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恩 效应

金正恩 效应

朝鲜分析人士高度关注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动向,以获取更多关于他的情况并遏制朝鲜半岛紧张局势

2011  12 月,金正日逝世,其子金正恩继承朝鲜统治权,带着巨大的问号在世界舞台上冉冉升起。

在金正恩掌权之前不久,能够确认他是否存在的人都寥寥无几。在 2010 年的阅兵式上,金正恩以四星上将和朝鲜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的身份首次公开亮相。尽管举国上下每年 1 月 8 日都会为其庆祝生日,但没人知道他的确切年龄。他究竟出生在哪年一直众说纷纭,有人说是 1982 年,有人说是 1983 年,也有人说是 1984 年。

有消息称,金正恩的童年和青年时代都被保护得太过严密,近乎囚禁。在瑞士留学期间,他化名 “朴恩” (Un Pak),声称自己是朝鲜驻瑞士大使馆某位外交官之子。

韩国首尔国民大学教授、专门研究朝鲜问题的历史学家安德烈·兰可夫 (Andrei Lankov) 告诉《论坛》说:“他是真正的国家机密。”

金正恩成年后的个人生活也大多笼罩在秘密面纱之下。

2015 年 4 月,在金正恩的爷爷、已故朝鲜国父金日成的诞辰庆典上,金正恩夫人李雪主在沉寂四个月后,首次和丈夫一起公开亮相。

2013 年 7 月的阅兵式上,朝鲜群众方阵手举旗帜,从金日成广场上前任领袖金正日塑像前走过。 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2013 年 7 月的阅兵式上,朝鲜群众方阵手举旗帜,从金日成广场上前任领袖金正日塑像前走过。
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首个将金正恩女儿的名字公之于众的是美国前篮球明星丹尼斯·罗德曼 (Dennis Rodman)。罗德曼 2013 年 9 月对外宣称,他在访问平壤期间,曾抱过金正恩的女儿珠爱 (Ju Ae)。罗德曼说金正恩是个“好爸爸”。

无论是这类零星信息,还是对金家王朝的惊鸿一瞥,都让旁观者们如饥似渴,希望能通过这些更多地了解这名评论家们当初认为在所有兄弟中最不可能继位的统治者。金正恩独揽大权已近四年,但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答案依然遥不可及。

《真实朝鲜:失败的斯大林主义乌托邦里的生活和政治》(TheRealNorthKorea:Life andPoliticsintheFailedStalinistUtopia) 一书的作者兰可夫说:“他行事难以预测,将来也还会这样。他还很年轻,情绪化,同时又冷漠无情,所以会作出一些令人莫名其妙的决定。”

不过这种论调并不能阻止学者和新闻机构对金正恩的最新动向进行分析,以评估其当前心态,预测其下一步行动。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美国高级官员告诉美国有线新闻电视网 (CNN) 的在线博客“安全调查” (Security Clearance) 说,金正日虽然手段“更冷酷、更精于计算”,但与其子相比,他更知道如何缓和紧张局势。

这位匿名人士于 2013 年 3 月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说:“没人知道他[金正恩]有什么计划,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没人知道他打算采取什么行动,也没人知道朝鲜为何会冒天下之大不韪频频发表过激言辞。”

首尔延世大学朝鲜研究专家约翰·德勒里(John Delury) 认为,在某些方面,金正恩的表现超过大众预期。

“他可能是全球最为年轻的国家元首。朝鲜文化看重年龄和资历,政治体制中位高权重者多在 60 岁以上。”德勒里 2014 年 12 月告诉《星条旗报》说,“我们可以借此窥探到一点金正恩本人和朝鲜体制的情况:不管是谁继位,即便你很年轻也没关系,有很多人会帮你撑起这个摊子。”

兰可夫说,上世纪 80 年代,金正恩之父在开始攀登权力之梯时,也曾遇到过类似情况。父子两人在学习如何领导的过程中都犯过错,但都很快进行了调整。兰可夫告诉《论坛》说:“人类很聪明。我们能够从自己的错误中不断学习。我们天生善于学习。”

金氏遗泽

在朝鲜,要求人人都必须毫无保留地对国家,尤其是金氏家族表现出绝对的敬爱。

壁画、雕塑、海报、博物馆,无不展示着曾高居国家元首之位的金氏三代传奇,其中尤以金日成为甚。

金日成出生于 1912 年 4 月 15 日,从 1972 年起担任朝鲜国家主席,直至 1994 年 7 月 8 日去世。此外,从1948 年起,金日成就一直兼任着党主席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内阁首相的职务。

金日成的头衔很多,有万民之父、伟大领袖、永远的主席等。朝鲜人甚至称他为“具备完美领导者风貌的敬爱领袖”。

兰可夫说,由于朝鲜上下对金日成的敬爱坚定不移,所以金正恩选择尽量处处向祖父看齐,连穿着打扮都效仿祖父。

兰可夫说,朝鲜民众往往将上世纪 90 年代的朝鲜大饥荒归咎于金正日,这种苦涩的记忆一直挥之不去,因此金正恩尽量刻意与父亲划清界限。

首尔《韩民族日报》(The Hankyoreh) 于 2014 年 12 月发表了一篇对金正恩领导艺术的分析报道。该报道称:“关于金正恩和金日成的相似之处,有多种政治解读。有一种看法是金正恩刻意模仿祖父,希望祖父遗泽能帮助他稳固自己的权力基础。”

这篇报道引用了韩国统一部对金正恩领导风格的评价:“尽管金正恩一直通过模仿祖父金日成的穿着打扮和言谈举止来利用民众的怀旧情绪,但他也正在形成自己独特的领导风格。”

是友是敌尚未可知

兰可夫认为,金正恩和祖父之间的相似不仅限于外貌与言谈举止,更体现在朝鲜当前与中国和俄罗斯的关系上。

中国是朝鲜的长期盟友,但由于金正恩最近频频挑衅,尤其是在朝鲜核计划问题上公然挑战,令北京方面与平壤渐行渐远。

据《金融时报》2015 年 4 月报道,在整个 2014 年,关于中朝紧张局势一触即发的头条新闻频频出现。在此种推测甚嚣尘上之际,朝鲜方面又紧接着宣布将 2015 年定为朝俄 “友好年” ,希望与莫斯科方面加强经济合作,以减轻对北京方面的依赖。

据《金融时报》称,朝鲜驻俄罗斯东部地区外交官任天一 (Im Cheon Il) 指出:“我们两国之间目前政治关系的发展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具成效。”

2014 年 10 月,俄罗斯同意对朝鲜境内长达 3500 公里的铁路进行改造,以此换取煤炭等矿产资源的开采权。

至于中朝之间所表现出的紧张局面是否催化了朝俄关系还尚无定论。此外,中朝两国之间的相互投资依然盘根错节地交织在一起,尽管金正恩的种种举措让两国关系不时紧张,但有经济关系为保障,两国外交关系将继续保持稳定。

《外交学者》(The Diplomat) 杂志 2015 年 3 月发表题为《不,中国不会抛弃朝鲜》的报道指出,目前中国占朝鲜进口总额的 57%,出口总额的 42%。“北京和平壤对彼此来说 都非常重要,短期内不可能终止双方关系。” 报道还指出:“尽管在贸易和能源方面朝鲜对中国的依赖性很强,但朝鲜也是中国区域战略目标的核心组成部分。因此,不能将北京方面在朝核计划中的立场视作其对朝整体态度的代表。”

兰可夫对此持有类似看法,他不认为朝俄关系能按照金正恩设计的路线向前发展。

“他很可能很快就会失望。” 兰可夫告诉《论坛》说,“他希望得到无条件援助,对方不要求自己承担任何义务。”

兰可夫说,只要投资有回报,俄罗斯就会一直保持对朝投资。但一旦这种关系恶化(兰可夫预测这是必然之势),朝鲜最终还是会再度努力重获中国的欢心。

“在很多问题上,中国都已经受够了朝鲜。”兰可夫说,“但是,中国最终还是需要一个可靠的缓冲国。”

社会进步和当前状况

兰可夫强调说,朝鲜已不再是当初那个被外界普遍视为贫穷落后的国家。在当前改革的推动下,朝鲜开始复苏,经济发展的迹象如雨后春笋般迅速涌现。

“多数国家最为重要的改革都开始于本国刚刚走上正轨之时。” 兰可夫说,“朝鲜是很穷,但未到绝望的地步。情况正在好转,但这并不意味着局势已经稳定。”

尽管朝鲜内部正在进行结构性改革,但在政策上,不管是对外政策还是对内政策,都不要指望会有所改变。“他不会在任何问题上妥协。” 兰可夫如此评价金正恩说。

在南北统一问题上,兰可夫认为中国很可能会接受朝韩统一。但兰可夫估计朝韩之间不太可能爆发战争,因此他认为北京可能更倾向于朝鲜半岛保持分裂而稳定的局面。

“韩国不会主动发起战争。他们获胜的可能性虽然很大,但代价高昂。” 兰可夫还解释说,如果开战,韩国很可能牺牲掉首尔换来的却只是边境附近贫穷落后、满目疮痍的大片土地。“韩国不可能不付出高昂代价轻松取胜。”

兰可夫还坦率地说,朝鲜不太可能主动发起战争,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必败无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