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打击中国毒贩

美国打击中国毒贩

美国官员正加大力度阻止中国企业制造和销售用于生产最终流入美国的合成类鸦片的化学品。

美国金融犯罪执法网(U.S. Financial Crimes Enforcement Network)将三名中国公民——郑富景、郑光华和严晓冰(三人名字为Fujing Zheng, Guanghua Zheng 和Xiaobing Yan音译,其中郑光华和郑富景为父子关系)认定为“重要外国毒贩”,并将他们认定为“麻醉品大王”。美国财政部表示,这三人“控制着一个制造和销售致命麻醉品的国际贩毒网络。这些麻醉品直接造成了美国的类鸦片成瘾、过量服用和致死危机。”

郑富景和严晓冰向美国运送了数百个合成类鸦片包裹,他们“通过在线广告和销售锁定客户,并利用商业快递公司走私毒品”。

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表示,已知这三人使用数字货币比特币。该办公室公布了这些贩毒嫌疑人的相关比特币地址,以“最大限度地干扰他们的金融交易”。

2018年,美国检察官办公室公布了一份含有43项指控的诉状,指控郑富景和郑光华合谋制造非法毒品,并将其运往至少美国的37个州和全球25个国家。2017年,严晓冰被控犯有类似罪行。据《纽约时报》报道,这些被告仍然逍遥法外,中国未对他们采取任何行动。

中国于2019年4月宣布禁止所有种类的芬太尼,但并未禁止用于制造芬太尼的化学品,从而使中国制造商能自由地制造、运送这些化学品到其他可制造芬太尼的国家(包括墨西哥)。(附图:2019年1月,美国海关和边防人员从一辆由墨西哥入境美国的卡车上缴获大量芬太尼和甲基苯丙胺。)

有时芬太尼仍直接从中国流入,这种类鸦片渗透到美国的程度达到了空前巨大的规模。据美联社报道,弗吉尼亚州执法官员于2019年8月下旬表示,他们破获了一个多国贩毒集团,并没收了大量来自中国的廉价芬太尼——这些芬太尼足以造成1400万人死亡。缉获的30公斤芬太尼来自上海寄往美国的邮件。

据美联社报道,弗吉尼亚州东部地区的美国检察官G·扎卡里·特威利格(G. Zachary Terwilliger)表示:“我们必须制止中国人的这种做法。”

中国认为是美国对该药物的需求造成了这一问题。中国官员称,美国需研究为何他们会出现类鸦片危机,而非责怪中国。“美国芬太尼问题的根源不在于中国,”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

芬太尼是一种相对容易合成的廉价类鸦片止痛药物,其效力是海洛因的50倍,并在美国的类鸦片危机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它以多种形式在美国出售,并且都是致命性的。它可以与海洛因、可卡因或甲基安非他明混合,可压制成药丸并伪装成为处方药出售。

芬太尼已导致美国历史上最致命的毒品蔓延。据《华盛顿邮报》报道,2013年至2017年间,有超过6.7万名美国人死于过量服用合成类鸦片药物,其中大多数人死于过量服用芬太尼。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提供的数据显示,2018年另有31473名美国人死于过量服用。

记者本·韦斯特霍夫(Ben Westhoff)在为2019年8月18日的《大西洋》杂志撰写的文章中表示,制造芬太尼最常用的成分为“NPP”和“4-ANPP”这两种化学品。韦斯特霍夫于2017年初开始研究芬太尼危机时,“互联网上到处都是关于这种化学品广告”。一位中国商人告诉他,这些化学品在墨西哥的销量高于美国。

韦斯特霍夫写道:“这并不奇怪,因为在美国使用的大多数非法芬太尼(去年美国3.2万人死于芬太尼)来自墨西哥。墨西哥贩毒集团缺乏训练有素的化学家能从零开始制造芬太尼,因此他们从中国大量购买半成品。接下来,制作成品芬太尼就非常简单。”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