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行动

政治行动

印度“东望”政策更名为“东进”并推行与地区伙伴国互动更多的行动纲领

《论坛》工作人员

印度正在对她的一项长期对外政策进行重新命名,该国领导人迫切希望对外(尤其是东方邻居)传达这一讯息。

“印度已开始进入一个经济发展、工业化和贸易的新时代,” 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在 2014 年 11 月举行的东南亚国家联盟(简称 “东盟”)与印度峰会上如此说道,当时距他以史上罕见的压倒性胜利取得政权不过半年。

2015 年 2 月,在新德里总统府举行的欢迎仪式上,新加坡总统陈庆炎对印军仪仗队进行检阅。印度领导人称新加坡是印度最亲密的伙伴之一。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2015 年 2 月,在新德里总统府举行的欢迎仪式上,新加坡总统陈庆炎对印军仪仗队进行检阅。印度领导人称新加坡是印度最亲密的伙伴之一。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进入莫迪所说的新时代,意味着印度将把已执行 25 年之久的 “东望” 政策更名为“东进”。对地区和世界而言,此举意味着印度将会与东邻进行新的战略接触。

最近的几次出访中,莫迪已经慎重指出,印度在与东盟甚至东北亚国家交往时将更加注重政策的行动导向。莫迪政府没有浪费丝毫时间,安排了一系列活动来证明它将以行动来推行“东进”。

莫迪担任总理以来首次出访的南亚外国家是日本;他欢迎澳大利亚总理托尼·艾伯特作为首位外国领导人访问新德里;莫迪政府还与越南展开了外交活动。

“我们的愿景和承诺是推动国家进步、提升国际地位、促进人民幸福。”莫迪在 2015 年 4 月告诉《印度斯坦时报》(Hindustan Times) 说,“我们已经采取了一系列措施,这些措施恢复了我们在采取透明、高效和迅速行动方面能力的信心。”

分析家认为莫迪的“东进”政策相当稳健,称印度除希望通过该政策加强经济联系外,还希望在地区中对中国影响力发挥制衡作用。

“最近几年,印度已经表明了要在地区发挥更重要战略作用的意愿,并深化其与日本、越南和澳大利亚等伙伴国家的联系。” 悉尼罗伊国际政策研究所 2014 年题为《印度的新亚太战略:莫迪 “东进”》(India’s New Asia-Pacific Strategy: Modi Acts East) 的报告中这样写道,“该政策部分是基于印度对外制衡中国的考虑,但印度渴望发挥更大全球作用和其作为贸易大国崛起的事实也是推出这一政策的动力之一。”

据《印度时报》2015 年 3 月报道,印度希望在应对中国问题上与日本交换信息,以监控在印度洋和南海的利益与资源,并维持对中国扩张跨国军事能力的态势感知。

据印亚新闻社 2015 年 4 月报道,澳大利亚外交部长毕晓普 (Julie Bishop) 也表示,在关于南海和中国雄心勃勃的主权声索问题上,澳大利亚与印度持有相似观点。她建议澳大利亚与印度共同推进行为准则的制定。

2015 年 4 月,在落日余晖照耀下的印度财政部大楼。印度希望加强经济联系, 这是该国 “东进” 政策的一部分。路透社

2015 年 4 月,在落日余晖照耀下的印度财政部大楼。印度希望加强经济联系,
这是该国 “东进” 政策的一部分。路透社

中国官员也听到传言并注意到两国正在构建的伙伴关系。据印度《经济时报》(The Economic Times) 2015 年 3 月报道,在回应外界对中国在南海强势行为不断增长的担忧时,一位中国官员否认了本地区会有任何 “不安全” 或限制航行自由的情况。

“这些问题并不存在。” 中国大使乐玉成在谈及南海的航行和安全问题时表示,“中国比其他任何国家都要关心保证该海域的安全。”

加强防务关系

当印度面临日益恶化的国内经济和政治环境时,1991 年至 1996 年在任的总理纳拉辛哈·拉奥 (P. V. Narasimha Rao) 启动了“东望”政策。罗伊研究所发布的分析称,海湾战争(1990~1991 年)爆发前的全球紧张局势导致印度经济衰退,并成为该国在印亚太其他地区寻求经济机会的催化剂。

现在,二十多年后的今天,印度的 “东望/东进” 政策已经涵盖与战略伙伴在经济和防务领域的重要互动。

旁观者(以及印度领导人)表示,新加坡将在印度加强地区事务参与的重新定位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

2015 年 3 月,莫迪参加了新加坡国父李光耀的葬礼。据印度《经济时报》报道,莫迪称李光耀是“鼓舞人心” 的领导人,称这位已故领导人对印度潜力的信心 “比我们任何人都要大”。

莫迪说:“印新关系是我们与世界各国关系中最为紧密的关系,新加坡是印度‘东进’政策的重要支柱。”

2014 年 10 月,越南总理阮晋勇(右二)及夫人陈清简 (Tran Thanh Kiem)(中)在参观印度一处佛寺时合 什祈祷。越南已向印度提出请求,请其帮助自己培训情报军官。美联社

2014 年 10 月,越南总理阮晋勇(右二)及夫人陈清简 (Tran Thanh Kiem)(中)在参观印度一处佛寺时合
什祈祷。越南已向印度提出请求,请其帮助自己培训情报军官。美联社

据《印度时报》报道,印新两国在 2014 年 9 月宣布将双边军事关系从联合演习深化为国防科技合作。新加坡武装力量只有有限的陆地和空域进行训练。在过去的几年中,新军一直在印度军事设施中进行训练。

新加坡并非这种新型防务关系唯一受益的东方邻居。泰国也在海上安全和反恐领域强化了与印度的合作。

据印度报业托拉斯 (Press Trust of India) 2015 年 4 月报道,印度国家安全顾问阿吉特·多瓦尔 (Ajit Doval) 表示:“(印泰)两国都希望保持海路安全通畅,双方都对海盗和人口贩卖等活动感到忧虑。”

同在 2015 年 4 月,越南总理阮晋勇与阿吉特会面,请求印度协助越南提高国防与军事科技,尤其希望印度采取为越南空军和海军培训情报人员的方式提供协助。

传递明确讯息

罗伊研究所的分析人士指出,印度此前并不擅长清晰阐述自己在与东亚和东南亚伙伴关系方面的愿景。对于过去二十年中推进缓慢的这一领域,当前政府有机会在更短的时间内取得更大进展。

“要表明印度地区承诺的严肃性,莫迪政府必须证明 ‘东进’ 政策并非只是既有政策名称上的更改。” 罗伊研究所总结说,“为预防任何可能的惰性,印度需要超越前几任政府所做的承诺,迅速拟定与地区各国深化经济、制度和防务关系的明确行动纲领。如果莫迪政府能做到这点,印度将有望成为大印太地区重要的战略参与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