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能力发展 帮助提升协同行动能力

领导能力发展 帮助提升协同行动能力

新西兰军队的视角

约翰·R·博斯韦尔少将/新西兰陆军参谋长

Hutia te rito te harakeke, Kei whea te komako e ko? Ki mai ki ahau; He aha te mea nui o te Ao?Maku e ki atu, he tangata, he tangata, he tangata

如果亚麻丛的心脏被夺走,钟鸟要在哪里唱歌?如果有人来问我,“世界上最重要的是什么?”我不得不回答, “最重要的是人、人、人。”

毛利谚语用哈雷克克(亚麻植物)作为比喻,意思是世界上如果没有儿童的声音,人类(下一代)将无法生存。(这种植物代表家庭(whanau);外叶是祖先(tapuna);内叶是父母(matua),最内叶是婴儿(rito或pepe)。只有外叶被割掉,让内叶去保护孩子。)

毛利人大约在 1000 年前来到新西兰定居,欧洲人不到 200 年前来到这里。我没有任何毛利人血统,但我在一支文化不断演变并充分反映欧洲和毛利双重传统的军队中服役。新西兰军队的很多做法(着装、训练、军衔、传统和象征)都源自英国。但我是一名新西兰士兵,也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毛利勇士精神的影响。作为一个组织,我们接受了许多毛利人的做法和传统。1995 年,新西兰军队被正式承认为新西兰境内的一个部落实体,从那时起也被称为 Ngati Tumatauenga——战神部落。

我谈到这一点是为了说明——特别是向我的美国同事们说明,虽然新西兰是一个西方民主国家,是五眼联盟成员,我们拥有一支小规模的专业国防部队,采用与你们相似的理论、战术、技巧和程序,但我们的 DNA 是不一样的。我们对自己有不同的看法。作为个人、领导者和职业军人,对我来说重要的事情往往对你来说不那么重要,因此我的优先事项有时会有所不同。

促进理解

因此,在考虑为一个复杂的世界培养地区领导人,并强调与地区伙伴并肩开展行动时,我们当中负责支持整个印太地区领导能力发展的人务必认识到:对我们有效的做法对地区伙伴可能并不有效。个人要求和培训重点,甚至我们的合作伙伴的学习方式都需要认真去理解。而且,只有花时间去理解,才能更好地根据所要支持的受众和共同期望的结果 (包括协同行动能力结果)去安排协助方式。

2018 年 4 月 25 日,新西兰士兵在惠灵顿普卡胡国家战争纪念公园举行的安扎克日(Anzac Day)纪念仪式期间站岗。安扎克日是为了纪念一战期间参加加利波利战役的澳新军团军人。 盖蒂图片社

因此,为了有效融入这样一个多样化地区的其他军队,我们需要有能力的培训师和教育者,他们能够在不损害相关做法和程序的实质或核心内容的情况下做出调整,以适应地区内各国的不同需要,然后能相对轻松地与这些国家一道开展工作。我们需要能理解不同于自身文化的培训师,他们不仅愿意花时间与印太各地同行互动并建立牢固的工作关系,还能制定量身定制但又具有相关性的培训解决方案。且看看新西兰军队是如何尝试做到这一点。

以前,新西兰会在军官职业生涯的起点提供正式的领导能力培训,然后除了偶尔接触某些课程(特别是针对士官和准尉)之外,主要依靠在职经验让军官为担任下一级别岗位的领导工作做好准备。

为了让军官更好地做好在当代环境中发挥领导作用的准备,我们采用了一个框架,使领导能力培训与职业发展更适当地结合起来,并将领导能力发展更好地纳入培训课程。这一转变旨在培养一群自力更生、具有复原力的领导人,让他们在整个职业生涯期间拥有适当的工具来激励和指导受其指挥的人。该框架按下列步骤展开:领导自我、领导团队、领导领导、系统、能力、综合能力和领导组织。

这些步骤可描述每个人从新兵到陆军总司令的发展,并与新西兰军队的职业发展模式挂钩,采取课堂理论、360 度报告和户外体验学习的形式。重要的是,除了独立的领导能力课程外,这一框架还为将领导能力培训纳入所有指挥和专业课程奠定了基础。例如,步兵科指挥官课程的领导能力目标是以领导团队级别为基础,同时我们将战斗连指挥官课程与领导系统级别的课程联系起来。我作为准将于2018 年 8 月参加了领导组织课程。

这一制度认识到领导人在各级别都需要得到发展 (无论其军衔、职位或经验如何),并为全军领导能力培训提供了一个共同的参照点。此外,这为我们与地区伙伴就可能为他们的领导能力发展提供的协助开展对话提供了一个起点。我们随后针对各项学习成果及合作伙伴所追求的成果制定了一揽子培训支持计划,以提高个人的领导能力,并加强我们与合作伙伴互动及共同开展行动的方式。

与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合作

2017 年,巴布亚新几内亚(巴新)设立了领导能力发展部门。过去八年间,新西兰国防军与巴新一道,通过一系列的交流和课程开发举措,帮助发展“库穆尔”领导框架。巴新天堂鸟——“库穆尔”(Kumul)象征着该国人民的领导能力、卓越性和抱负。为了彰显他们与巴新的关系及对巴新文化的认同,新西兰国防军制定了库穆尔领导能力项目。

库穆尔领导能力框架虽然反映新西兰国防军的框架,但在领导能力级别、伦理结构和价值观要素方面具有巴新特色。巴新国防军最近设计、开发和提供了一个领导能力课程,该课程确认了库穆尔领导框架,并使巴新国防军的领导能力得到了切实改善。巴新国防军领导能力发展部门的成功建立,并且随后提供了很好的培训,这展现了强有力的伙伴关系所能发挥的作用。

我们的互助项目向太平洋和东南亚的多个国家提供这种领导能力培训。该项目资助众多培训团队(比如我们派往巴新的团队),资助向太平洋岛国长期派驻支持人员,并资助太平洋和东南亚各国军队的代表学习在新西兰举办的指挥、领导能力和专业课程。我们还支持伙伴国家到新西兰高等院校学习。这些都是有助于提升协同行动能力的互动。

最重要的是人。

我在开场白中谈到的毛利谚语提及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并回答了“最重要的是什么?He tangata, he tangata, he tangata。”最重要的是人、人、人。

由于新西兰军队向地区伙伴提供的支持,我们将支持培养地区领导人在一个日益复杂的世界中与新西兰、新西兰的伙伴和盟友一道开展行动——这一结果明确针对更好的“协同行动能力方程”中“人的部分”。

但同样重要的是,我们与整个地区的领导者建立的专业关系网络。随着我方人员在职业生涯中取得发展和进步,他们拥有来自伙伴国家的同伴,这些同伴同时也在取得进步——无论和平时期还是危机时期,这都是重要的联系。通常,由区域参与建立的关系使我们能够打破官僚主义的藩篱,更有效地与亚太伙伴实现整合,并能更有效地在本地区合作开展行动。这些成果的价值主张(特别是从协同行动能力的角度来看)是非常明确的。


库穆尔领导能力 框架

《论坛》员工

巴布亚新几内亚国防军(PNGDF)于 2017 年启动了一个旨在加强对其领导人的指导、培训和辅导的框架。这是该国军方第一个此类领导能力发展项目。

据巴新英文报纸《国家报》报道,巴新国防军司令吉尔伯特·托罗波准将表示,库穆尔领导框架对于“以最高标准发展巴新军队组织及执行我们捍卫巴新及其人民和利益的任务”而言很有必要。

据巴新《Post-Courier》报道,托罗波在 2017年 12 月的仪式上与首席秘书艾萨克·卢帕里和国防部长索伦·米里希共同启动了该框架。

托罗波表示,巴新国防军高级军官于 2014 年签署了《拉洛基宣言》,决定采用基于巴新军队价值观并“将构成巴新国防军领导能力发展支柱”的领导能力框架。

迪克·埃索中校在新西兰国防军的帮助下建立了这一框架。据《Post-Courier》报道,由巴新国防军参谋长雷·努马上校和巴新国防军其他高级领导人组成的专家工作组认可了该框架。

2018 年 8 月,巴新国防军地区司令卡尔·沃拉科尼上校向《Post-Courier》表示,巴新国防军的领导能力发展是巴新国防军司令的首要任务。2018 年 8 月和 10 月,巴新国防军在库穆尔框架下举办了第一期培训班。

两名新西兰国防军成员——弥敦·特纳上士和亚历克斯·弗雷泽上士协助开展了这个针对从中尉到准将的领导人的课程。

据《Post-Courier》报道,沃拉科尼表示,第一期课程将使学员能够获得相关工具,“为初级领导者提供良好的平台在他们的级别练习和倡导领导能力信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