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 知识

网络 知识

社交媒体平台成为日常行动的一部分,为此军事和安全部门整合各项保障措施

玛丽·马尔科维诺维奇(Mary Markovinovic)/亚太安全研究中心

WeAreSocial.com 网站的 2019 年数字报告显示,全球近乎一半的人口每天都在使用社交媒体——该网站是一个追踪全球使用情况的全球性社交媒体机构。虽然维持个人联系仍然是社交媒体使用的首要原因,但正如市场研究公司GlobalWebIndex 2018 年的一项研究表明,过去五年间电子商务和研究等其他领域的使用也已显著增长。

GlobalWebIndex 的洞察分析师奥利维亚·瓦伦丁(Olivia Valentine)表示:“如今正在发生渐进的过渡,个人分享将成为一种配菜,而非主菜。现在吸引消费者的是原本在社会媒体之外发生的具有目的性的活动。”

2012 年以色列与哈马斯之战蔓延到 Twitter 上之后,军事和安全部门开始采用社交媒体作为行动工具。互联网平台已成为另一个战场,正如《点赞战争:社交媒体的武器化》(LikeWar: The Weaponization of Social Media,P.W. Singer 和 Emerson T. Brooking 著)这本书中所述。

男子在缅甸仰光一家茶饮店使用智能手机。 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通过社交媒体的武器化,互联网将改变战争和政治,正如战争和政治将改变互联网那样,”LikeWar 网站指出。“恐怖分子直播他们的袭击行动,‘Twitter 战争’会造成真实世界的伤亡,病毒性的错误信息不仅会改变战争的结果,也会改变国家的命运。其结果是,战争、科技与政治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变成为一种在我们的智能手机上开打的新型战场。”

社交媒体长期以来一直是公共事务办公室负责的领域。但分享或收集信息的需求已扩大到其他行动领域,包括信息行动、情报以及灾害和危机管理。随着信息的行动化(甚至是武器化),清理数据进行公开发布的能力已超越公共事务领域。

虽然存在与使用社交媒体作为主要传播平台相关的合理担忧和风险,但它为各组织提供的优势大于这些担忧。社交媒体并不是一种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消失的现象。因此,如果使用得当,它可成为一种力量倍增工具。

最大的风险来自缺乏规划

随着信息的行动化(特别是在灾害管理或反恐领域),清理信息以便及时公开发布的授权程序可能会让人手不足的公共事务办公室不堪重负。大多数公共事务办公室没有足够工作人员来跟踪、维护和分析多个社交媒体渠道的信息以支持这些额外的职能领域。

2018 年 11 月举行的关于军事和国防部门社交媒体的会议上,一位美国陆军数字通信专家这样说道,“没有枪,你不会派士兵上战场。”他解释了给从事社交媒体帐号工作的士兵提供培训的重要性。

明确的规划和培训对于满足对社交媒体上的存在日益增长的需求至关重要。在计划为军事或安全项目实施社交媒体和其他应用时,必须确定:

• 你的目标是什么?
• 受众对信息质量和传递方法的期望怎样?
• 你将如何克服资源的限制,去实现这些目标和期望?
• 你将如何与受众互动?
• 你将如何克服语言障碍?
• 你将安排谁负责管理该项目?你计划提供哪些培训?
• 你需要制定哪些政策和流程?你将如何制定有效率的流程,以便及时批准发布信息?
• 你如何保持帐号安全,以降低黑客风险?
• 你将如何衡量和跟踪项目的有效性?

灵活性是

Facebook 继续在全球社交网络格局中占主导地位,他们在缅甸、印尼和菲律宾等地势头仍然强劲。但许多年轻人(特别是在美国)已不再使用Facebook,他们更喜欢 Instagram 和 Snapchat。许多人也不再使用谷歌,并用 YouTube 作为主要搜索引擎。这表明,在虚拟世界中制作高质量视频与书面文本一样重要。

这些平台在中国受到限制——在那里,腾讯是继续融入人们日常生活的主要社交媒体平台。随之而来的是,政府对其使用的审批和追踪。由于某些人群的信息消费方式受到限制,因此不仅要了解预期受众,还要了解他们实际生活和虚拟生活的地方。

菲律宾军队士兵参加关于在社交媒体平台上辨别假消息的讲座。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让你的信息被听到

许多社交媒体平台已经找到如何利用信息流盈利的方法。因此,只是在 Facebook 页面上发一个简单帖子可能几乎或完全没有影响。即使人们是网页订阅者,这些帖子也不会自动出现在他们的新闻提要中。要使帖子达到预期的覆盖面,信息传播者必须加强互动。这意味着要有人专门回应每条评论,并提出问题来开始对话。

另一种办法是支付推广费用。在社交媒体上支付信息推广费用的概念因国家而异。美国仅允许招聘服务机构支付社交媒体推广费用。其结果是,许多军事公共事务办公室的社交媒体平台互动率下降,迫使他们把重点放在有机互动上。

社交媒体与灾害管理

许多政府正在开发应用去帮助更好地协调救灾期间的信息。部分应用是在联邦政府级别运行。在一些大的地理区域,许多应用是在城市一级运行。

例如,2014 年,菲律宾政府与总部设在菲律宾的在线新闻网站 Rappler 合作开发了一款应用,用于共享被称为“Batingaw”的信息。此后出现了许多其他支持特定地区(如马尼拉大都会)的应用。

不良信息的分享是社交媒体上一种风险,但风险更高的往往是缺乏分享,导致受众的期望无法满足。

受众的期望往往与政府审批程序的时间安排不相符。2018 年夏威夷导弹误报事件期间,夏威夷应急管理局(HEMA)通过电视和移动电话警报发布了即将发生袭击事件的信息。15 分钟后,情况确认为误报,并获得批准才发布明确的信息。最初消息发布 17 分钟后,夏威夷应急管理局在 Twitter 上发布更正,45 分钟后在播发错误消息的相同渠道上发布。据大多数新闻媒体报道,当局过了 38 分钟才发表正式声明。

中国的即时通讯平台——微信受到政府监控。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正常工作环境中,半个小时似乎已经属于快速反应,但在危机局势中,这种速度可能缓慢到令人费解。虽然人们对误报感到愤怒,但他们认为政府过了太长时间才分享更正信息(甚至是关于如何自保的有用信息),这令他们更加愤怒。

非政府组织(NGO)也在开展信息共享业务,特别是在人们不信任政府公布信息的情况下。虽然让非政府组织协助这一进程是有益的,特别是在人力有限的情况下,但也意味着将把分享信息的责任交给第三方。

未来……

WeAreSocial.com 的《2028 年社交媒体》报告指出,社交媒体的使用将不断演变。WhatsApp 和 Snapchat等通讯平台将继续扩大其覆盖面。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将继续改变用户体验。有些人认为,Facebook 将压倒所有其他平台,成为一个超级平台,而另一些人则预计随着社交媒体充分融入基本的工作和家庭应用,整个联网体验将改变。

关于隐私问题,关于政府和公司控制问题的辩论仍在进行。有些人为了方便愿意牺牲隐私。尽管如此,问题仍然是对各国政府接管社交媒体并利用其跟踪公民的担忧。

社交媒体控制方面,通常有三种不同理念。美国的理念倾向于支持企业利益。欧盟的政策是保护个人隐私高于公司利润。中国的理念是支持政府对社交媒体的全面控制。

一段时间内,不会有某种特定的社交媒体政策成为全球规范。无论是制定统一的政策还是采取多种办法,但有一点仍然很清楚,即军事和安全部门应注意:社交媒体的使用不太可能消失。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