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非法交易

阻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非法交易

如何建立技术后援

美国能源部

从长期看, 为有效斩断恐怖主义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WMD) 之间的联系, 各国政府需要消除那些煽动和维持暴力极端主义的主要因素。从短期看, 政府应努力限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及部件落入恐怖组织之手, 以防后者利用其来实现自己的目标。对各国政府而言, 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由于技术创新和知识的快速传播, 企图利用此类武器来制造混乱和伤亡的恐怖组织已经有机会获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简易的自制核生化放武器 (核武器, 生物武器, 化学武器, 放射性武器, 英文简称 CBRN)。军队, 执法部门, 边境巡逻队和技术官员的高度意识与相互合作, 再配合防止恐怖活动和管制敏感商品的适当法律, 对主动有效地打击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恐怖主义而言十分必要。

除知识与信息更广泛传播外, 由于全球经济和产业的快速发展, 与核生化放相关的军民两用商品和材料在市场上也更加丰富, 更易于获取。虽然制造和量产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样的计划需要对工业发展和人力资源开发进行巨大投入, 只有国家层面才有力量办到, 但如今许多关键材料、部件和技术已经很容易获取, 可以用相对较少的资源进行小规模自制。恐怖分子常常通过将最新科技创新融入恐怖活动计划, 来利用自由流动的信息和容易获取的物品升级战术和武器。考虑到相关物品的可获得性和资源限制, 恐怖组织可能会设法制造小型的简易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或是核生化放装置——后者种类繁多, 从可改作武器的有毒工业化学品(如氨气、氯气之类)到炭疽病菌和放射性散布装置(俗称 “脏弹”) 之类的武器都涵 盖其中。

2014 年 3 月,菲律 宾武装部队的核生化放爆炸物单位在奎松市 (Quezon City) 的一次反恐演习中帮助一名假扮的 “受害者”。 路透社

2014 年 3 月,菲律 宾武装部队的核生化放爆炸物单位在奎松市 (Quezon City) 的一次反恐演习中帮助一名假扮的 “受害者”。路透社

由于敏感产品、技术和专业知识变得容易获取, 某些商品更可能被用来制造核生化放武器。例如, 由于与生物和化学类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有关的材料、部件和设备可以广泛获取, 因而被恐怖组织利用的风险极高。尽管核武器还未被恐怖分子掌握,且研发难度更高, 但恐怖组织曾表示想要使用这些武器, 且一些恐怖组织已聘请了技术专家逐步展开研究。迄今尚无恐怖组织使用放射性武器, 不过他们的确有过这方面的尝试。此外,遗弃或失窃的放射性同位素材料依然是值得长期关注的问题。国际原子能机构 (IAEA) 非法交易数据库 2014 年报告显示,125 个数据库参与国在 1993 年至 2013 年期间,共报告了 2477 起核材料脱离管控的事件。其中 424 起事件为犯罪分子持有核材料, 试图转移、购买或出售放射源。数据库显示, 同一时期还有其他 664 起放射性材料丢失或失窃的事件。关于材料失控的报告中, 既有不那么危险的材料, 也有像铯-137 和镅-241 那样极度危险的同位素材料。

与核生化放威胁作斗争需要对相关部件和技术相当熟悉,但执法人员往往不具备这些知识。不过,至关重要的是,执法部门要与主题专家和相关技术机构保持密切的工作关系,这些专家和机构能够就核生化放相关产品的作用、影响以及技术规格提供培训。为有效预防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恐怖主义,执法人员不仅要熟悉核生化放产品,还应熟识能够帮助识别、保护、运输、管理、响应和调查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事件的国内专家和机构。此外,在需要额外资源的时候,更适合由技术专家出面,向国际原子能机构和其他组织请求国际援助。对一线执法人员来说,这些机构提供的技术后援是无价之宝,在预防扩散和打击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恐怖主义的全国 性努力中,它们也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

对国际安全来说, 恐怖分子设法获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是一个切实存在的持续性威胁。至为重要的是, 在打击恐怖分子获取、研发和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企图的过程中, 军队、海关、执法部门和技术机构应通力合作, 以更好地了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恐怖主义带来的威胁和核生化放相关产品的知识。作为培训的有机组成部分, 执法部门与技术组织间应及早建立技术后援伙伴关系, 这样方可在具有时间敏感性的核生化放危急事件中保持高效沟通。这种跨部门的培训方法, 配合强有力的反恐立法和核生化放产品管控法规, 将打造出强大的国家能力, 以打击和预防简易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恐怖主义行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