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化 合作

优化 合作

印太国家需要共同建立 一个以合作和共享信息为常态的区域。

澳大利亚陆军杰克·艾尔伍德少将 图片:澳大利亚联邦/国防部

澳大利亚陆军总长的未来框架构想《加速战争》

(Accelerated Warfare)指出,“我们生活在一个竞争日益激烈的时代,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承受越来越大的压力。这种形势下,我们有这样一个机会:如果我们表现出发挥自身固有潜力的姿态,便能够加强我们的集体繁荣。”

因为在一个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并加速变化的世界中存在的风险和机遇,因此优化我们的合作战区是一项重要议题。

本人作为澳大利亚陆军第一师司令,对我们的陆军总参谋长负责,为执行已知行动和应急行动准备陆军人员和部队,并对他们进行认证。我还负责规划、指挥澳大利亚陆军在东南亚和西南太平洋的所有国际交流活动,这是陆军总长 2018 年 11 月委派给我的新任务。同时,我对联合行动负责人负有共同责任,负责提供澳大利亚国防军的可部署联合部队总部。在这个岗位上,我负责在国内外组建小型联合特遣部队(JTF)或主要联合特遣部队。

2019 年 4 月,澳大利亚部队在布里斯班加利波利军营接受训练后部署到巴格达以北 20 公里的塔吉军事基地。第一师司令杰克·埃尔伍德少将向行进中的士兵敬礼。

最近,本人履行上述职责的具体工作是支持在昆士兰举行的一项重大国际体育赛事——英联邦运动会和多项国际政治活动,支持巴布亚新几内亚的亚太经济合作组织会议和所罗门群岛的选举。

所有这些工作都取得了极大的成功,这证明了我的下属以及派驻部队和人员的工作非常出色。

2019 年 7 月,我的总部在“护身军刀”(Exercise Talisman Sabre)演习期间负责指挥了一个多国联合特遣部队。这个联合特遣部队由 3.3 万名士兵、水手和飞行员以及250架飞机和 50 艘舰艇组成。“护身军刀”是一年两度的联合演习。这项演习突出澳大利亚国防军与其盟国和伙伴国家可靠的重要作战能力。

2019 年 1 月,联合行动负责人给我的总部指派了一项额外的任务:规划和指挥澳大利亚在西南太平洋范围内的所有联合加强地区交流活动。希望我们将能够推动关于如何优化合作的共同愿景的讨论。如果我们要帮助减轻大家在本地区内面临的挑战所带来的风险,并抓住机会,这将是一个重要的愿望。

不断加大的威胁

有些人可能会质疑现在是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需要合作。有多个因素表明,事实确实如此。考虑我们面临的威胁是理解其原因很好的第一步。

且让我们以菲律宾叛乱分子造成的威胁为例。历史上,大多数叛乱分子在组织、地理和文化上都是相互孤立的。虽然叛乱分子曾在不同时期构成威胁并继续构成威胁,但他们是在本地获得动力并激进化,在本地受训,在本地开展行动。有证据表明,情况已不再是这样。现在他们似乎越来越多地成为与地区和全球行为者很好地联系起来的组织。这些跨国行为者往往是非国家行为者,他们会帮助鼓动这些地方团体,向这些团体提供资源、信息、培训和装备。现在恶意行为者正在“谋划他们的战区”,破坏民族国家,他们因为技术和现代互联互通摆脱了地理、国界甚至文化差异等过去存在的这些障碍的束缚。新的互联互通形式加速了激进意识形态的影响和范围,将迄今为止仅限当地存在的问题转变为国际问题。

有大量证据表明,暴力极端主义分子在新通信技术的帮助下,正在跨越以往难以想象的距离和政治、社会和文化障碍进行合作。相关的一个关切是,跨国犯罪活动常常与日益相互关联的世界的可渗透边界密切相关。

武器和麻醉品的非法国际贸易、人口走私、洗钱和盗窃知识产权,无论是为了支持暴力极端主义组织还是纯粹的有组织犯罪集团,都侵蚀了各国的国家主权——更广泛地说,侵蚀了印太地区的和睦及安全。

2019 年,澳大利亚一位陆军师长在与日本陆军自卫队士兵和美国海军陆战队员进行了“南杰卡鲁”(Southern Jackaroo)三方演习期间向本国士兵下达命令。

不仅非国家行为者,而且印太地区国家行为者也在威胁着给本地区数十亿人带来前所未有的发展和繁荣的既定秩序。

各国还以其他可能不符合东南亚和南太平洋各国最佳集体利益的方式行事。比如,以牺牲国际准则为代价对胁迫点施加压力,以满足另一个国家的区域目标——这是我们作为一个集体必须抵制的事情。一个国家在国际架构内的主权、民主和自由不得以任何代价收买。靠单独的各个国家,这可能难以保证。但作为一个合作的集体,一切皆有可能。

除了恶劣的国家和非国家行为者外,其他威胁也令人担忧。无论你们是否相信气候变化,极端天气事件的增加,加上科学界报告的海平面上升、荒漠化和海洋酸化的其他持续性影响,都将对本地区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

此外,长期以来一直构成印太地区生活特征的其他自然现象——台风、地震和相关海啸也不容忽视。地区人口大量持续增长,让与这些事件相关的灾难程度放大。部分专家认为,这样的人口增长让上述自然事件的影响扩大十倍。

无论威胁来自何方,无论其来自非国家、国家或环境,印太地区不能忽视其对稳定、安全和繁荣构成的危险。在一个合作已成为常态并在其应用中得到优化的框架内,对这些事件的应对可以更敏捷、更有效。虽然受影响国家在应对此类事件方面总是表现出色,但其他国家的帮助可减轻他们所需承受的负担。

机遇

世界十大军队中的七支、世界十大特大城市中的九个和世界三大经济体均位于印太地区。毋庸置疑,可用的合作资源,现有的合作潜力几乎是无限的。虽然注意到每个国家在合作方面的政策和资源门槛不同,但优化合作(即使是部分优化合作)无疑将带来巨大收益。各国共存可能会有很多获益,也可能会有很多损失,而合作是一条显而易见的道路。在我看来,合作是维持一个主权得到保障、国际规则和规范得到保护的繁荣区域的最有力途径,不论对这些无可挑剔的原则的威胁来自何处。关键在于理解我们如何使我们的战区优化合作,如何做出共同保护本地区免受恶劣影响和恶意行为者的姿态,以及如何在面临战略冲击时保持复原力。确定和采用这样一条道路也将有助于加强我们实现全球化经济的战略自由,有助于支撑起确定和繁荣的未来。

2019 年 6 月,澳大利亚陆军和菲律宾武装部队士兵在澳大利亚昆士兰州肖尔沃特湾训练区进行卡拉巴鲁演习时,澳大利亚陆军和菲律宾武装部队士兵登上了一架美国海军陆战队 MV-22 鱼鹰飞机。

可能的道路

我已证明为何寻求建立一个以合作为常态的地区符合各方利益。困难的部分是理解我们这些军方人士如何能够在为成功创造条件方面发挥作用。为了解答这一问题,我将密切留意澳大利亚国防军(这是我最了解的军队)及其在推动这一集体努力方面可能作出的调整。

当我审视我们之前为促进整个地区的安全合作所作的努力时,可以说这些努力始终具有良好的意图,但有时缺乏重点、缺乏连贯性。过去几十年间,我们在中东的高作战节奏意味着我们实际上没有多大能力以所期望的程度积极参与地区伙伴的工作。在我们有参与的地方,这种参与更多是出于习惯而非专注,从而降低了其有效性和影响力。

优化合作的最大障碍之一是个人关系的发展。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已被证明是建立信任和理解的一项加速因素。澳大利亚国防军的经验是,重要领导人之间的习惯关系有限。我们一些非常资深的领导人保持密切关注,但在组织上较少出现。

这意味着难以发展有意义的关系。我们都知道,关系是以信任的速度建立,而建立信任需要时间。这会产生一个重要问题:我们如何为人与人之间的优化合作创造条件?我们主要是通过逐步建立关系来实现这一目标。

重要交流

关键领导者交流(KLE)是第一步。关键领导者交流至关重要,因为它让领导者有机会了解哪里存在共同利益及如何实现。我决定投入时间与地区内同行会面。发现我们有如此之多共同的问题,这总是令人感到欣慰。我们会从不同的角度来看待这些问题。将这些不同的观点相结合,为我们所有人提供了更好的机会来解决问题。最近与来自巴布亚新几内亚、印尼、马来西亚和东帝汶的朋友之间的互动都让我更深入地了理解所面临的问题,并能考虑不同的观点。

另一个不断增加的机遇是我们加强沟通的能力——不仅仅是面对面沟通,还包括跨越广阔的地理区域的沟通。曾经难以逾越的距离不再是阻碍我们与朋友和邻国沟通的因素。手机、统一通信、视频电话会议、FaceTime、即时消息、WhatsApp都是可以使用的工具,以确保我们不仅需要在危机时刻或在员工的正式安排下进行沟通。

我已经将在既定项目的既定时间之外通过非正式方式与同行保持联系列为优先事项。如果我们想要逐渐在信任的基础上发展真正的关系,这一点非常重要。必要时熟练运用口译员,并与这些不断改进的新沟通方法结合使用,也意味着语言差异不再是多大的障碍。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可能会发现,即使没有口译员,也不妨碍在使用新的通信系统时与同行保持经常联系。毫无疑问,随着人工智能能力的提高,“即时翻译”等技术比我们想象的要更强大。我怀疑时区仍将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问题,但少睡一会儿对于促进建立优化合作的战区来说只是一个小小的代价!

2019 年 3 月,一名巴布亚新几内亚国防军士兵参加每年一度在维多利亚州帕卡普尼亚尔举行的澳大利亚国防军高级服役武器射击比赛。

信息共享

有些人会说,安全是加深关系的一个普遍但必要的障碍。澳大利亚同其他任何国家一样,对主权信息的分类级别也不同。自然,高度敏感信息只有需要知道的人才能接触。我们可以在不同时间与不同的合作伙伴共享不同的信息。尽管如此,但我们也知道,这是所有军队面临的一种限制。这不是一件令人沮丧的事情,也不是我们作为伙伴会因其失去信任的事情——这仅仅是一个事实。与此同时,这也是指挥官应当始终密切关注的问题。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个人的判断力——像其他任何组织一样,我们的某些人员可能过于谨慎,其他一些人则可能过于莽撞。在确保我们的伙伴和朋友在需要时以不使任何一个国家陷入困境的方式获得他们所需的信息,并仍然确保他们的利益得到支持和保护方面,有一个很好的点。

我经常询问我的团队如何调整系统和信息以保护我们的安全,同时也让合作伙伴能够借助及时的信息获得优势。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也是一个永远不会得到充分“解决”的问题。然而,这是一个需要适当级别的指挥官不断关注的问题。如果我们的分享恰好到不适点,而不是超过不适点,这将是致力于合作的一个真实迹象。

加强合作的另一个重要部分实际上是共同努力、共同生活以及共同获胜。双边和多边训练活动是加强合作的绝佳方式。就澳大利亚而言,由于以往我们的战略运输选项有限,这历来充满困难。由于我们购置了新的多用途两栖攻击舰(LHD)和空运能力的提升,局面焕然一新——我们能更容易前往伙伴那里参加这种训练,或者在需要时帮助他们来到澳大利亚。这是一个重要的机会,使我们能考虑不止是在本土开展训练,并能与朋友和邻邦一道取得更大的成就。

与我接触过的所有国家不同,我们在澳大利亚国防军中发现的重大挑战之一是我们管理节奏的能力。已知行动、应急部队任务、活跃的演习时间表和繁忙的国际交流方案都对澳大利亚国防军提出了要求。我们不能做更多的事情,但我认为,我们能够在目前的节奏下取得更多的成就。未来的方式是将我们历来在国内进行的某项演习与区域邻国进行联合建设,并有全政府参与。

例如,传统上,我们在国内活动中对两栖部队进行了利用多用途两栖攻击舰开展人道主义行动培训。为何不在一个易受自然灾害影响的地区与合作伙伴一起在海外开展这样一次人道主义援助和救灾演习呢?为何不在一直与其他澳大利亚政府机构和合作伙伴一道开展能力建设的同时与当地社区开展并行能力建设?我们将取得联合全政府训练成果,并使互操作性得到加强。这反过来又将加强区域伙伴对紧急任务的应对能力,并将有助于受灾害影响区域的能力建设。让这些活动变成常态而不是例外,由此将把我们实现优化合作战区的理论转化为实际行动。

2018 年环太平洋军演期间,一辆美国海军陆战队两栖攻击车从澳大利亚皇家海军阿德莱德号两栖舰艇下船后登陆海滩。

发展更深层次的关系并不需要完全以军事活动开始和结束。此外,随着战略的加强,会有更多的机会参与促进建立牢固关系的活动。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关系将转化为更深层次的信任。这些类型的活动超越商业交易,进入一个更加个人化的空间。

体育、音乐及其他文化和社会活动等活动都可以在鼓励建立更牢固的纽带方面发挥重要作用。2018 年,国防军领导询问我是否要参加印尼龙目马拉松比赛——或者说他询问我是否可以参加会更准确。这次活动是由印尼军方组织,目的是在发生重大自然灾害之后鼓励旅游业的发展。我借此机会看到印尼国民军(TNI)最出色的状态。他们努力支持本国社区,本国社区对此深表感激。我还得以与重建工作队了不起的男性女性工作人员进行实地交谈,他们的工作非常出色。虽然这项活动并非军事性质,但它对我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而且我认为印尼国民军赞赏澳大利亚派队参赛以示尊重和支持的行动。

同样,我们的音乐家在许多活动中都曾在海外进行演奏,比如在汤加的耶稣受难节活动上。这对我们的人员和访问对象国家都可以更有意义,因为由此能够建立个人联系,这种联系往往比专业联系更牢固——至少能大大加强这种联系。如果我们能够以某种方式发展深厚的专业和个人关系,我们彼此之间的相互欣赏、相互理解和信任必然会增加。这只会带来一个结果——合作得到加强。

与盟友、伙伴和朋友开展合作

优化合作战区将有助于我们减轻威胁、抓住机遇——最重要的是,它将有助于发展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这是成功的关键因素。在澳大利亚,我们可以通过利用我们已经得到增强的通信能力和战略机动性,并寻求以更具协作性的方式进行综合活动规划来实现这一目标——这种规划不仅关注我们的军队,还关注我们整个政府的行动。这样做可以为一个繁荣的区域奠定坚实的基础,在这个地区,民族国家可在国际规则和规范得到尊重的环境中自由行使其权利。

我们的职业无疑是一项团队职业,历史告诉我们,合作能更好地实现我们的共同利益。合作意味着,在这个日益重要和要求越来越高的印太地区,我们都不需要独自面对挑战。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