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制 问题

控制 问题

北京如何用社会信用体系塑造公民和外来者的行为

《论坛》员工

在中国,忘记拴狗或不缴纳违停罚款可能会产生持久的后果。据美联社报道,仅 2018 年中国便有 2300 万人因为 “社会信用”得分较低而被政府禁止购买机票或火车票。

中国共产党认为,社会信用评分制度将有助于改善社会秩序。自 2014 年以来,该党根据可数字化跟踪的行为(从未缴税款到违反租赁法律,或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对政府的负面评论)给每个公民打分的运动一直在发展。

关于评分算法的运作方式,该执政党并未展现多少透明度。他们承认该制度奖励那些社会信用得分高的人可享有出国旅行、豪华住宿的自由,可享受较低的贷款利率,可获得更好的工作。得分较低的公民将面临处罚,包括禁止从事管理工作,禁止乘坐火车、飞机旅行,甚至不得入住高级酒店。

一名男子在北京举行的 2018 年中国国际社会公共安全产品博览会(Security China 2018)上展示交通监控软件。中国到 2020年可能在全国安装多达 4.5 亿台监控摄像机。路透社

虽然中共公布了到 2020 年建立全国社会信用体系的目标,但目前只有大约六个地方当局和数家科技公司发起的试点项目出现了混乱。据《时代》杂志的一篇报道,其中一家公司是芝麻信用,该公司由网络购物帝国——马云的阿里巴巴运营。该公司通过考虑各种金融和社会行为,确定社会信用评分。

中国委托八家公司(包括芝麻信用的母公司——蚂蚁金融及社交网络巨头腾讯的合作伙伴——中国信而富)开展信用评分系统的试运行。该党的指导方针要求建立全国性的制度,“让失信者寸步难行,让守信者一路畅通”。

这些公司可以访问大量的个人数据。例如,芝麻信用可进入阿里巴巴的移动支付应用——支付宝,支付宝在全球范围内拥有超过 10 亿用户。腾讯开发了拥有 8.5 亿多活跃用户的通讯应用——微信。

虽然数以百万计的公民已在试点制度下得到奖励或惩罚,但政府未说明他们计划如何在全国范围内推广该方案。但目前使用的制度引起了国际关注,外界担心独裁政权将对其公民并可能对国外的商业伙伴实行“奥威尔式”控制。奥威尔式控制是指小说家乔治·奥威尔在《1984》一书中描述的反乌托邦场景。美国副总统彭斯于 2018 年 10 月批评中国的制度是“以控制人类生活的几乎所有方面为前提的奥威尔式制度”。

轻罪重罚

违规行为可能只是像罚款或拖欠贷款那样轻微,但惩罚却可能严厉且持久。中国国家公共信用信息中心的报告指出,2018 年试图乘飞机旅行者因社会信用得分低而被禁止购买机票达 1750 万次。另有 550 万张火车票购买请求因同一原因被拒。同一份报告指出,128 人被禁止离开中国,因为他们没有缴纳税款。

社会信用体系扩展到日常生活的许多方面。例如,在山东济南,如果不妥善照顾犬只,则政府可能会没收该宠物。该市的社会信用体系要求养狗者向警方登记。据英国报纸《每日电讯报》的一篇报道,狗主人获得许可证后,开始时将有 12 分,这个分数会嵌入狗项圈上的二维码内。

政府根据违规行为扣分,这些违规行为包括从不牵绳或不带标签遛狗到不清理垃圾。犬只禁止进入公共场所(包括交通工具和酒店),也不允许在城市的公共喷泉嬉戏。如果狗主人扣完全部 12 分,政府将没收犬只,并要求狗主人通过关于负责任地饲养宠物的考试。官媒报道称,大多数失去狗的人最终通过了考试,并拿回了他们的宠物。

对得分高者的奖励各不相同,包括能源账单折扣、银行利率优惠以及无需押金即可租赁物品。BBC News 的一篇报道称,中国最大约会网站——“百合网”让社会信用得分优秀者的个人资料更突出。百合副总裁 Zhuan Yirong 解释道:“一个人的外表非常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能够谋生。伴侣的财富可保证舒适的生活。”

中国共产党使用监控软件识别关于人员和车辆的详细信息。 路透社

虽然那些被认为值得信赖的人可享受更活跃的约会生活,但那些处于相反境地的人却为被公开标记为不守信而感到羞耻。47 岁的前出版商 David Kong 向《南华早报》表示:“这比坐牢更糟糕,因为至少判刑是有年限的。”Kong 在这份阿里巴巴所拥有的报纸上称被认定为“老赖”者的生活将暗无天日。

这是因为中国将“失信人员”名单公开,地方政府找到了创新的方式予以公布。据官媒新华社报道,某个县推出一种铃声,警告来电者他们即将与“老赖”交谈, “您好,浦安县人民法院提醒您,您拨打的机主已被列入失信人员名单。请在与其交往时保持谨慎!”

中国另一个法院系统——河北高等人民法院在中国社交媒体平台微信上推出了小程序——“老赖地图”,于 2019 年 1 月开始试用。批评者认为这款程序存在隐私问题,该程序允许用户核实半径 500 米以内的人是否未偿还债务。

政府官员也未能幸免。2019 年 3 月,东南部的泉州市开始对公务员的个人行为进行评分。据彭博社报道,商务枢纽温州已经开始通过为公职人员行为打分决定其晋升和奖励,沿海城市舟山也开始保存政府工作人员的社会信用记录。

主权问题

这场政府控制运动已经在中国境外掀起波澜。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 (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国际网络政策中心(International Cyber Policy Centre)非常驻研究员兼柏林默卡托中国研究所(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 in Berlin)客座学术研究员萨曼莎·霍夫曼 (Samantha Hoffman)博士表示,中国利用大数据收集来监测、塑造和评估公民行为会影响到试图与其做生意的国家。

她在2018年的一份报告中写道:

“社会信用法规已被用于迫使企业改变说法,以符合中国共产党的政治要求。”她在报告中指出,“这将影响到国际商业界和华侨社区,并可能直接干涉其他国家的主权。”这篇报告题为《社会信用:借助技术强化的权威控制与其全球影响》。她举例指出,中国国家民航总局于 2018 年 4 月采取行动,指控将台湾、香港和澳门列入公司网站的国际航空公司违反中国法律。

2018 年 4 月 25 日,中国国家民航总局指责联合航空、澳航和其他数十家在官网上列出港澳台的航空公司“严重不诚实”。霍夫曼写道,中国当局表示,如果不将这些地点归入中国地区,“将计入相关航空公司的信用记录,并根据网络安全法等其他法律做出处罚”。

霍夫曼写道,社会信用实验以这种方式被用于“迫使国际航空公司承认并采纳中共的真相版本,压制关于台湾的其他观点”。

霍夫曼表示,中共认为这些地区是中国的一部分,航空公司被指控违反的规则是为了“建立社会信用体系而实施的两项关键政策”。许多航空公司改变了官网的旅游目的地描述,以符合中国的要求。

浙江杭州,火车站内 人潮涌动。2018 年,中国政府认为约 550 万人不值得信赖,禁止他们乘坐火车旅行。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随着企业继续屈从,”霍夫曼写道, “接受中共的主张最终将成为一个自然而然的决定,因此这是一个干涉其他国家主权的规范”。

中国声称,将台湾列为一个国家违反了维护“其国家尊严或利益”的法律。例如,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对日本零售商无印良品上海分公司处以 20万元(41,381 美元)的罚款,因为他们开发将台湾列为国家的包装。

此案与 2018 年 1 月 1 日生效的条例相配合,该条例要求在中国拥有营业执照的每家公司都有一个 18 位数的社会信用代码。

监控政权

这种数据监控仅代表中国行为控制方法的一个方面。另一个板块是监控公民行动的庞大摄像机网络。

中国公安部于 2015 年号召建立一个“无所不在的、完全连接的、始终开启以及完全可控的”视频监控网络。IHS Markit 是一家总部设在伦敦的全球信息提供商,该公司预计中国到2020 年将在全国安装 4.5 亿台摄像机。

据中国媒体报道,截至 2018 年 8月,警方在北京安装了超过 46,000 台监控摄像机,足以覆盖每个街角。4300 多名警官负责观察监控录像。

这种无处不在的监视影响到人权。

2019 年 2 月,据非营利组织 GDI 基金会的荷兰互联网专家维克多·格弗斯(Victor Gevers)透露,中国在新疆地区安装了大规模视频监控系统——该地区是维吾尔穆斯林的家园,维吾尔人遭到党国的大规模任意拘留,他们被关进政治再教育营。据路透社报道,中国监控公司——深网视界科技有限公司(SenseNets Technology Ltd.)追踪新疆超过250万人的流动情况。

挑战老大哥

霍夫曼认为,想要遏制中国新兴监视政权的印太国家和西方民主国家手中握有抵抗的工具。她坚持认为,民主政府应更加积极主动地抵制中共扩大社会信用制度。她写道:

“民主政府不能强迫企业拒绝遵守北京的要求,但为了减轻中国国家行为带来的风险,也不能放任企业。”

她表示,各国政府应查明可用于社会信用制度的技术的潜在用途。她建议对“中国国家社会信用体系中已经使用并可能有用的西方技术和研究的出口实行更严格的管制”。

贵州省贵阳市,一名男子在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场馆内走动。中国政府正在与大数据公司合作 监控其公民的上网习惯,以影响他们的行为。路透社

霍夫曼表示,希望削弱社会信用体系影响的国家应审查新兴技术,并密切关注大学和研究伙伴关系。“显而易见的起点是要防止出现这样的情况,例如悉尼技术大学全球大数据技术中心接受了中国国防企业——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CETC)提供的 2000 万美元资金。”

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是中国视频监控设备背后的国有企业。他们资助了悉尼理工大学最近的公共安全在线视频检索系统项目。

为了防止数据被导出供北京系统使用,各国政府应强调数据保护,特别是在大学一级。霍夫曼写道,比如应该要求设在世界各地大学校园的孔子学院将数据存储在大学所拥有的软硬件上,确保其不会被转移到中国。

如果数据得不到保障,就会助长这个已经剥夺中国居民言论自由等基本权利且日益发展的制度。中国记者林虎(Lin Hu,音译)向加拿大报纸《环球邮报》表示,他因撰写有关新闻审查和政府腐败的文章而被逮捕、罚款和列入黑名单。他被列入“最高人民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禁止购买机票,禁止乘坐某些火车,禁止购买房产或借贷。

他向该报表示:“没有档案、没有警方逮捕令、没有正式的事先通知。他们禁止我享有我曾经有权得到的东西。真正可怕的是对此你无能为力,无法向任何人求助,被困在不知何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