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 难民重返家园

巴基斯坦 难民重返家园

军民合作帮助巴基斯坦各地区扫清恐怖分子

沙希德·萨迪克 (Shahid Sadiq) 和雅各·道尔 (Jacob Doyle)

2015 年 3 月暖春时节,在巴基斯坦北瓦济里斯坦米尔阿利区的卡济胡里检查站,一行 26 辆车组成的车队中走下来 62 个家庭的男男女女。巴基斯坦陆军的哈米尔·阿赫塔尔·拉奥(Jamil Akhtar Rao) 少将和其他军官一起迎接他们的到来。四周的棕榈树枝随着微风轻摇,这群旅行者聚集在一片空地上,等待进一步的安排。一名男子开始敲起传统的达夫鼓,其他几个人伴着鼓声,突然开始跳起舞来,那似乎是某种形式的彭戈拉民间舞蹈。经过一年或更长时间的流离失所,这群男女老少终于回到故土,他们正在为此庆祝。

他们回到的是饱受战火蹂躏的巴基斯坦联邦直辖部落区。此次返乡之旅之所以能够成行,离不开巴基斯坦陆军、灾害管理部门、联合国的各个机构(如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联合国难民署”))以及大量非政府组织的共同努力。它也标志着那些国内流离失所者开始逐步大量返回家园,根据最近估计,返乡者已经占到最初流离失所人数的 38%。

“凭借毫不退缩的决心和勇气,我们光荣的联邦直辖部落区及开柏普赫图赫瓦省人民挺身而出反对恐怖分子的暴行,打击了他们的嚣张气焰,让他们在社会中日益边缘化。”2016 年 2 月在白沙瓦的一次集会上,巴基斯坦陆军参谋长拉赫利·谢里夫 (Raheel Sharif) 在谈到流离失所者返乡话题时这样说道,“我们正处在行动的最艰难阶段,要重建战火摧毁地区,要重新安置国内流离失所者,最终还要建立一套行政体系来解决人民的需求和愿望。”

2014 年 12 月,在巴基斯坦白沙瓦的一个物资分配中心,巴基斯坦的国内流离失所者正等待来自联合国的救援物资。

2014 年 12 月,在巴基斯坦白沙瓦的一个物资分配中心,巴基斯坦的国内流离失所者正等待来自联合国的救援物资。

巴基斯坦先后于 2009 年和 2014 年在该国南北瓦济里斯坦的联邦直辖部落区,以及更早些时候在俾路支省,发动了针对恐怖分子的军事行动,战争导致约 30 万个家庭多达 200 万民众流离失所。他们中有许多人被安置在营地,更多的人则通常是投奔城市中的亲朋好友。

据联邦直辖部落区灾害管理局估计,流离失所者中约有 75% 是妇女和儿童,目前返乡家庭中,21% 的家庭一家之主是女性。

救援协调

流离失所者营地大多由巴基斯坦民事机构运营,设在联邦直辖部落区以及附近的开柏普赫图赫瓦省——在那里,它们由当地的省级灾害管理局管理。救援物资和资金来自多个渠道,包括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巴基斯坦陆军、民间捐献以及国际捐赠,捐赠国包括加拿大、丹麦、德国、日本、卢森堡、挪威、瑞典、瑞士、阿联酋、美国等。

不过,大多数流离失所者选择在接纳他们的社区中生活而非安置营地,这影响了政府对他们流离失所状况的响应。流离失所的时间延长同样也带来不良影响。因 2014 年军事行动而流离失所的家庭原计划在三四个月内返回家园,但最后却延长到近两年时间。

巴基斯坦陆军在帮助流离失所者方面发挥了核心作用,包括在他们流离失所期间向其分发救援物资,为非政府组织救援机构提供安全审查,帮助人们返回故乡等等。据巴基斯坦军队三军公共关系办公室报道,2014 年 6 月,由于政府在北瓦济里斯坦发动代号“利剑行动”的反恐军事行动,那些流离失所的家庭被迫转移,巴基斯坦陆军在班努、德拉伊斯梅尔汗与坦科的安置点迎接他们,并向他们分发救灾物资。

此外,陆军还在全国的捐赠点募集救灾物资,陆军位于班努的卡里法古纳瓦兹 (Khalifa Gul Nawaz) 医院还为成千上万的流离失所者提供了治疗,并安排兽医为流离失所者家庭的牲畜进行诊治。最近,陆军一直与地区灾害管理机构合作,为一批批返乡的流离失所者提供帮助,引导返乡车队通过检查站回到故乡。

联合国的作用

为满足巴基斯坦流离失所者的需求,联合国难民署采取了在巴基斯坦 2005 年地震后首次采用过的集群方法 (cluster approach)。该方法将联合国与非联合国组织的资源加以集中,以便在灾害发生时满足人们的需求。
在诸如南瓦济里斯坦、联邦直辖部落区开柏特区巴拉镇以及北瓦济里斯坦等地区,联合国难民署在 2015 年和  2016 年初期帮助 75 万流离失所者返回家园。联合国难民署牵头对安置营地和避难所进行管理,并向数以十万计的人们发放非食品物资。

非政府组织的挑战

正如巴基斯坦媒体所广泛报道的那样,在需要时将非政府组织 (NGO) 纳入各种集群本身也带来了挑战。据说需要安全与合法性审查是非政府组织在巴基斯坦运作受限的主要原因,只有获得当地政府和陆军的许可后这种限制才会解除。

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办公室 (UNOCHA) 2015 年 10  月报道称,由于获得许可方面出现拖延,许多由联合国巴基斯坦人道主义集合基金支持的项目被复杂化,据说平均等待时间长达 26 天。不过,该报道也指出,在流离失所者安置地区,有 23 个项目在一群已获许可的非政府组织的促成下,得到顺利实施。

获得许可的非政府组织包括阿联酋哈亚特基金会、农村发展卓越中心以及国家农村支持计划等。除提供其他服务外,非政府组织还通过讨论、传单和宣传册的方式向居民宣传地雷的风险。

政府与救灾机构通过电视、无线电广播以及安置营走访的形式,向人们宣传返乡的轮次安排,并向预计返乡的人们传播重要信息。2015 年夏天,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办公室报告称向返乡者发放回家安置金的计划取得了成功。报告以一位有 11 个孩子的母亲卡恩·奥若 (Khan Auro) 为例,通过 ATM 预付卡的形式,她领到了 250 美元(约合人民币 1650 元)安置金,这让她能够在家乡开柏特区重建家园并购买生活必需品。
“我们去白沙瓦取现金。”奥若说,并指出她家附近没有 ATM 机,“我在移动支付平台 EasyPaisa 授权的商店使用了这张卡,然后分三期收到了现金。”

那些住房被毁的家庭还有资格领取额外的救助金,并能分配到临时住所。

麻烦问题还在继续困扰着流离失所家庭,例如缺少经济便利的医疗,此外返乡者如何维持生计也是个问题。不过,政府对流离失所者返回家园的承诺依然坚定。

“有不少改善的迹象。情况正在变得越来越好。”巴基斯坦人权和囚犯援助协会项目经理沙希德·艾桑 (Shahid Ehsan)说,“越来越多的人正在返回他们的原住地,因为大多数地区已经逐渐清除了恐怖分子的影响。”最近一次返乡意愿调查显示,绝大多数流离失所者确实希望尽快回家,只有极少数人表示希望一个月后再返回,这是因为临时安置区还在继续向他们提供生活保障。”

军事支持

迄今为止,因为成功清除恐怖分子在地区的势力、帮助流离失所者返回家园,巴基斯坦陆军,尤其是谢里夫上将,获得了广泛而强烈的支持。不过,已经扫清恐怖分子的联邦直辖部落区和开柏地区能够免于恐怖主义困扰多久,专家们正在就这个话题展开辩论。

“无论那些在联邦直辖部落区军事行动期间逃往阿富汗的非国家行为体是否回归,”兰德公司的副政策分析师瑞贝卡·齐默曼 (Rebecca Zimmerman) 说,“这部分取决于巴基斯坦在继续让塔利班坐在谈判桌前的工作做得有多好。”

齐默曼补充说,与瓦济里斯坦接壤的阿富汗一侧的情况也可能发挥作用,即阿富汗政府与军队在反恐方面的力量与胜利也是一个决定因素。她承认,正是由于巴基斯坦政府与非国家行为体的谈判破裂,导致了 2014 年的那场军事行动。她指出,持久的解决方案可能需要采取“跨境努力”的形式,即需要 2016 年 2 月举行“四方会谈”时阿富汗、中国、巴基斯坦和美国四方的共同努力。

“如果主要地区大国不能在这些问题上携手合作。”齐默曼说,“这可能将给难民现象带来影响。”

就现在而言,巴基斯坦北部的这些地区相对和平,流离失所的家庭继续回到他们的故土家园。巴基斯坦政府及其伙伴已经立下誓言,将重建基础设施以确保重新安置的持久与成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