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界呼吁老挝叫停在湄公河干流建设最新大坝

外界呼吁老挝叫停在湄公河干流建设最新大坝

权利团体呼吁老挝叫停在湄公河建造最新水力发电大坝的计划(老挝已批准该计划),并警告称这将给依赖湄公河谋生的数百万人带来严重后果。

2019年10月8日,为期六个月的琅勃拉邦(Luang Prabang)大坝“事先协商流程”启动,让老挝在湄公河委员会(MRC)的合作伙伴——柬埔寨、泰国和越南有机会评估项目计划并提出问题。权利团体表示,围绕之前已批准项目进行的协商令受大坝影响最严重的农业和渔业社区感到失望,他们认为这次协商的结果也会不会有什么变化。

琅勃拉邦大坝是老挝第五座进入协商流程的湄公河干流大坝,其发电能力可达1460兆瓦,将成为该国迄今为止最大的大坝。当中第一座大坝——沙耶武里(Xayaburi)大坝将于10月底之前开始发电。(附图:位于南康河与湄公河之间的琅勃拉邦市鸟瞰图。)

International Rivers是一个倡导可持续河流管理的组织,其泰国行动总监皮安波·迪特斯(Pianporn Deetes)表示:“过去四次协商流程存在巨大漏洞,受影响群体被排除在外。”

她说道,“以我个人的观点,这次协商只是一个批准项目的橡皮图章。”

湄公河委员会成员在协商期间不能否决对方的湄公河计划,只能表达不满和提出请求。

针对围绕沙耶武里大坝提出的关切,老挝政府和大坝开发商——Xayaburi Power作出了改变,以帮助更多的沉积物和洄游鱼类通过大坝。但研究人员和权利团体认为,升级改造可能不会带来多大改变,因为有些升级是以状况不同的河流为模型。湄公河委员会秘书处表示,由于该公司没有分享足够的数据,他们无法分确认这些工作会有多大帮助。

权利团体表示,协商都将以失败告终。

拯救湄公河(Save the Mekong)是一个由湄公河流域相关公民和非政府团体组成的联盟,该组织呼吁老挝叫停建设琅勃拉邦大坝和他们计划建造的其他大坝。

该联盟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没有什么迹象表明琅勃拉邦大坝的新事先协商流程将与过去的协商有任何不同,或表明它将能够确保透明度和问责制的最低标准,更不用说确保受影响群体、民间社会和一般公众有意义的参与。”

声明补充道:“我们呼吁湄公河下游各国政府和湄公河委员会解决关于干流水坝所造成影响这些有待解决的问题,并开展全面的备选方案评估,研究替代方案,而非启动另一个存在缺陷的事先协商流程。”

湄公河委员会秘书处一项为期六年的研究发现,计划于2040年之前在中国以南湄公河主流地区建造的11座水坝的累积效应(老挝9座,柬埔寨2座)会威胁到整个地区的经济和粮食安全。这项研究显示,整个盆地鱼类种群可能会减少至少40%,甚至可能达到80%。

对琅勃拉邦本身的影响评估指出,大坝将使洄游鱼类难以往上游,而顺利穿过大坝的鱼儿能找到的产卵场地也会减少。该研究还指出,一些旨在减轻影响的研究只有在项目开建后才会进行。

尽管有上述警告,但老挝仍在仓促实施他们使湄公河成为“亚洲电池”的计划。

权利团体表示,电力消耗预测显示邻国并不需要这些大坝提供的电力量,而且有更多安全的替代选项。

International Rivers的皮安波表示:“因此,实施琅勃拉邦项目的正当理由需要受到质疑,决策者需要回答这个问题——为什么建筑公司和银行以及开发商越来越多地利用流域的重要资源,而项目存在的影响却受到忽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