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拉维的 经验教训

马拉维的 经验教训

退役中将达尼洛·G·帕莫纳格(Danilo G. Pamonag)分享了他从菲律宾自二战以来最大规模的军事交战中学习到的经验

《论坛》员工

马拉维危机战事最激烈的时期,圣战武装分子劫持了 1770 多名平民人质,以控制这个位于菲律宾棉兰老岛(该国第二大岛)的南部城市。有些人质很快被杀害,有些则被用作人盾。他们让其他人质从事制造爆炸装置、挖隧道和保障供应的工作。

达尼洛·帕莫纳格中将于 2019 年 1 月退役。菲律宾武装部队

这块穆斯林飞地首次受到入侵的事件发生在几个月前的 2017 年 5 月23 日。在那之前,菲律宾政府部队试图抓捕激进好战分子阿布沙耶夫组织的领导人伊斯尼龙·哈皮隆,但未能成功。伊斯兰国

(ISIS)任命他为东南亚埃米尔(军事指挥官),或至少是恐怖分子称之为“东亚伊斯兰国”地区(包括菲律宾、印尼和马来西亚在内)的埃米尔。

毛特组织由南拉瑙省的菲律宾叛乱分子组成,该组织两年前宣布效忠伊斯兰国和哈皮隆,力求帮助他们在东南亚建立哈里发国。后来的录像证据显示,毛特组织领导人——奥马尔·毛特和阿卜杜拉·毛特、阿布沙耶夫成员以及与伊斯兰国存在关联的其他菲律宾国内外叛乱分子有段时间以来一直在计划占领该省首府马拉维。武器和供应品被藏匿在该市各处。

联合反叛部队在哈皮隆 5 月逃脱抓捕当天发动攻击,并在马拉维升起伊斯兰国旗帜。根据菲律宾政府的统计数字,他们焚烧建筑物、亵渎教堂,并使该市 20 多万人口当中大部分人流离失所。

菲律宾武装部队南吕宋司令部(AFP)司令达尼洛·帕莫纳格中将清楚,如果要夺回马拉维,必须将人质从武装分子手中解救出来。之前在 2013 年 9 月三宝颜市遭受危机期间,他解救了棉兰老岛的人质——当时他首次担任菲律宾武装部队战地指挥官。在他领导下,菲律宾武装部队士兵确保了被摩洛民族解放阵线某派别劫持 197名人质中 195 人的安全,在不到三周的时间里结束了这场造成 10 多万人流离失所和多名平民死亡的危机。“那次是彻底的胜利,”帕莫纳格说道。

然而,马拉维遭受危机的情况不同,帕莫纳格第二次担任地面指挥官的情况也不同。虽然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在危机当天宣布棉兰老实行戒严,但这场战斗将持续数月。

“外国恐怖主义战斗人员的存在以与本国恐怖主义分子的联盟,使我们的战斗变得更加困难。与我们在 2013年三宝颜危机期间的战斗相比,马拉维敌人的技巧和战术有了更多的改进,”帕莫纳格向《论坛》表示。

他将指挥菲律宾武装部队自二战马尼拉战役以来最大规模的城市作战。(他还指挥了三宝颜市的第二大规模的战斗。)

敌方战术

武装分子出于策略性原因选择了马拉维市。无政府状态在位于该国最贫穷省份之一的这个城市的普遍现象,当地长期以来一直奉行穆斯林排他和抵制外部影响的传统。马拉维是国内唯一被宣布为伊斯兰城市的城市,被占领时穆斯林人口超过 99%。菲律宾总人口中穆斯林约占 11%,棉兰老岛穆斯林占 23%。40 多年来,棉兰老岛各地的穆斯林派别往往通过暴力手段寻求从菲律宾独立。根据非政府机构“国际危机组织”的分析,最近于 2014 年签署的关于在棉兰老岛建立一个新的“邦萨摩洛”自治区的和平协议执行工作停滞不前,反叛分子希望利用当地穆斯林根深蒂固的不满情绪。

2017 年 10 月 21 日,在罗德里戈·杜特尔特总统宣布马拉维已完全摆脱“恐怖主义的影响”几天后,菲律宾海军陆战队营在马拉维立正列队。路透社

圣战者除了在马拉维劫持人质外,还采用了比菲律宾武装部队以前所遇到更复杂的战术、技巧和做法。反叛分子拥有强大的狙击步枪和瞄准镜,可减缓前进部队的速度。他们在建筑物内及政府部队可能行经的路线安装了大量简易爆炸装置。他们使用多旋翼无人机对政府军的部署进行侦察,他们使用武力保护和夜视镜。他们甚至用漂浮装置游过拉瑙湖——拉瑙湖是菲律宾第二大淡水湖,马拉维就是以这个湖为基础建造。

帕莫纳格说,武装分子在城市战争中展现出他们的学习能力。为了转移地点,武装分子打穿了建筑物的墙壁。他们知道使用地下室和相互连接的地下隧道来躲避菲律宾空军的空袭——这些空袭得到美国和澳大利亚军队支持。他们焚烧建筑物以隔离部队,并在叛乱分子移动和撤离期间提供掩护,躲避观察。为了维持耐力,他们使用了非法药物。他们利用社交媒体争取民众支持。

这些武装分子受到更加严重的思想灌输,他们的圣战手段比菲律宾武装部队曾经对抗的其他前叛乱分子更加残酷。“他们的行动也变得更加野蛮和残忍,完全没有人道和同情心。帕莫纳格表示,他们焚烧、斩首我们已牺牲的士兵,强奸妇女人质,杀害未通过宗教考验的非穆斯林人质。

城市对策

但帕莫纳格将找到战胜武装分子的办法。“我们做了许多创新,那是我的秘密武器。我们从没有尖端武器,但有很多智慧。”

例如,帕莫纳格的士兵使用无人机找到主要一群人质的位置。菲律宾武装部队士兵在无人机上用绳索绑住一部手机,并附上如何使用手机的说明和一把用于切断绳索的刀具。这部手机存着一个号码。人质当天下午打了那个号码。到午夜时分,菲律宾武装部队士兵成功营救了 18 名人质。

“这是我方一大胜利。我们能够更好地了解战场,他们躲在哪里,谁是领导者,他们是谁,他们躲在哪里,他们那天在做什么,”帕莫纳格说道。在此之前,菲律宾武装部队一直是在有限的信息下开展工作。

菲律宾马拉维市被伊斯兰国关联圣战分子占领两年后,该市大部分地区仍处于废墟之中。 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在城市环境作战也是菲律宾士兵面临的一项主要挑战。

“在建筑密集地区的战斗比常规战斗更复杂,更具挑战性。菲律宾安全部队主要接受丛林作战训练。在新的城市和人口稠密环境中与敌人作战需要不同的思维模式、不同的方法,”帕莫纳格说道。

比如,105 毫米榴弹炮在马拉维没有用武之地,因为它们是间接射击武器。“它们变得毫无用处,因为我们距离不到 100 米。我们在一栋又一栋的建筑之间战斗,”帕莫纳格说道。

菲律宾武装部队士兵使用塑料拉面包装袋将这种武器改装成直接射击武器。“我们也有拥有城市作战经验的部队,但那些没有受过城市训练的士兵先要在主战区受训一周。他们无法直接部署,因为他们在初始阶段毫无经验。我们就是这样做的,”他说道,“我们必须迅速采取新的技巧和程序,在建筑集中地区开展战斗。而且,当敌人已经兵临城下时,改变战斗方式和方法对我们来说并不容易。”

街道状况致使装甲车也变得毫无用处。菲律宾武装部队士兵修建斜坡,在建筑物的第二层楼上架设装甲,从较高的有利位置射击。

“胜利往往不是靠先进的武器取得,当时我所拥有最强大的武器是我的士兵们完成工作的创新、智慧、主动性和适应能力。我们必须创新作战方式,变得更智慧、更敏捷,变得不可预测,并适应不断变化的冲突,”帕莫纳格说道。

充满奉献精神的士兵

伊斯兰国武装分子的野蛮行经遇到了菲律宾武装部队的坚定决心。“成功的另一个关键是士兵的‘心’,他们坚定不移地决心站起来,为国家主权而战。2000 名伤兵有 70%的人返回主战场再次参加战斗,”帕莫纳格说道。

菲律宾武装部队士兵的决心无处不在。“我能感觉到这种投入,每次去医院我都会问:‘你觉得怎样? ’我跟他们交流了好多次,他们都想要重回战场。有些人甚至擅自离开,溜出医院去战场打仗。”

杜特尔特亲临前线也起到了重要作用。“我们的总统亲自来到主战区。在主战区保护他太难了。他不只是想和士兵聊聊天,他想开枪,”帕莫纳格说道。在大多数国家,“你永远不会在战场上看到戴着头盔的总统,这让我们倍受鼓舞。”

2019 年 5 月 11 日,菲律宾武装部队士兵在南拉瑙省马拉维大清真寺屋顶上行走。路透社

转折点

帕莫纳格表示,事实证明第一批人质获救是战斗的转折点。“当我开始拯救人质时,我觉得胜利在望了,因为在头两个月我们不知道主战场到底发生了什么。”

帕莫纳格说,这种经历与三宝颜相似。人质获救之后,他便知道会获胜。“马拉维危机期间也是如此,两个月后我便知道胜利即将到来。”

但拯救人质从不是简单直接的事情。“我们制造了一条和平通道,让人质能够离开战区。我们这样做了三次,结果发现他们释放的人质大多是穆斯林。”叛乱分子扣留了基督徒人质,并在这些短时间停战期间释放了穆斯林人质。这加强了他们对平民的宗教权威。他解释道,他们常常立即杀害未能通过其宗教考验(例如被要求背诵伊斯兰经文或祷告)的人质。

由于菲律宾武装部队领导人尽力减少被困在主战区的士兵和平民的伤亡和财产损坏,军事行动时间不得不延长。帕莫纳格说道:“马拉维有 35 座清真寺,但我们没有炸其中任何一座。

帕莫纳格表示,在冲突结束之前,菲律宾武装部队士兵从战区救出了 1777 名平民。2017 年 10 月 17日,经过近五个月的战斗,杜特尔特总统宣布马拉维市已完全摆脱恐怖分子的影响。前一天,菲律宾武装部队击毙了他们的主要指挥官哈皮隆和奥马尔·毛特。虽然伊斯兰国和毛特组织领导人已被清除,但一些孤立的小规模冲突仍持续了近一周。

马拉维于 2017 年 10 月 23 日被正式夺回,这恰好是在该城市首次遭受入侵后第五个月。那时菲律宾武装部队士兵拆除了伊斯兰国的黑旗,菲律宾国防部长德尔芬·洛伦萨纳宣布结束战斗。除了在冲突第一阶段逃跑的一对夫妇外,所有叛军领导人都被击毙。

帕莫纳格表示:“他们之所以能够逃脱,是因为初期我们没有足够的人手。”据美联社报道,逃脱的另一个亲伊斯兰国组织的领导人是阿布·达尔,他接替哈皮隆担任伊斯兰国的东南亚埃米尔,但后来于 2019 年 3 月被击毙。

菲律宾武装部队除了成功疏散大多数人质外,还成功地遏制了马拉维的冲突,防止冲突蔓延到其他地区。菲律宾武装部队还阻止其他叛乱分裂团体参与或强化武装分子团体。所有这些都是菲律宾武装部队策略的要素。菲律宾武装部队士兵共击毙 920 名恐怖分子,其中包括32 名来自印度、印尼、马来西亚、摩洛哥、沙特阿拉伯和也门等国的外国战斗人员。他们还缴获了 850 多件大功率枪械和 100 件其他武器。

“有很多因素导致了我们的成功,”帕莫纳格说道,“多边、机构间方法使我们能够利用好每一方的合作。因此,国家和地方政府机构、国家和国际非政府组织,以及菲律宾各政府机构使我们能够赢得人民的支持。每一个人都发挥着重要作用, ”帕莫纳格说道,“通过让他们感觉成为行动的一部分,我们得以开展行动并使其合法化。”

然而,马拉维人民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他们在一段时间内将会感受到这一点。至少有 165 名菲律宾武装部队士兵和菲律宾警官、87 位平民在战斗中丧生。40 多万人逃离他们在市内和周边的家园,其中半数被列为国内流离失所者(IDP)。马拉维部分地区被夷为平地,还有其他一些地方因未爆弹药而无法居住。

2019 年 6 月 5 日,流离失所的马拉维居民在临时祈祷帐篷中庆祝斋月的结束。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表示,获得饮用水、可行的谋生机会和永久住所是撤离人员面临的最紧迫的问题。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重建工作

今天,重新夺回马拉维两年多后,重建工作仍在进行。20 万国内流离失所者当中许多人仍未返回家园,挑战依然存在。据媒体报道,许多流离失所者担心他们可能永远无法回家,特别是如果受棉兰老丰富自然资源(包括大量天然气储备)吸引的中国财团能够按照所提议的方案领导重建工作。

帕莫纳格说道,战斗结束后,菲律宾武装部队士兵发挥着关键作用。“军队能够保障安全,减轻国内流离失所者受到恶劣条件的影响,能够清理主战区,在进行重建和恢复的同时维护社区安全。军方将保持警惕,确保今后不再发生这种冲突,”他说道。

帕莫纳格补充道,尤其是,特种部队可在重建中发挥作用,成为社区防御建设者。“和平时期,他们可以保护社区,开展重建工作,以赢得民心。面对冲突后的局势,在为减轻冲突影响而开展军民工作时,特种部队最有效力。”

帕莫纳格表示,菲律宾必须警惕伊斯兰国及其附属内部武装团体,因为他们的意识形态仍然不变。“他们正处于休眠期,表面上一切很平静,但他们在暗中策划并继续灌输其思想,”他说道,“需要采取各级政府和所有利益攸关方均参与其中的全政府方法。”

他表示,菲律宾在打击恐怖主义方面仍然需要其他国家的支持和援助。菲律宾政府已将棉兰老岛戒严令延长至 2019 年底。

战争余波

帕莫纳格于 2019 年 1 月退役。他将永远铭记自己曾指挥应对的两次危机。他说,三宝颜和马拉维是“改变我生活的两起事件”。

他参军是因为认为这是最崇高的职业“我参军是因为我父亲曾在军队服役。我是家里七个孩子中最小的,我最大的哥哥也曾参军。一辈子在军队服役是很高尚的事。我找不到太多能够愿意为之奉献生命的职业。”

“对我来说,参军是最好的事情,也是最好的决定。我服役 37 年零 8 个月,没有任何一天后悔加入军队。这让我变成一个完整的人。”

在他退休的同一天,菲律宾社会福利部长邀请他担任新的职务,因为部长认为他的军事经验非常有价值。“你需要了解人们的感受,因为我们必须看到穷人如何生活。我有去贫穷地方的经验,”帕莫纳格说道,“我曾是作战军官,如今成为一名社会工作者,工作任务是改善福利状况和发展。我非常喜欢这份工作,因为这对我来说是全新的工作。我希望帮助菲律宾同胞,特别是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