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社交媒体网红来模糊新冠疫情“流行病”曲线

利用社交媒体网红来模糊新冠疫情“流行病”曲线

《论坛》员工

关于冠状病毒的错误信息、虚假信息和太泛滥的信息充斥社交媒体平台,增加了政府和医务人员在向社区提供准确、拯救生命的信息方面所面临的挑战。

对地方、州和国家官员的不信任在某些情况下也妨碍了当局说服公众听取警告和遵守准则的能力。

亚太安全研究中心(DKI-APCSS)媒体关系、危机沟通和新媒体讲座讲师玛丽·马尔科维诺维奇(Mary Markovinovic)在中心的新冠病毒信息疫情网络讲座上表示:“由于冠状病毒疫情的爆发,我们看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大的信息疫情——不良信息的分享。”“善意的家庭成员分享含有看似有用信息的文章,但这是互联网的狂野西部,甚至连毫无意义的信息也变得具有吸引力。”

同时兼任亚太安全研究中心公共事务主管的马尔科维诺维奇表示,那些产生和分享不良信息的人包括阴谋论者、极端主义者和故作无知者。她补充道,人们如此渴望得到答案,以至于他们往往愿意相信谬论。以下是马尔科维诺维奇关于哪些人在四处传播错误信息及其背后原因的分析:

  • 善意的错误信息:发现并分享一些看似可信的信息,认为自己是在服务公众的人。
  • 水军:喜欢制造混乱并看着混乱蔓延的人。水军由机会主义者、复仇者、厌世者和少年犯组成。
  • 借机谋利者:通过制造虚假信息(YouTube)赚钱的人,他们可从点击或观看中获利,也可以通过虚假的筹款活动获利。
  • 阴谋论者/极端主义者:他们通常是在推动一个极端的政治议程。例如,密歇根2020年4月举行的“复工”抗议实际上是关于枪支权利与冠状病毒。
  • 故作无知者:基于感情而非事实分享信息的人。如果相关信息支持他们对某个主题的感受,那么他们就会分享一些有毒的不正确信息。
  • 故意性虚假信息活动:由国家和非国家行为者制造,目的是破坏政府或人民对其政府或合作伙伴和盟友的信任。极端主义分子就是在这一领域活动。
  • 绝望者:那些寻求简单的方案来解决我们复杂的世界中的复杂问题的人。

马尔科维诺维奇表示,打击这些网帖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危机沟通方案,其中包括强有力、可信的信息以及网站和热线等明确的信息来源。

为了打击错误信息和信息疫情曲线,马尔科维诺维奇还建议政府和公共卫生官员与具有群众吸引力的社交媒体网红达成伙伴关系。这些网红赢得了公众的信任,可以用作为传递重要的政府和公共卫生信息的渠道。

马尔科维诺维奇向《论坛》表示:“这主要取决于你的受众信任谁,以及他们希望以怎样的方式接收信息。”“领导层必须坦诚,但如果领导层得不到信任,会发生什么?此外,如果领导层不在适合相应受众的沟通渠道上,该怎么办?这种情况下,必须为你的信息寻找处于这些渠道上并得到受众尊重的声援者。”

马尔科维诺维奇表示,报纸等传统媒体也应被视为是合作伙伴。他们的记者与所报道的社区建立了融洽关系,并赢得了读者的信任。出于法律原因,传统报纸还使用事实查核工具,以确保其提供的信息真实准确。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