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宇宙中唯一的文明吗?

我们是宇宙中唯一的文明吗?

路透社

科学家们即将启动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外星生命搜寻工作,他们将对天空展开全方位搜索,以寻找太阳系外其他文明发来的信号,这项工作不但获得了一位俄罗斯巨富一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6 亿元)的资金赞助,还得到了物理学家史蒂芬·霍金的支持。

地球文明是不是宇宙中唯一的文明?这个问题从古至今吸引了众多有识之士的注意,随着科学家近来发现仅在我们居住的星系就可能存在数百亿宜居星球,人们寻找答案的心情愈加迫切。

2015 年 7 月,该计划的启动仪式在伦敦举行,霍金在午餐会上向记者表示:“世上没有比这更重大的问题了。现在是致力于寻找答案的时候了,是寻找地外生命的时候了。”

该计划将启用全球最大的一些射电望远镜,来扫描可能表明智慧生命存在的特殊无线信号。天文学家们将负责聆听与地球距离最近的一百万个恒星系统及与银河系距离最近的一百个河外星系传来的信号,不过目前他们尚无向太空发送信号的计划。霍金表示,在其他星球上,很可能存在某种简单的生命形式,但智慧生命则另当别论,而且人类需要冥思苦想才有可能找到与它们取得联系的办法。

霍金说:“接收到我们信息的文明有可能领先我们无数年。若果真如此,那么它们肯定比我们强大得太多,我们在它们眼里的价值可能不会比细菌在我们眼里的价值大出多少。”

这个名为突破聆听 (Breakthrough Listen) 的十年计划的赞助人是俄罗斯互联网企业家尤里·米尔纳 (Yuri Milner)。

米尔纳本是一名受过专业训练的物理学家,当年颇有远见,在脸书等新兴网络公司创办之初便早早投资,并因此发迹。他说,他的目标是用硅谷的办法来破解“我们这个时代最有趣的技术问题”。

家住莫斯科的米尔纳十岁时读了天体物理学家卡尔·萨根 (Carl Sagan) 的《宇宙中的智慧生命》(Intelligent Life in the Universe) 一书,自此便对地外生命这一概念着迷不已。他说,他相信其他文明能够指导我们处理各种难题,例如,如何分配自然资源之类。而且就算我们找不到其他存在,我们也能够学到别的东西。

米尔纳说:“如果我们是宇宙中唯一的智慧生命,那我们必须倍加珍爱我们拥有的一切。我们从中得到的启示是:宇宙无备份。”

这项新计划属于“寻找外星智慧”(search for extraterrestrial intelligence) 领域,英文缩写为 SETI,“突破聆听”计划的出现让该领域的其他尝试相形见绌。米尔纳项目的顾问之一丹·魏茨莫 (Dan Werthimer) 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SETI@home(在家搜寻外星人)计划的负责人,这个计划呼吁志愿者在家用电脑运行软件来对数据进行分析。据他表示,全球每年花在 SETI 计划上的资金总额不足 200 万美元(约合人民币 1200 万元)。

上一次 SETI 计划获得大规模资金赞助的时间要追溯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早期。如今,随着科技进步,包括计算机运算能力和望远镜灵敏度的提升,一亿美元能做到的事情远远超过当年。科技进步让科学家们有能力同时监控数百亿而不只是数百万个无线电频率,此外,现在可搜寻的天空范围也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十倍左右。

科学家们侦测到的任何信号都可能发射于多年以前,甚至数世纪或数千年前。无线电信号从地球到达太阳系外最近的恒星要花费四年时间。“突破聆听”计划将向包括新南威尔士州的澳大利亚帕克斯天文台、西弗吉利亚州格林班克的射电天文台等在内的机构预定射电望远镜的使用时间。米尔纳计划每年在每个观测站预定两个月的使用时间,对正常情况下每年只能使用两天望远镜的科学家来说,这一决定无疑是一大福音。

该项目由彼得·沃登 (Peter Worden) 等科学家牵头。直到 2015 年初,沃登还是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 (NASA) 艾姆斯研究中心的负责人。该项目组将负责整理发现的无线电信号,将之公之于众,并对其进行研究以找出规律。他们的目标与其说是理解信号内容,不如说是确定这些信号究竟是智慧生命发出的,还是只是自然现象。

科学家们认为,人类发明无线电信号传送技术这一事实让我们有理由相信,其他智慧生命也有使用这种技术的可能。该计划另外一名支持者弗兰克·德雷克 (Frank Drake) 表示:“这个计划无法让你知道其他文明是什么样的,但它能让你知道外面确实存在其他文明。”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