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冉升起的 权力集团

冉冉升起的 权力集团

无论是在经济上还是在其他方面,东南亚国家联盟都 在逐渐成长为一支独立力量和一个可独立发展的共同体

西达尔斯·斯里瓦斯塔瓦 (Siddharth Srivastava)

东 南亚国家联盟(简称 “东盟”)成员国共有 6 亿多人口,多于欧盟和北美。东盟成立于 1967 年,目前的成员国有:文莱、缅甸、柬埔寨、印尼、老挝、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泰国、越南。虽然这些国家在经济发展水平上差异颇大,但在经济增长和创收方面都潜力巨大。

中国依然是亚洲新兴市场中毋庸置疑的巨头。印度政府大力支持商业发展,在总理纳伦德拉·莫迪的领导下,印度继续发展繁荣。中印两个大国都对东盟保持着密切关注。

东盟十国经济充满活力,投资者也不愿错失挖掘这些市场潜力的大好机会。各大公司和各国政府都认识到,中国市场已经过热,对其过分依赖可能让自己在将来陷入险境。

2015 年 1 月,马来西亚布城 (Putrajaya),某次会议前,东南亚国家联盟秘书长黎良明(左)正与马来西亚外交部长阿尼法·阿曼 (Anifah Aman) 交谈。马来西亚是 2015 年的东盟轮值主席国。 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2015 年 1 月,马来西亚布城 (Putrajaya),某次会议前,东南亚国家联盟秘书长黎良明(左)正与马来西亚外交部长阿尼法·阿曼 (Anifah Aman)
交谈。马来西亚是 2015
年的东盟轮值主席国。
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印度的民主体制充满活力,但压力集团和地区性党派林立,这些组织对选举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他们又拉又压的手段让任何政府都头痛不已,如何对其进行管理有时候会成为政府的噩梦,常常妨碍政府将精力集中到治理国家和推出善政上。

亚洲开发银行(简称 “亚行” )于 2015 年 3 月发布了《2015 年亚洲发展展望》。在这份年度报告中,亚行称中国经济增长速度正在放缓,但随着印度和东南亚各经济体一路高歌猛进,亚洲还将继续保持经济增长热点的地位。亚行对亚洲新兴经济体 2015 年和 2016 年的增长预期为 6.3%,与 2014 年相同。麦肯锡咨询公司在 2014 年 5 月发表报
告说,2013 年东盟各国的国内生产总值 (GDP) 加起来已经达到 2.4 万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14.4 万亿元)。如果东盟是一个单一国家,那现在已经是世界第七大经济体。据预测,到 2050 年,东盟将成为第四大经济体。东盟各国竞争激烈。目前印尼是东南亚最大的经济体,但是谁也不能保证将来它还能继续保持这一地位。

人口红利

麦肯锡公司认为,东盟得益于年轻的人口结构,正在收获人口红利。“最为重要的是,自 1990 年以来,约占总体 60% 的增长来自生产率的提高。制造、零售、电信、交通等部门的效率都在不断提高。” 不过,尽管东盟在数十年的漫长旅程中取得了累累硕果,还是有不少挑战需要应对。

这些挑战包括解决经济一体化过程中的种种问题;化解因非关税保护措施引起的种种猜疑;扩大合作领域,与印度等其他新兴经济体展开充分合作;与因中国影响力日增而起的种种担忧做斗争。中国在本地区的影响力日渐广泛,在领土问题上,尤其是在资源丰富的南海地区归属问题上,立场非常强硬。

“2015 年,东盟无需引入新的措施,只需要集中精力、切实落实东盟经济共同体 (AEC) 蓝图下尚未落实的措施即可。”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 (CSIS) 太平洋论坛研究员、国际贸易分析师丹尼尔·吴(Daniel Wu) 在接受《论坛》采访时说,“东盟主席国马来西亚正在采取措施,根据国际贸易的最新发展情况推进东盟经济共同体议程。据报道,马来西亚正努力促使东盟各国达成共识,就东盟贸易促进协议展开磋商。马来西亚还积极支持推出东盟商务旅行卡,但有关讨论尚在进行之中。”

马来西亚的角色

东盟集团最近将如何发展取决于马来西亚的外交努力。马来西亚担任 2015 年东盟主席国后,吉隆坡就宣布,它的首要目标是在年底前建成东盟经济共同体。

东盟各国常常暗地推出各种非关税措施,造成该类措施过多过滥,给地区贸易带来障碍,并推高成本。东盟成立共同体就是为了促进东盟身份形成,以应对这种情况。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吴研究员在最近为东亚论坛撰写的分析报告中指出:“在东盟经济共同体的建立过程中,大家互不妥协,意见不一,一拖再拖。这种情况已经持续数年,指望马来西亚一举解决这些问题根本就不现实。” 马来西亚国际贸易和工业部部长很清楚东盟需要什么样的领导,因此我们有理由乐观地认为,2015 年东盟能够集中精力和资源,全力落实区域经济一体化“最后一英里”所需的各种措施。

2015 年 3 月,几名柬埔寨男子从金边一处建筑工地前跑过。据亚洲开发银行预测,2015 年柬埔寨经济将增长 7.3%。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2015 年 3 月,几名柬埔寨男子从金边一处建筑工地前跑过。据亚洲开发银行预测,2015 年柬埔寨经济将增长 7.3%。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2014 年 11 月在缅甸召开的第 25 届东盟峰会上,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拉扎克在记者见面会上谈到要消除信息鸿沟,清楚说明东盟经济共同体下贸易自由化能给各方带来什么样的切实好处。拉扎克说,此举能够赢得不同群体的认可,由此形成各方积极参与的广泛政治共识。“我们必须让人们了解东盟究竟是什么,东盟正在做什么。”拉扎克如是说道。

在 2015 年 1 月中旬发表的声明中,马来西亚国际贸易和工业部部长穆斯塔帕·默罕默德 (Mustapa Mohamed) 对本国政府的目标进行了详尽阐述。

“马来西亚总理已经公开宣布,在面对东盟成员国之间地方保护主义这类敏感问题时,马来西亚不会回避退缩。马来西亚还将努力平息甚嚣尘上的民族主义言论,并尽力中肯地阐明东盟成员国着眼地区大局、超越狭隘国家保护主义的必要性。

吴研究员还对《论坛》进一步补充说:“马来西亚要负责完成以下目标:在 2015 年至少落实东盟经济共同体蓝图下所制定措施的95%。但事实上,截至 2014 年 8 月,东盟总共只落实了原定于 2013 年前完成的 229 项东盟经济共同体重大可交付成果的 82.1%。这意味着马来西亚要达到目标还有相当难度。如果马来西亚能够领导东盟跨过 95% 这一门槛,就必然能够建成一个浑然无缝的东盟经济共同体。马来西亚需要承担好领导职责,敦促东盟成员国积极推动相关措施在本国落实。”

中国的挑战

东盟内部在如何对待中国的问题上,各成员国意见不一,甚至在对成员国印尼、柬埔寨、文莱、菲律宾、越南和马来西亚造成影响的南海问题上,各国对北京在领土上发出的挑战都难以达成一致意见。例如,马来西亚提议东盟各国成立一支联合维和部队。但大家普遍认为这个办法不切实际,因为在安全问题上东盟成员国之间向来缺乏相互信任。另一方面,中国认为,自己在该地区的领土侵犯问题在明显亲西方的英语媒体的推波助澜下,被严重夸大了。长期以来,北京方面一直坚持领土争端应由涉事国自行解决,而非由多边组织进行解决。

在 2015 年 3 月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中方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对东盟秘书长黎良明关于南海争端的批评进行了回应,他告诉记者说:“中国支持东盟共同体建设,但东盟并非南海有关争议当事方。” 东盟成员国提议对如何落实 2002 年《南海各方行为宣言》进行探讨,并在预定于 2015 年 11 月在马来西亚召开的各国防长会议上进一步制定一个更为正式的行为准则。中方拒绝了这一提议。北京方面的这一态度再次表明中方的战略疑心加重,怀疑东盟已被美国等西方势力以及日本收买,从领土和经济两方面遏制中国在本地区日益扩大的影响力。

众所周知,在维护自己的领土霸权地位时,中国惯于用两种声音说话。中方领导人一面照常坚持各种外交准则和微妙言辞,一面毫不犹豫地调动仅有美国可与之媲美的庞大武器库,并在需要时发出火药味十足的信息。

“在中国看来,美国插手是别有用心,中国对此疑惧颇深。在南海问题上将中国逼上绝路,公开对其进行羞辱,这么做政治风险很高,可能给本地区带来严重后果。”位于海口的中国南海研究院客座教授马克·瓦伦西亚 (Mark J. Valencia) 指出,“如果各方不汲取教训,那么中方拒绝参与讨论很可能预示着还有更糟的情况发生。”

不过,吴研究员认为,尽管中方在地缘政治方面与东盟目标存在分歧,但从整体来看,中国一直对东盟经济一体化、促进贸易、加大投资的努力表示支持。

“东盟在与对话伙伴交往过程中,通常倾向于势力平衡。不过,中国一直支持东盟的一体化努力。最近,中国和东盟已经启动中国-东盟自贸区升级版谈判,对进一步放宽关税、更新原产地规则的机遇进行考察,以实现更大的灵活性。”

2015 年 3 月,一名印尼男子正从雅加达股票交易所大楼的股价显示屏前经过。 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2015 年 3 月,一名印尼男子正从雅加达股票交易所大楼的股价显示屏前经过。 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据《外交学者》(TheDiplomat) 杂志 2015 年 4 月 29 日的一篇报道称,东盟第 26 届峰会对南海地区的填海造地活动和行为准则进行了探讨。会议期间,东盟成员国还“重申了南海和平、稳定、安全及航行和飞越自由的重要性。”

《外交学者》杂志报道说,洪磊表示,中方对上述表态表示“严重关切”,并视其为“个别国家出于一己之私绑架整个东盟和中国-东盟关系”的例子。

扩大与印度的合作

人口数量居世界第二的印度一直在寻求与东盟在以下领域展开合作:海上安全、航行自由、打击海盗、灾难救援、反恐、根据国际法和平解决争端等。2015 年 3 月底,印度总理莫迪前往新加坡参加新加坡国父李光耀的葬礼,表明印度对东进政策高度重视。

中国在南亚地区的影响力不断增强,无论是在军事方面,还是在经济方面,无论是在尼泊尔、孟加拉国、斯里兰卡还是在缅甸,都让新德里方面甚感担忧。印度一直密切关注南海领土纠纷,并引用1982 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等国际法准则积极支持南海航行自由。2015 年 1 月,在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访问新德里期间发布的《印美联合声明》中,也提到了南海纷争。印度王牌勘探商、国营企业印度石油天然气公司 (Oil & Natural Gas Corp., ONGC) 在南海石油区块展开作业,北京方面对此颇为不满。

越南积极推动印度企业加大勘探力度。新德里方面选择支持印度石油天然气公司在南海的突袭行动,因为印度油气资源公司熟谙中国公司在全球各地(无论是在非洲、缅甸还是南美)赢取能源资产开采权的各种战略。众所周知,有国家撑腰的中国能源企业善于利用优惠条件、经济力量和政治实力等多种手段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贸易是东盟和印度交往的另一大重点。东盟和印度共有人口 18 亿,其中绝大多数为有远大抱负的年轻人。2015 年 3 月,印度外交部的安尼尔·瓦德瓦 (Anil Wadhwa) 在印度-东盟第 7 次德里对话中谈到,2009 年签署的《东盟-印度商品自由贸易协议》大大促进了贸易发展。他说,这两个经济体之间的贸易数据从 2009-2010 年度的 440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2640 亿元)增长到 2013-2014 年度的 740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4440 亿元)。“在本年度[2014-2015],预计这一数字将增长到 1000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6000 亿元)。”瓦德瓦补充说,“我们希望在 2022 年前将东盟-印度的贸易额提高到 2000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12000 亿元)。目前正在进行的 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谈判也能助此一臂之力。”

“东盟和印度之间通过东盟-印度自贸区实现的贸易自由化,为创新和更强劲的生产率增长创造了更多机会。”吴研究员补充说,“贸易和投资的流动能带动新想法和创新四处传播,民众和企业使用的商品和服务也将因此得到改进。这对东盟和印度来说都是好事,因为双方都正处于经济高速增长与发展阶段,贸易合作有助于确保渠道通畅,让双方的民众和企业能够自由交流与合作。”

分析师和经济专家都一致认为,东盟所属的区域充满活力,潜力巨大。如果利用得当,我们有充分理由相信东盟能在收入和幸福感方面惠及亚洲甚至其以外地区的更多人群。2015年能否成为克服挑战、建立新秩序的一年,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