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速  之争

音速 之争

美国、中国与俄罗斯竞相开发最先进的高超音速武器

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柏

为掌握高超音速技术能力,美国、中国和俄罗斯之间的军备竞赛加速。其中,中俄声称已成功进行了武器试验。

据 Military.com 报道,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时任美国陆军部长)于 2018 年 8 月表示,美国决心加快计划进度,优先研发高超音速武器,并预计到2028 年实现部署高超音速导弹。

埃斯珀在谈到美国军用高超音速技术开发人员时表示:“我将促使他们尽可能加快进度。”

高超音速飞机飞行速度至少是音速的五倍,能够在30 分钟内以 5 马赫(6125 千米/小时)或更快的速度穿越美国大陆。掌握将这种力量武器化的潜力会让任何不具备类似技术的国家陷入危险境地。无论从哪方面看,高超音速武器都难以被发现、追踪和击毁。

据 CNBC 报道,时任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美国空军上将保罗·塞尔瓦于 2018 年 8 月表示,“如果你认为导弹防御很容易,请三思:这是用子弹射击子弹,而且已经是最好的办法。当子弹速度达到音速的 13 倍,并且可以操纵,情况会更加糟糕——这就是高超音速武器。”

高超音速导弹有两种形式:巡航导弹和滑行器。高超音速巡航导弹的飞行速度比5马赫还快,而且是非弹道导弹——有别于利用重力飞向目标的传统洲际弹道导弹(ICBM)。高超音速滑行器最初以拱形轨道发射到太空,弹头在太空释放并以高超音速落入大气层。传统洲际弹道导弹的有效载荷会受重力影响。据 Defence IQ 报道,高超音速技术使用的弹头装到重新进入大气层的滑翔器上,凭借其符合空气动力学的外形,它可在突破声速时驾驭自身移动所产生的冲击波,从而有足够的速度可突破现有导弹防御系统。

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在 2018 年 3 月的全国演讲中宣称俄罗斯已成功测试高超音速核武器。普京称俄罗斯的“Avangard”高超音速滑翔器为“理想武器”,并认为北约的导弹和防空系统“无法与之匹敌”。

普京说:“任何反导弹系统——即便是未来的反导系统都没有希望对它造成阻碍。”

十多年来,美国情报部门一直知晓俄罗斯在开发会破坏稳定的武器系统,他们对普京的言论并不感到意外。据 CNBC 报道,美国情报报告也证实了俄罗斯已成功进行可携带核弹头的测试。
美国对俄罗斯及任何想要开发高超音速核武器的国家发出了严厉警告。

据 CNBC 报道,塞尔瓦表示:“我们必须对所有潜在对手表明态度,如果要研制核武器,我们将作出实质性回应,并将对其造成对等伤害——这是不可谈判的。所以,绝不要这么做。”

部分专家认为,俄罗斯和中国似乎正在努力为高超音速武器装备核弹头,但美国侧重于常规打击武器。

在普京的演讲中,一段动画视频显示导弹从俄罗斯发射并击中美国。

据英国线上报刊《独立报》报道,时任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希瑟·奈特(Heather Nauert)于 2018 年 3 月表示:“观看这样的动画视频确实令人感到遗憾。我们认为这不是负责任的国际参与者应有之举。”

2018 年 8 月,与美国进行战略竞争的另一个大国——中国宣布本国的新型高超音速武器试验取得成功。

据 CNN 报道,中国航天空气动力技术研究院(CAAA)对“星空-2 号”航空器进行了第一次测试,并宣称该航空器最高速度达到 6 马赫——六倍于声速,即每小时 7344 公里。

中国航天空气动力技术研究院未公布其高超音速飞行器计划,仅表示这是中国当前航空航天工业发展的一部分。中国航天空气动力技术研究院的一份声明指出:“星空-2 号飞行试验项目具有很大的创新性和技术难度,面临着多项尖端的国际技术挑战。本次飞行测试仪可控,科学数据有效。火箭完全回收标志着星空-2 号顺利完成飞行测试,标志着‘中国第一架乘波体’成功试飞。”乘波体是一种高超音速飞行器,它利用自身飞行产生一个升力面的冲击波,从而提高超音速升阻比。

计算机模拟演示Avangard高超音速飞行器在飞向目标途中躲开导弹防御系统。美联社

美国承认,随着中俄推进高超音速武器研发,他们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

2018 年 3 月,美国战略司令部的约翰·海顿(John Hyten)将军向 CNN 表示,“中国已对高超音速能力进行测试,俄罗斯已进行测试,我们也已进行测试。高超音速技术能力是一项重大挑战。我们需要一套不同的探测设备,才能发现高超音速威胁。我们的对手知道这一点。”

部分分析师认为,中国的高超音速发展可能比他们所宣称的已经走得更远,但在很大程度上仍保持缄默。尽管如此,美国军方官员表示,中国的高超音速运载系统可能到达离中国海岸数千公里的地方,“并使我们的航空母舰战斗群或我们的前方部署部队陷入危险境地……”美国国防部负责研究与工程的副部长迈克·格里芬(Mike Griffin)在 2018年4月举行的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听证会上如是表示。

据《商业内幕》报道,格里芬在听证会上表示“如今我们没有能够使他们面临相应风险的系统,也不具备防御这些系统的能力”,并称“如果他们选择部署这些系统,今天我们将处于不利地位”。

随着紧迫性的增加,美国空军官员表示,未来的前进方向将包括一边发展演进,一边学习。

“高超音速是一个我希望我们能够在测试过程中跳出来,学到很多东西的项目。因此,与其花时间测试确信自己能做的事情,不如缩短测试时间安排,跳出来让测试专注于学习一些东西,”2018 年 7 月负责采购、技术和物流的美国空军助理部长威尔·罗珀(Will Roper)博士向《国防新闻》杂志表示,“仅仅是这种思维模式的差异,便会让我们的高超音速项目浪费多年时间。我们希望在三到四年内(达到初步行动能力),所有这一切都是因为以实验性测试项目的方式开展,其合规期很长。”

美国前国防部副部长罗伯特·沃克在 2018 年 6 月指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大量投资优先用于其武装部队的现代化和发展下一代军事技术。习近平设定了到 2030 年让中国成为世界人工智能领导者的目标。
但是,中国在与军事现代化有关的所有事项上争夺领先地位的努力无法压倒美国维持稳固的战略存在和保持优势的需要——特别是在高超音速技术方面。

据 CNN 报道,沃克表示,“我们必须赢得这场比赛。”

《观察》杂志为美国北方司令部旗下刊物。


美国空军 B-52 轰炸机准备携带 X-51 高超音速飞行器到靶场进行试射。路透社

导弹如何实现高超音速飞行

解决高超音速面临的挑战有两种方法:超燃冲压发动机和加速滑翔。超燃冲压发动机吸入空气,依靠高速提供动力。

加速过程中,更多空气和燃料会推入发动机,使之达到高超音速。

助推滑翔模型让之后会重返大气层的飞行器到达极高的高度,飞越地球上层的高层大气。

传统弹道导弹已经能够以高超音速飞行。它们用于携带核弹头和常规弹头,飞行过程中能够到达外层空间,但无法操纵。

但最新类型高超音速导弹较小、能制导并设计用于携带常规炸药,可在战区行动中作出具有时间敏感性的快速反应。

来源:每日邮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