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 威慑力

打造 威慑力

稳定海峡两岸关系

汤姆阿巴克 ·(Tom Abke)

中华人民共和国 1949 年在大陆宣告成立,台湾作为一个民族国家随之诞生,并一直笼罩在可能与大陆爆发军事冲突的阴影中。中国一直都将最终统一台湾作为目标。数十年来,中国致力于军力建设并在台湾当局出现独立动作时以武力相威胁,这表明中国已做好了以武力实现统一的准备。

不过,在海峡两岸堪称世界最复杂微妙的关系中,诸如台湾所拥有的强大而极具生存能力的现代化防卫力量等多方面的因素,迄今发挥着威慑中国采取军事行动的作用。

“中国希望统一,台湾希望保持自治。”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研究副会长包道格 (Douglas Paal) 博士在接受《论坛》电话采访时说,“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台湾内部也有很大争议,一些人希望维持当前这样高度自治的状态,另一些人则希望向前跨出一步,采用不同的国名,成为一个法律意义上的独立主权国家。而中国则经常威胁将采取行动加以制止,虽然并未指明行动的性质,但极有可能就是采取军事行动。”

2014 年 6 月,在台湾南部高雄市举行的空海军院校联合毕业典礼上,军校毕业生正在列队前进。路透社

2014 年 6 月,在台湾南部高雄市举行的空海军院校联合毕业典礼上,军校毕业生正在列队前进。路透社

包道格在任职卡内基之前,曾于 2002 年至 2006 年期间担任美国在台协会负责人。1979 年,在美国与中国恢复正常外交关系后,美国驻台大使馆的职能就由美国在台协会承担。

切实的空中威胁

中国拥有不断扩大的俄制和国产喷气式战斗机机队、地空导弹 (SAM)、巡航导弹、无人机等机动电子战装备以及干扰制导的反辐射导弹等先进反攻武器。由于这些武器装备,中国对台湾的空中军事威胁便成为一大关切,与台湾规模相对较小的军力相比更是如此。

“作战并非简单的数豆子游戏。” 台湾中华战略学会研究员张竞博士说,“拥有更多人员和武器装备的一方未必总是占据上风。从美越战争和苏联入侵阿富汗的例子可以看出,数量是一个有利的条件,但从来不是胜利的
保证。反过来,武器的质量优势也并非总能抵消数量的优势。”

但就台湾而言,其军队在质量上是有明显优势的。兰德公司国防研究高级分析员马克科萨 ·(Mark Cozad)
说:“台湾的主要优势是拥有一支相对现代化的军队。” 无论是更加尖端的战术和战略性防御系统,还是先进的战斗机,军力的现代化 “一直以来都是台湾的优势,在面临来自中国空中威胁的情况下尤其
如此”。

科萨承认,如果台海之间爆发全面军事冲突,台湾在军队的绝对规模和火力方面是远远不敌中国的。但他补充说,对旨在实现统一的中国来说,可能会因武力击败台湾代价太高而不会尝试蜒至少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会是如此。

“如果让我说台湾用什么方法来抗衡中国的威胁,可能最重要的就是生存能力。” 科萨说。他解释说,对台军来说,与拥有实战中击溃中国的能力相比,在战场上拥有较高水平的生存能力就足以威慑中国,让其避免采用军事手段来解决统一这个政治问题。

确保生存能力

在生存能力的关键要素方面,科萨列出了如下装备:机动防空系统、地下设施、烟幕装置、各种实体诱饵与电子诱饵以及其他装置。他还呼吁采用一些战略战术,“让敌方很难搞清楚目标的位置所在”,难以评估战损,从而极大地“提高不确定性”。

“如果你仔细阅读中国的军事学著作,你会发现他们在制定军事计划时相当保守。” 科萨说,“因此,他们很难处理好不确定性问题。”

科萨断言,台湾在旷日持久的冲突中用来保护军队并提高其生存能力的措施,正好可以用来威慑中国入侵。这些措施包括台湾复杂的地下设施体系,如为防止中国弹道导弹袭击而建造的三军衡山指挥所,对台湾的防空反导网络进行监控、人称“蟾蜍山”的空战中心,驻有
F-16 战斗机的嘉义基地(该基地完全位于山体内)以及位于台湾东海岸的佳山后备基地。

2015 年 7 月,在台湾北部新竹县某陆军基地举行的军事演习中,台军士兵正登上一架 CH-47SD “支奴干” 直升机。路透社

2015 年 7 月,在台湾北部新竹县某陆军基地举行的军事演习中,台军士兵正登上一架 CH-47SD “支奴干” 直升机。路透社

帕尔认同科萨关于生存能力重要性的看法。“这是最重要的事情,并且台军已经这样做了。” 帕尔说,“台湾国防部副部长陈永康海军上将就曾一度参与过这项工作。台湾还非常认真地学习使用高速公路充当机场跑道,以备跑道被炸时应急;同时他们还学习如何修复被炸毁的跑道,以确保飞机能够升空。”

如果驻有 F-16 战斗机的嘉义基地遭到攻击,“基地可能会幸存下来,不过当其中的战机飞出去后,它们可能还要应对地空导弹的威胁。” 帕尔说,“台湾一直以来都在采购导弹防御系统,虽然采购步伐未必能达到应
对中国挑战之需,但对提高中国胁迫台湾的成本来说足够了。”

张竞认为,中国军事打击台湾的成本并不仅限于战场范围,在全球贸易利益的竞技场上,中国也将付出代价。“台湾海峡之间的任何冲突甚至是紧张局势,都可能会对全球市场造成心理和实质上的重大影响。” 张竞说,“因为台北和北京在许多大宗商品国际供应链上都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这种商贸利益上的预期损失,不仅会对中国寻求武力统一台湾的想法产生威慑作用,而且还促使中国将与台湾不断提升的经济关系作为统一新战略的基石。

“中国的首要目标是统一。因此,中国有多种途径来追求这个目标。” 科萨说,“自 2008 年台湾总统马英九及其所在的国民党赢得大选以来,两岸关系总体上得到了改善。双方都致力于加强政治和经济方面的联系;不过从整体上来说,台湾民众依然有一些底线难以跨越。”

政治后果

这种对加强两岸统一明显不容忍的态度,加上对统一后果的忧虑(科萨指出,关于香港市民回归中国之后的负面报道加深了这一忧虑),很可能会让当前在野的民主进步党(简称民进党)重新掌权。民进党支持台湾
独立运动,希望让台湾以主权国家的身份完全独立于
中国,这一理念可能导致它与中国发生冲突,就像十年前一样,当时民进党曾两次组织台湾实施与独立有关的
公投。

张竞认为,宣布独立可能会是中国军事干涉台湾的一大诱因。“只有在台北正式宣布法理意义上的政治独立时,中国才可能采取军事解决方案。” 张竞说,“将中华民国更名为台湾共和国肯定会引发冲突。其他寻求事实上的独立之举也可能带来风险。不过,对中国来说,指责台北延缓统一进程,并以此为借口采取军事行动的可能性并不大。”

根据科萨的说法,中国军事干涉最可能的场景,是阻断台湾的海运线,将其与外界隔绝起来。

巩固防御

那么,对中国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的持续预期,是否能如一些人所敦促的那样,让台湾顺理成章地扩展空中防御力量,采购诸如美制 F-35 这样的先进战斗机呢? 帕尔认为,在巩固台湾防御方面,有一些更具成本效益的办法。“1992 年,我深入参与了向台湾出售 F-16 战斗机的事务。”帕尔说,“因为在那个时候,中国在军事方面的能力已经足以抵消台湾抵御攻击的能力。”

但帕尔认为,自那时至今已是时过境迁。“中国现在将台湾先进战斗机(如果台湾采购有这些战斗机的话)击落的能力造成台湾战斗机在战争中的损耗率大大增加,这种情况下,你不得不考虑对台湾而言增加更多战斗机是否就是最好的花钱办法。如果台湾主要将钱花在采购快速巡逻艇、直升机或是更多用于反导的‘爱国者’导弹系统或其他类型的反导能力上,是否会更有效果呢? 因为要让一架战斗机上天,你需要花费 1.5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9 亿元)或诸如此类的成本(视战斗机具体造价而定),而你只需要投入少得多的资金,就足以发射不少导弹来打击中国战
斗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