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过手机应用加强对媒体的控制

中国通过手机应用加强对媒体的控制

中国共产党在习近平主席的领导下,继续加强对媒体和互联网的严格控制审查。香港大学独立研究项目——“中国媒体项目”联合总监班志远(David Bandurski)表示, 2019年8月中共中央宣传部传媒监管局表示,中国媒体所有从业人员必须通过一款应用(APP)接受培训和测试。该应用是由习近平于2019年1月推出,用于控制数千万中国公民,当中包括政府雇员和学校教师。

据多家新闻机构报道,这款“学习强国”应用强迫用户学习中共宣传内容和材料,否则将受到减薪或其他处罚。同时兼任中国媒体项目网站编辑的班志远称,如今中国所有新闻工作者都必须在2019年10月前通过该应用组织的测试,才能获得新闻从业资格。

据班志远报道,中宣部传媒监管局还规定,所有党媒(包括国营报纸、网站、电视和广播网络)要在9月中旬前通过该应用成立学习小组。学习强国应用是由中共和国家控制企业阿里巴巴公司开发。

据英国互联网报刊《独立报》报道,该应用是中国苹果设备下载数量最多的应用,拥有超过1亿用户。

班志远写道,该应用“可占用大量个人时间,让用户为了保持分数承受巨大的压力,或自行承担落后于人的风险。”

该应用采用一套分数系统为用户评分,并监督他们在学习宣传内容、关注习近平和了解中共新闻方面的进展。据《独立报》报道,部分中国雇主要求员工每天提交屏幕截图记录其学习进展。

专门研究中国媒体的澳大利亚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教授于海青博士(Haiqing Yu,音译)于2019年4月向《纽约时报》表示:“你无法回避它,这是一种数字监控,它将数字独裁带入了一个新的高度。”

2019年4月,常驻北京的政治分析师吴强( Wu Qiang,音译)向《纽约时报》表示,习近平“正在使用新媒体工具来强化对他的忠诚。吴强将学习强国应用与中共于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文化大革命期间传播的毛泽东“小红书”相提并论。(附图:2019年2月,一名中共党员用手机参加“学习强国”应用学习小组)。

许多分析师认为,习近平最新的应用是近期推出的“社会信用”评分系统的延伸。该系统使用个人数据给予或拒绝享有某些权利(从进入好学校到购买机票和出国等)。

与毛泽东一样,习近平公开表达了他控制媒体的愿望。

据路透社报道, 2013年12月,习近平和中共开始要求中国记者通过党派意识形态认证考试。据路透社报道,这项考试基于一本700页的手册,其中的内容包括“所发布的报道绝对不允许刊登任何违背党的路线的评论”和“党与新闻媒体之间是领导与被领导关系”等指示。当前,中共要求记者就马克思主义新闻价值观和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等主题接受至少18小时的培训。

广州一家报纸的记者在这项考试首次实施时对路透社表示:“这种控制的目的只是为了让人感到沮丧,让人觉得政治控制是必然的。”

习近平的政策使媒体沦为“一群仆人,他们不再是记者,而是党的喉舌,唯党的马首是瞻,”2016年来自北京的历史学家张立凡(Zhang Lifan,音译)如是向 《卫报》表示。据无国界记者组织网站报道,近年来习近平加强了对媒体的控制。例如,2019年60多名记者和博客作者在可能威胁到其生命安全的环境中受到监禁。

张立凡及其他分析师表示,习近平掌握媒体霸权的斗争是为了夺取对中国政府的绝对控制权,以应对日益充满怀疑态度的公众,应对党内的政治挑战。

中国政治观察家比尔·毕晓普( Bill Bishop )对《卫报》表示,习近平尝试控制媒体为“中国朝着更加强硬或严厉的独裁主义方向发展的一部分。”

“因为,他的终极目标是让中国成为更高效的一党专制国家。但要实现这一目标,它就不会是一种软性独裁主义,而是硬性独裁主义,”担任Sinocism电子邮件新闻通讯编辑的毕肖普说道——该新闻通信专注中国报道。

分享