度海军突击队员正在进行能力展示。

在同期举行的以“携手创造更安全海事未来”为主题的国际海事会议上,发言者们纷纷表达了对东海和南海所面临安全挑战的关切。

中国社会科学院叶海林教授预测,如果竞争性问题压过了合作性解决方案,相关争端将会升级。他认为,鉴于各方在行动和政策上的相互叠加,南海局势可能出现恶化,存在因各方利益分歧爆发严重冲突的风险。

据在线新闻杂志《外交学者》报道,印度邀请中国参加了 2016 年度国际舰队检阅活动,印度总理莫迪在活动期间再次强调了“自由航行以及在利用国际水域上采取合作而非竞争方式的重要性”。

2016 年 6 月 8 日在美国国会众参两院联席会议的演讲中,莫迪对美国总统奥巴马热切希望在印亚太地区与印度结成战略伙伴制衡中国崛起的呼吁进行了回应。莫迪称这预示着印美关系进入新阶段,并断言两大民主国家的牢固关系将成为“从亚洲到非洲、从印度洋到太平洋”和平、繁荣与稳定的定海神针。他还补充称“这还有助于确保商业海路的安全以及海上的航行自由”,并对两国的伙伴关系表示欢迎,称这是一段非凡的关系,而美国则是一个不可或缺的伙伴。

莫迪的暗示明显针对中国。中国也正打算通过“海上丝绸之路”框架来扩展在印度洋地区的利益,其中包括发展一连串的港口(主要是环绕印度的港口),比如缅甸的皎漂港、斯里兰卡汉班托塔和科伦坡港口城项目以及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中国还在非洲的吉布提拥有一个军事后勤基地,该基地的目的显然是为中国在亚丁湾附近开展反海盗行动的战舰提供服务。

保护海岸与吓阻入侵

印度在阿拉伯海、孟加拉湾和印度洋沿岸有着 7615 公里的漫长海岸线。在印度的海外岛屿中,安达曼和尼科巴群岛与其说挨着印度本土毋宁说更靠近缅甸与泰国。印度海军肩负着保护西起波斯湾、东到马六甲海峡的印度洋航路的职责。该地区的海上活动涵盖了全球 66% 的石油、50% 的集装箱运输以及全球 33% 的货物贸易。

印度亟需跟上周边沿岸国家的军力建设步伐,比如西边正稳步推进水下作战能力建设的巴基斯坦和东边与南边的中国金印度与这两个邻居都曾发生过战争。中国拥有包括 4 艘弹道导弹潜艇 (SSBN)、6 艘核动力攻击潜艇以及 53 艘柴电潜艇的世界最大潜艇力量;同时,北京还即将部署以远程核潜艇为基础的海基核威慑力量。中国最终将建造 5 艘 094 型“晋”级弹道导弹潜艇,每艘潜艇都将搭载 12 枚“巨浪”-2 导弹,这种导弹可将 1 吨重的核弹头投送 4320 海里(8000 公里)。

莫迪在美国国会演讲中反复谈到印度对自由与民主的承诺,意在提醒华盛顿,在一个日益动荡的地区,印度将是一个志趣相投的伙伴,且印度也为亚洲提供了一个更符合美国价值观的发展进步榜样。这是莫迪执政两年以来第四次访问美国。在任期间,他访问美国的次数比其他任何一个国家都要多。他在白宫与奥巴马的会面是两位领导人间的第七次会晤,奥巴马也是首位在职期间两次出访印度的美国总统。

奥巴马将印度称作 21 世纪的影响力中心,并致力于同印度建立更深层次的合作关系。他相信只要印度在世界上谋得相称地位,美印两国就拥有历史性的机遇将双边关系打造为“未来世纪决定性的伙伴关系”。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也一直表示,美国现在应以政府交往为基础与印度而非其他国家开展更多接触。实际上,莫迪在美国国会的演讲多次被议员的掌声打断,因为后者正日益将民主印度视为在印亚太地区制衡中国的砝码。

到 2015 年,中国的极度贫困人口已从 1990 年占总人口 61% 减少到仅占 4%;这一惊人经济转型成就大多要归功于海上贸易。一项研究指出,2002 年至 2014 年增长的 40 亿吨全球海上货物贸易中,中国的铁矿石进口就占了全部铁矿石增量的 94%,煤炭进口也占了煤炭增量的 35%,而中国出口则占了集装箱贸易总增量的 60%。

2016 年 4 月,新德里,美国国防部长阿什顿·卡特(左)与印度国防部长马诺哈尔·帕里卡尔在关于灾难救援等紧急事态军事合作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相互致意。

美国曾试图保持中立,不过它也意识到了所有国家对航行自由的需求。因此美国认为提升其在印亚太地区已经强大的实力已成当务之急。美国在本地区拥有包括 17 个驻日基地和 12 个驻韩基地在内的众多军事基地。

为推进双方的“亚太与印度洋地区联合战略构想”,美印最近签署了《后勤交流备忘录协定》。根据该协定,两国军队今后将可在授权港口到访、联合训练、联合演习以及人道主义援助和救灾活动中相互提供后勤支援。双方还同意签署一项商业航运信息协定,该协定将帮助两国海军共同防御领土并促进和保护全球商贸活动。先前,印度虽并未参与 1990-1991 年的海湾战争,却依然不顾伊拉克的强烈反对允许美国使用印度加油设施,伊拉克当时认为此举“出自印度这样的友好国家完全无法接受”。

不过,随着联合国要求伊拉克从科威特撤军截止日期的临近,美军从菲律宾起飞奔向海湾的战机也开始在孟买、阿格拉、钦奈降落。不过没过多久,当时印度的少数派政府就在国内尖锐的政治反对声浪中撤销了先前的决定。作为不结盟运动的共同发起国,印度一直反对华盛顿插手地区争端,并一直与巴格达保持密切关系,前面允许美国飞机落地加油只是出于“人道主义考虑”。

今天,新德里依然不希望被看作与美国走得太近,并且显然也不希望被拖入战争的泥潭。它的立场很可能会是迫于现实主义考虑,因为它一方面要谨慎应对中国的蓬勃雄心,一方面还要缜密考虑本地区这一战略要地的利益冲突焦点。

而且,印度还面临另一方面的威胁,即中国最近与巴基斯坦达成协议,要帮助伊斯兰堡开发预计于 2018 年 6 月前升空的一颗遥感卫星。这颗卫星将对北京斥资 460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3082 亿元)打造的中巴经济走廊的进展进行监控。该走廊建成后,巴基斯坦港口城市瓜达尔将与中国西部连成一线,为中国提供直入阿拉伯海的通道。

奥巴马坚信巴基斯坦早就该采取更果断行动打击在其领土活动的恐怖组织(基地组织领袖本拉登就在该国领土上神秘居住了 5 年之久),同时帮助印度消除其忍耐已久的“不可宽恕的恐怖主义”威胁。

不过,虽然美国一些国会议员和印度表示反对,美国国务院还是在 2016 年 2 月批准向巴基斯坦出售 8 架多用途 F-16 战斗机,这些战斗机由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制造,总价 7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46.9 亿元),可遂行常核双重任务。这次交易最终落空,因为美国不愿对销售进行补贴,而伊斯兰堡则威胁称要采购中国或俄罗斯的战斗机取而代之。

不过,2016 年 4 月,美国国防部通过对外军售资金,将价值 1.7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1.39 亿元)的合同授予贝尔直升机公司,后者将据此为巴基斯坦制造并提供 9 架 AH-1Z “蝰蛇”攻击直升机。伊斯兰堡已经请求美国提供 15 架 AH-1Z 直升机、32 台 T-700 GE 410C 发动机和 1000 枚 AGM-114R“地狱火”-II 导弹。

华盛顿宣称这些装备将帮助巴基斯坦在南亚开展反恐和平叛行动,不会打破其与印度之间的军力平衡。不过,莫迪访美之后,美国国会有越来越多的议员认为巴基斯坦并未致力于反恐战争。

虽然印度近来成为美国武器的最大买家,华盛顿在过去十年间却表明它能够封锁关键备件的对印供应,哪怕这些备件所属的武器系统并非直接由其出售给印度,只是有某些关联也不行。印度海军从英国宇航公司购买的“海鹞”攻击机是其唯一的空中打击力量,但近乎一半都无法升空,原因就是美国在印度 1998 年核试验之后对其实施了制裁,并禁止英国向其提供任何备件。该型攻击机设计于 1970 年代末,是英美共同在英国霍克西德利公司(译注:1978 年 1 月 1 日改名为英国宇航公司)“鹞”式攻击机的基础上发展而来,印度购买的实际上是英国自研自产“鹞”式攻击机的衍生机型,不过英国最终还是屈服于美国的指令。

在英国向印度海军出售韦斯特兰 WS-61“海王”直升机时,华盛顿也采取了类似的干预手段。该型直升机是美国西科斯基公司 S-61“海王”直升机在英国的许可生产型号,制造商是英国的韦斯特兰直升机公司。2003 年,美国承诺向印度直接出售“海鹞”和“海王”的重要备件。随后美国派出了一个由高级官员和武器制造商组成的团队进行推销,但印度海军高级官员因担心新一轮制裁而持谨慎态度。

大概在同一时期,美国因为印巴关系紧张,阻止了印度从以色列购入三套“费尔康”空中预警与控制雷达系统,而此前美国已经同意了这一总价 11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73.7 亿元)的交易。美国认为,鉴于印巴边境的紧张态势,向印度出售这类情报装备会是一个错误。美国稍后取消了制裁,称紧张局势已经缓解。还有观点认为,在印度 2011 年总价 120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804 亿元)的 126 架中型多用途作战飞机采购竞标中,波音的 F/A-18E/F“超级大黄蜂”攻击战斗机与洛克希德马丁的 F-16IN“超级蝰蛇”战斗机未能获得订单,原因就是印度担心美国过于严格的出口政策,并担心美国国会也会坚决反对印度在战场中部署美国的前线战斗机。丢掉这一利润丰厚的合同还让美国时任驻印大使蒂莫西罗默 (Timothy Roemer) 黯然辞职。

中国的姿态

尽管动作频频,中国对印度还是时常摆出一副更包容的姿态。2015 年 7 月,为了缓解印度与南亚其他国家对中国海军在印度洋活动增多(包括在地区不同港口停靠潜艇等)的担忧,中国外交部宣布,北京希望与印度等南亚国家开展海上合作与对话。中国外交部表达了中国为印度洋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作出建设性贡献的意愿。

虽然印亚太地区历史上一直深受商业利益的驱动,但随着堪称本地区生命线的海上航路日益动荡,可能最终会导致诸如北太平洋公约组织(简称“北约”)
这样的军事阵线成立。当年苏联不断扩展,结果导致 28 个国家在 1949 年结盟共同对抗其扩张带来的威胁,而当前国际社会也正以类似的目光看待中国的实力增长。北约将各盟国的军备合作以立法的形式确定下来,规定“对一个或数个缔约国的武装进攻,应视为对缔约国全体之攻击。”

印亚太地区国家对于保卫领土权益十分热衷,不过他们同样迫切希望地区冲突不会最终演变成亚洲的下一场战争。“该地区不存在类似北约的多边组织。”当时还在担任美国副国防部长的卡特指出,“在缺乏总体安全架构的情况下,美国在过去六十年的军事存在扮演了一个枢轴性角色,为地区各国提供了作出自己原则性选择所必要的空间和安全保障。”

类似北约的平台可能不会很快出现,但从日益动荡的地区局势来看,它的出现似乎不可避免。此时的现状与北约创立时的时局具有很大的相似性,这点显而易见。不过,美国与中国有着高度利害相关的关系;单单两国的双边贸易,在 2015 年就达到 5980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40066 亿元),与从二战后至苏联解体的 1991 年间撕裂华盛顿与莫斯科的冷战状态并不一样。

印亚太地区足够大,容得下我们所有国家,但是有时候,各国会忘记考虑到这一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