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事 数字游戏

海事 数字游戏

了解并应对中国三支海上武装

安德·S·埃里克森博士/美国海军战争学院

中国在习近平雄心勃勃的领导下,凭借其全球最大规模的造船工业和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及国防预算,正在依靠自己的努力并以自己的方式成为重要的海上强国。

中国的武装力量主要有三大组织,每个组织均有海上次级组织。按舰船数量计算,中国的海上武装已经是全球规模最大的海上力量。人民解放军(PLA)下辖人民解放军海军 (PLAN);人民武装警察正式领导中国海警局
(CCG)的大部分海上执法力量;人民武装力量民兵下辖不断扩大的海上部队——人民武装力量海上民兵(PAFMM)。

中国并非寻求战争,但他们决心强行改变现状,在所谓海事灰色地带行动中采用庞大的第二和第三海上武装力量,在周边海域(黄海、东海和南海)进一步推行其存在争议的主权主张。通常情况下,中国第一海上武装力量会在远处提供协调和威慑。

三支海上武装力量

中国第一海上武装力量即人民解放军海军已经拥有比其他任何海军更多的舰船。美国国防部的《2017 年中国军力报告》指出:“解放军海军是亚洲规模最大的海军,拥有 300 多艘水面舰艇、潜艇、两栖舰艇和巡逻艇。”美国海军情报办公室预计到 2020 年解放军海军将拥有 313 至 342 艘作战舰艇。与此同时,根据该办公室官方网站的消息,截至 2018 年 4 月 13 日,美国海军拥有 285艘“可部署的作战舰艇”。

中国第二海上武装力量——海警局的规模同样是全球最大,拥有舰船数量超过所有地区邻国的总和:他们有能在远海开展行动的 500 吨以上舰船 225 艘,另有 1050 多艘近海舰船,总数 1275艘。预计到 2020 年中国海警局将拥有总计 1300 多艘舰船:260 艘能够远海开展行动的大型舰船(其中许多能够在全球行动),以及另外 1050 多艘近海小型舰船。

这相当于从 2005 至 2020 年的 15 年间海警局舰船总数净增加 400 艘。其中包括 202 艘能够远海行动的舰船,相当于这一类别增长 350%。

质量改善方面,中国现已淘汰性能低下的老旧大型巡逻舰。他们正在运用通过研究美国和日本海岸警卫队“黄金标准”所获得的经验教训,并且中国海警局在更远海域、更长时间开展行动的经验越来越丰富。其结果是,新的舰船功能包括直升机、拦截艇、甲板炮、高性能水炮以及适航性提升。中国两艘 165 米长,20 多米宽,满载排水量 1 万多吨的 Zhaotou 级巡逻舰是世界上最大的海警船,排水量超过大多数现代海军驱逐舰。中国大部分新造的海警船设有直升机甲板,部分设有机库。许多新海警船在船尾设有小艇滑道,能快速部署拦截艇。其中包括长约10 米的快速拦截艇,配有双舷外发动机,能够对渔船或其它船只进行高速检查、登船、搜查和扣押。许多新建舰船装有 30 毫米炮,一些较大型舰船装配 76 毫米主炮。现在大部分新造中国海警船在上层结构高处装有高流量水炮。

中国第三海上武装力量——人民武装力量海上民兵(PAFMM)是一支由国家组织、发展和控制的武装力量,直接受军事指挥链指挥,开展中国国家行动。该武装由地方支持,但受中国中央官僚机构最高层,即习近平本人领导。参与许多此类事件的这些业余精英部队将海洋业工作者(例如渔民)直接纳入中国武装力量。他们有自己的日常工作,通常由海军组织接受海上民兵训练,并在需要时采取行动。

中国第一艘航空母舰辽宁号驶抵香港访问。 美联社

2015 年以来,中国正在从南沙群岛三沙市开始发展全职民兵武装:更专业、更军事化、待遇优厚的部队(含军事征召人员),安排到84 艘装备水炮和舷外支架(用于喷水和撞击)的大型船只。
民兵不承担渔业职责,接受包括轻武器在内的和平时期和战时应急多重训练,并定期派往南海争议岛礁(即使是休渔期也有此类调遣)。

远海与近海行动

中国第二和第三海上武装力量正在协助实施从“近海防御”演变为“近海防御”与“远海护卫”相结合的海军战略。中国的海事武装力量态势正在从以地区海域为重点的协同三支海上武装力量转为通过进一步分工去实施新战略——人民解放军海军大幅增加海外任务和存在,海上民兵和海警的职责和任务随之扩大,以填补海军留下的空缺。

原美国印太司令部司令小哈里·哈里斯上将于 2018 年 2 月在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作证时说道:“在整个南海,中国空军、海军、海警和海上民兵均保持强大存在。定期巡航和演习确保所有岛礁及周边都有中国武装力量,而不仅仅是中国占领的岛礁。中国频繁挑衅非本国武装力量的存在,包括其他提出领土主张的国家,而且特别针对美国。中国经常夸大其权威,并坚持要求外国武装力量远离或征得中国许可才能开展行动。”
在近海,中国利用海警和海上民兵,以其他相关各方无法有效应对的程度,针对来自海上邻国及美国的船只采取灰色地带行动。

中国在整个南海东海国际海上事件中利用这些武装力量推行其存在争议的主权主张。这危害了美国维持地区现状(包括和平、繁荣所依赖的规则和准则)的重大利益。

2014 年 6 月南海,右侧一艘中国海警船只经过中国钻井平台“海洋石油 981 号”附近。越南对钻井平台的位置提出质疑,称其位于越南 200 海里专属经济区内。几周后,中国将该钻井平台向海南方向移动。 路透社

今天,中国海上武装力量正在包围菲律宾提出领土主张的敦谦沙洲(中业岛附近)。自 2017年 8 月以来,中国在该岛附近保持至少两艘海上民兵船只存在。中国海警频繁挑战日本对尖阁列岛的行政管辖。中国海事执法和海上民兵船只和人员合作,于 2014 年将越南船只从中国海洋石油公司“海洋石油 981 号”钻井平台附近争议海域驱离,于 2012 年从菲律宾手中抢占黄岩岛,并于2009 年骚扰美国海军无瑕号研究船。

在过去两年中,海上民兵部队参与了中国 2015 年在美国海军拉森号驱逐舰附近的行动,2014 年骚扰美国海军 Howard O. Lorenzen 号,2014 年封锁仁爱礁,骚扰多艘越南政府船只和测量船;以及占领并开发美济礁,导致 1995 年与菲律宾发生美济礁事件。

建议

正如《2017 年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所强调,中国与美国进行持续竞争——报告认为,这既非完全和平状态,也非完全战争状态。为了继续捍卫美国利益并维护自由开放的印太,美国海军必须继续在数量上实现增长,维持强大的存在,并协同国内外盟友及合作伙伴,利用足够数量的远程打击系统,遏制即便是最为坚决的扩张。

为了在重要海域维持存在和影响力,数量至关重要:即使最先进的舰船,也无法同时在多个地方出现。例如:在不断升级的美中战略竞争中,美国处于客场劣势。美国海岸警卫队巡逻舰重点针对远离国际争端的美国周边海域,美国海军则分散在全球各地,许多舰船由于职责、地理和时间因素,与东亚海事隔离。但是,中国所有三支海上武装力量都首先以靠近中国本土,靠近其陆基航空和导弹覆盖范围及补给线的争议近海和周边海域为重点。

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人员于 2018 年 4 月在南海参加阅兵。中国继续在南海开展激进活动,包括在近期于争议海域修建的人工岛上部署军用设施。 路透社

与此同时,美国及其盟国和合作伙伴必须加强遏制中国猖獗的灰色地带行动,目前中国的工作重点是在邻国和国际社会享有合法权利的岛礁和海域施行本国法律,并提出存在争议的主权主张。

哈里斯上将曾正确地强调,为了增加中国海上胁迫行动的复杂程度并做出反制,美国应通过分享更多关于中国所有三支海上武装力量的信息,强调集体安全的合作性质,并鼓励盟国和合作伙伴投资发展与美国互补的能力,进一步体现美国在印太地区的积极领导作用。充分利用志同道合利益相关方的一个尤为有前景的领域是:进一步采取有助于监控附近海域和空域及共享所获得信息的海域感知协作方针。通过硬件和训练支持协助能力较差的合作伙伴将有助这些国家不仅能更好地帮助自己及加强维持现状的能力,还能丰富共同行动的前景。

此外,美国也可以更有效地利用中国的弱点和制约,限制其负面行为。在战略层面,美国可通过公开揭露其真实性质,并展现要让非法行为承担后果的决心,限制中国不受监管并狡辩否认(但令人怀疑)的灰色地带武装的行动能力。
• 首先,美国应对中国的行动表现出更大的警觉,以改变其行为。
• 第二,美国应告知不可接受的行为将造成的后果。
• 第三,美国应利用所有适宜场合进行战略沟通。
• 第四,美国应全面应对中国的各海上武装力量。美国应明确表示希望包括海上民兵在内的所有三支海上武装力量遵守美国海上武装力量所遵守的相同国际公认法律、航海和通讯标准,包括《国际避碰规则》和其他国际航海规则。
为了夺回行动主动权,美国必须更好的遏制并惩罚中国任何以危害美国利益的方式利用海上民兵的行为,通过必要情况下适度升级打破中国的不对等优势。
• 首先,美国需要接受一些摩擦,迫使中国在缓和事态(有利于美国的结果)与其希望避免的升级触及美国红线之间做出抉择。
• 第二,美国必须在维护东亚海洋和平及对所有国家开放的前线支持盟国及合作伙伴,协助他们自助,并协助他们为地区提供支持。
• 第三,美国应考虑相应加强针对中国的接触和信号规则。美国不应容忍任何干扰或破坏美国军方舰船安全、行动或任务的企图。
• 第四,为支持上述几点,美国必须广泛确定各种有说服力的后果,包括能迅速且有创造性地造成代价(恰好超过中国的不当收益即可)的惩罚方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