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在南海前途未明之际进行武力展示

印尼在南海前途未明之际进行武力展示

路透社

2016 年 10 月,印尼战机在南海一角北京宣称主权的海域举行了一场大规模演习(如图),这一武力展示进一步增加了本地区因菲律宾突然背离美国而导致的不稳定性。

在数百名军队官员的陪同下,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在纳土纳群岛首府拉乃观看了约 70 架喷气式战斗机实施的机动演习,演习科目包括空中缠斗以及向近海目标投掷炸弹。

“总统提出了对所有战略性外岛加强防御的政策,范围涵盖空中、海上和地面。”印尼国家武装部队总司令加托·努尔曼多 (Gatot Nurmantyo) 告诉记者说,“我们的国家需要拥有保护伞,我们必须对国土的各个角落加以防卫。”

印尼外长蕾特诺·马尔苏迪 (Retno Marsudi) 在拉乃对记者说,这是一次“例行演习”,但这也是印尼迄今最大的一次演习。自维多多总统 2016 年 6 月在纳土纳群岛附近海上一艘战舰召开内阁会议后,印尼就举行了此次演习。

对于维多多总统当时到访纳土纳之举,印尼官员认为,这是总统自印尼海军与中国渔船在富含油气资源的南海南端发生一系列对峙事件后,向北京传递的强烈信息。

中国虽然对印尼拥有纳土纳群岛主权并无异议,但同时也宣称两国在距纳土纳群岛不远的水域(印尼称作“纳土纳海”)存在“重叠主张”,这一说法让印尼感到愤怒。

中国宣称对南海几乎所有海域拥有主权,每年经由该海域的航运贸易额高达 5 万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33.5 万亿元)。文莱、马来西亚、菲律宾、台湾和越南也宣称对南海部分海域拥有主权。

印尼并未卷入南海争端,不过它却反对中国将纳土纳群岛附近海域划入其宣示主权界限的“十段线”。

传统上,印尼在南海问题上保持中立态度,在中国与东盟伙伴国中牵涉利害最多的菲律宾、越南之间发挥缓冲器的作用。

“东盟的整体实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印尼是否愿意担负外交掮客的角色……这也是我认为我们会看到一些动荡的原因。”悉尼智库罗伊研究所的国际安全部主任尤安·格雷厄姆 (Euan Graham) 如此说道。

外交官和分析人士称,甚至是在印尼军演前,南海的状况就已经处在不确定之中,一些国家继续强化其长期持有的立场,而另一些国家则开始向北京靠拢。

比如,新加坡与中国展开了公开论战,越南于 2016 年 10 月让两艘美国战舰拜访其具有高度战略意义的金兰湾海军基地,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菲律宾和马来西亚更为亲近北京之举。

“我们现在面临的局势瞬息万变。”新加坡尤索夫伊萨研究所的南海问题专家伊恩·斯托瑞 (Ian Storey) 说,“我们可以看到一些国家采取了有效表明它们一贯立场的行动,而另一些国家则对中国恭敬有加,形同宠物翻滚在地等待北京的爱抚。”

斯托瑞和其他一些分析人士称,菲律宾新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对美国的敌意及其对菲美几十年安全同盟的质疑从长期来看将助长不确定性。

中俄建立更密切安全关系的可能性则是助长不确定性的另一大动力,双方最近还在南海举行了首次联合演习。

斯托瑞指出:“毫无疑问,如果杜特尔特按照其言论采取行动,则不但南海问题的整体态势可能发生变动,从更大范围的东南亚地区来看,其战略前提也可能随之逆转。”

香港岭南大学的大陆安全问题专家张伯汇表示,中国可能会迅速对杜特尔特远离华盛顿之举进行利用。

“一些中国的精英分子将其视作天赐良机。”张伯汇说,“这代表了一种巨大的潜在转变。”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